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589.搞鬼之人
    第589章589.搞鬼之人

    偏偏,被鬼盯上的也是这三个人,这就有问题了。

    难不成鬼也爱才,只盯着有才之人吗?

    柳若晴在心中冷笑,问道:“他们三个人呢?”

    “这几日每晚都吓得不敢睡觉,他们精神很差,现在在屋里休息呢。”

    “哦,带我去他们住的房间看看!”

    一行人去了那三人住的房门外,因为怕吵醒他们,柳若晴并没有让人叫醒他们,而是在门外就停下来了。

    要说是鬼,柳若晴是不信的,就算有鬼,也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心里有鬼。

    可既然是人的话,敲了门就能留下线索,线索怕是就在门上。

    可对方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在开门的一瞬间,就能像鬼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呢。

    柳若晴盯着面前的房门,若有所思了起来。

    如果真是人来敲门的话,就算他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开门的一瞬间,就能消失不见了,那对方到底用了什么方法?

    突然间,柳若晴的鼻尖,传来一股子腥味,味道虽然淡,但是她却闻到了,是一股非常浓的腥味。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便又松开了。

    她现在站在唐文远的房门口,停留了片刻之后,又道:“魏丛林跟楚韩林的房间在哪里?”

    又有人将他们引到另外两人的房门外,果然,也有那股刚才在唐文远的房门外同样能闻到的腥味。

    柳若晴的脸上依然不动声色,随后,又在另外几间房间外站了一会儿,那股子腥味却没有了。

    只有这三个人的房门外能闻到腥味,看来,这次的闹鬼事件,是跟这股子腥味有关。

    柳若晴的唇角,不动声色地弯了起来。

    在众人不安和忐忑的眼神中,带着几分遗憾的口气,大声道:“看来这一次的鬼很厉害啊,这鬼似乎对我们书院的才子情有独钟,这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还是先找两个大夫给那三位考生看一看,给他们开点安神的药,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我回去再想想办法。”

    说到这,她又润了润嗓子,走到柳千寻面前,道:“师父,眼看着就要过年了,我看众位考生都背井离乡,连过年都不能跟家人一起,就麻烦您老人家安排一些人去买些年货,除夕的时候,办几桌除夕宴,也让大家聚在一起过个年,再安排几个人将书院都打扫一下,过年嘛,喜庆一些,去去晦气,说不定那鬼就不来了。”

    柳若晴这话,意有所指,至于指什么,在场的人,知道的并不多。

    柳千寻将她的安排应了下来,考生们见自己不但可以免费借助在书院里,竟然还能有机会享用除夕宴,自然对靖王夫妇感恩戴德,先前因为闹鬼事件而笼罩在每人心头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从书院回来的时候,言渊看着她脸上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想到捉鬼的办法了吗?”

    “想是想到了,不过,还得那只鬼好好配合我才行。”

    “哦?什么办法?”

    “你刚才在那三间房门外,没闻到一股古怪的腥味吗?”

    练武之人的五官感官要比普通人灵敏一些,言渊自然也闻到了,虽然他怀疑这次的事跟那腥味有关,可一时间却还没想透其中重要关节。

    有时候,他觉得这丫头比他聪明多了,尽管她总是表现出一副没心没肺傻乎乎的样子。

    柳若晴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耳语了一番,言渊才了然了过来,“聪明。”

    “那是。”

    柳若晴略显得意地挑了一下眉,那小动作又开始撩得言渊的心头痒痒的。

    伸手裹住柳若晴露在袖子外的小手,“走,回家了。”

    柳若晴眼眸含笑地看着他,低眉看了看被他紧紧裹在掌心的手掌,手中瞬间传来的暖意,让她身心舒畅。

    这两天,雪下得有些大,书院各处都积满了白雪,厚厚得足有十公分。

    考生们觉得自己一直住在书院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便尽心尽力地开始打扫书院上上下下,扫雪的扫雪,擦屋子的擦屋子,帮忙买年货的买年货。

    书院里,红色的灯笼也开始陆陆续续高挂了起来,看上去确实喜庆了许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去晦气的方法起了作用,连续三四天,那三人的房门,再也没有被敲响了,那三人的精神也重新好了起来,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悟,这几日不论读书还是做事,都更加卖力了。

    五天后的深夜,一个烟影鬼鬼祟祟地从其中一间房间里出来,分别在唐文远三人的房门外停留了一会儿,手中拿着一个小筒子,往三人的房门上,不知道泼了什么东西上去。

    等这一切做完之后,他得意地一笑,“上次算你们运气好,被靖王妃歪打正着坏了我的事,这一次我看你们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

    “你说呢?”

    他的耳边,突然间传来一道阴森的女声,将他着实吓了一大跳,转身往后一看,吓得拔腿就跑,可才跑了两步,就被身后的女子直接给一把拽了回来。

    “想去哪?”

    女子说话的同时,顺手将此人脸上的蒙面布给拽了下来,虽说人不可貌相,但此人确实长了一张贼头鼠脸,偷鸡摸狗的脸,一看就是适合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

    此人终于看清了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他认得她,是靖王妃身边的那个叫锦书的婢女。

    锦书为什么会在这里?

    下一秒,他眉心一跳,立即想明白了,看来,王妃当日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一直派人在这里的盯着他呢。

    当日说的什么打扫房子之类的,也不是她运气好歪打正着,而是她本来就是有意让人来打扫房子,瞬间将他做的事给抹去了。

    这样一想,他的背脊骤然一凉,这冬夜里刺骨的寒风似乎都没有他此刻心头那么冷了。

    他还想做垂死挣扎,趁着锦书一时间没注意,从她手中挣脱了出来,夺门而逃,锦书随手折断了手边的一根枯枝,从他的头上肩上射了过去,直接射穿了他的肩胛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