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590.张勇的秘密
    第590章590.张勇的秘密

    凄厉的惨叫声,将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给惊醒了,一个个从房间里冲出来一看究竟,就看到一人痛苦地捂着肩膀,半跪在雪地里。

    地上滴着鲜红的血,染红了白色的雪,在月光下,鲜红得刺目。

    “他不是张勇吗?发生什么事了?!”

    众人将疑惑的目光投向锦书,因为大家都认识这位姑娘是靖王妃身边的侍女,所以,他们只是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却什么都不敢胡乱猜测。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女声在议论纷纷的人群中响了起来,众人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见柳若晴跟言渊夫妇二人,身上披着厚厚的狐毛制成的披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王爷和王妃?这么晚了他们怎么来了?”

    柳若晴跟言渊之所以这么及时赶来,自然是因为锦书在行动之间,给他们发送了信号弹。

    靖王府离龙门书院不远,接到信号就立即赶来了。

    看到柳若晴,那个叫张勇的人吓得瞳孔一缩,身子也禁不住狠狠一抖。

    “是你?”

    柳若晴挑了挑眉,蹲在那人面前,认出此人正是那天去靖王府给她说书院闹鬼的那个人,说得那个绘声绘色,差点连她都相信了。

    “锦书,说说吧,你看到了什么?”

    柳若晴将视线投向锦书,锦书正要开口,突然间见一片烟压压的东西从远处飞过来,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群蝙蝠。

    这群蝙蝠正在往唐文远三人的房门上飞去,唐文远正站在门边,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大跳,脚步一踉跄,撞在了门上,门一摇晃,蝙蝠受了惊吓,便纷纷飞走了。

    这个时候,注意到这个情况的人,好像隐约地明白了什么,但是还想不通是怎么做到的。

    等蝙蝠被赶跑了之后,锦书对着柳若晴道:“禀王妃,奴婢按照您的吩咐,一直在院子里守着,就看到此人拿着这些这个木管子,往其中三间房的房门上泼东西。”

    锦书虽然是在跟柳若晴禀告,但是声音刻意提高,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她将手中那个木管子递给柳若晴,柳若晴当众打开,一股刺鼻的腥味从里头传了出来。

    柳若晴的眉头,皱了起来,便听有人问道:“敢问王妃,这是何物?”

    “黄鳝血。”

    “黄鳝血?”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张勇将黄鳝血泼在唐文远他们门上是要做什么。

    只见柳若晴黄鳝血,朝刚才已经被血泼过的房门走去,“我给你们掩饰一下所谓的鬼到底是怎么闹的。”

    在众人好奇又茫然的眼神中,柳若晴将黄鳝血泼在了唐文远的房门上,走进了他的屋内,关门之前,对外面的人道:“你们都站远一点看着,什么都不要做。”

    说着,她关上了房门,静静地屋里等着。

    没多久,门外便想起了连续不断的敲门声,连续敲了好几下,柳若晴才走出去开门,门打开的瞬间,蝙蝠已经飞远了。

    众人从眼前看到的一幕中,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勇,笑道:“你倒是挺会使小聪明的。”

    张勇的脸色此时一片灰败,不敢去看柳若晴以及四周任何人。

    “蝙蝠嗜血,黄鳝血的血腥味非常浓,蝙蝠循着血腥味就飞过来了,撞在门上就能发出一阵一阵地敲门声,等唐文远他们出来开门的时候,门一打开,蝙蝠就飞走了,这就是什么他们每次听到敲门声,开门的时候却没有人在的原因了。”

    柳若晴淡淡的声音,清晰地在院子里响起,她看了一眼张勇,继续道:“那天我在他们三人房门外都闻到一股腥味,就由此怀疑,便让柳千寻差人将所有房子都打扫干净,血腥味没了,果然敲门声就没有了,我相信那个始作俑者是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就派人暗中在这里守着。”

    当下,所有人都明白了,纷纷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张勇。

    张勇此人的文采其实不错,虽然不比唐文远三人,但是,在这书院考生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别的不说,中个进士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这一次之所以想用这样的方法吓走唐文远三人,目的应该是为了除掉竞争对手,好让自己一举得魁。

    真是好毒好下作的计策。

    “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爷饶命,王妃饶命,我知错了,我只是想将他们吓走,并不是有心伤害他们的,求王爷开恩,王妃开恩。”

    他跪在雪地里,不停地对着言渊夫妇磕头,可两人的脸上,皆是无动于衷的表情。

    “你十年寒窗,别人就不是十年寒窗吗?你存这样恶毒的心思时,难道就没想过别人?”

    柳若晴冷笑了一声,目光看向言渊,道:“这个人交给你处置吧,皇上应该不需要这样的天子门生。”

    张勇脸色灰败,瘫坐在地上,目光看向言渊,忽地,眼底一亮,道:“王爷,学生知道一个秘密,请王爷给学生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秘密?哼!本王需要知道秘密还需要从你口中得到?”

    “王爷明鉴,学生说的是真的,是跟这次春闱有关。”

    春闱?

    言渊的眸光里,一抹厉色掠过,他突然间开口:“把他带回王府!”

    烟暗中,两名暗卫突然间出现,立即将张勇从众人视线里拉走了。

    这里都是这一届的考生,听到“春闱”两个字,自然十分敏感,尽管张勇被言渊的人给带走了,可他们的心里却开始忐忑了起来。

    看着唐文远三人呆愣在那里的模样,一阵恍惚。

    没想到自己寒窗十年苦读圣贤书,竟然会被这种冒充鬼怪的小伎俩给吓得差点放弃求取功名的机会。

    想起在家乡殷殷期盼自己衣锦还乡的父母双亲,心中不禁有些汗颜。

    处理完张勇的事,柳若晴已经困得不行,本来她就是半夜起床赶过来,这会儿上下眼皮直打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