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592.你又输了
    第592章592.你又输了

    “王爷明鉴,学生不敢有半句虚言,那几人信誓旦旦地跟学生说,不管这次的主考官会是谁,都不影响他们这一次的发挥。”

    张勇一开始要吓唐文远他们,除了为了能保障自己进前五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

    以唐文远他们的文采,就算是考题泄露,代笔之人也未必能考得过唐文远他们,所以,如果将唐文远三人吓走,代笔之人的文采又逊于他的话,那他进一甲前三名也是有可能的。

    张勇这句话,应征了言渊刚才的猜测,看来,确实主要问题不在考官身上,而是在考题本身。

    可关键的问题是,既然不在考官身上,他们又是怎么得知考题的?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言渊想得有些头疼,这事情一出一出的,就从来没停歇过。

    卫王府——

    一道身影,鬼祟地从卫王府的后院潜了进去,出现在卫王的书房外。

    “王爷!”

    很快,门内便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进来。

    “王爷,龙门书院一个考生被言渊抓走了,他提到了春闱的事,属下担心,那个考生已经知道了春闱的事,并且告诉了言渊。”

    闻言,卫王卫韶的情绪并没有发怒,还是一派悠闲自得的模样,听手下汇报,只是懒懒地抬了太眼皮,道:“随他去吧,就算言渊知道考题会泄露,他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泄露的,到时候,哼哼!”

    他阴森地笑了两声,“本王真想看看他到时候难看的表情。”

    一想起让言渊吃瘪,他心里就高兴,那小子让他吃了不少闷亏,甚至连他那个假货王妃,都敢取笑到他的头上来。

    哼,言家……

    本王看看你们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这样想着,卫韶的眼底,一抹阴森狠毒的笑容,缓缓淌过。

    “这事儿,我们静观其变,你们先别管,有件事要让你们去做。”

    “是,王爷请吩咐。”

    卫韶对来人招了招手,那人附耳过去,卫韶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那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此事务必要办好了。”

    “王爷请放心,属下这就去办,属下告退。”

    那人离开之后,卫韶若有所思地眯起了双眼,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件事,他已经怀疑了两年了,现在那想法越来越深,如果不查清楚,他终究还是放心不来。

    虽然将近年关了,龙门书院也已经放假了,但是云娇容平日没什么事,也会经常去书院坐坐。

    一来,书院里没有皇宫带给她的那种无形的威压,另一方面,她的很多学生平时也会来书院请教一些学业,她在那里,正好可以帮忙解答。

    书院里,到处都有考生在看书备考,云娇容觉得这里的氛围既轻松又让她觉得充实。

    因为跟墨榕天本能的亲近,所以她有时候没事就会跟墨榕天在院子里下棋打发时间。

    “大哥,下棋不能三心二意,你要小心了。”

    云娇容捏着白字,笑眯眯地提醒道。

    墨榕天回过神,看着面前的棋局,无奈一笑,“看来你又要赢了。”

    云娇容但笑不语,只是换了个话题,道:“大哥这几日都心不在焉的,可是有什么心事?”

    墨榕天落子的动作,顿了一顿,眼神微微闪了闪,有些心虚。

    他扯了一下嘴角,没有作答,可那心虚的模样,却尽数落日云娇容的眼中。

    想起他在柳若晴面前的表现,云娇容蹙了一下眉,心里多了几分担忧,“可是因为若晴?”

    她其实不是一个习惯干预别人私事的人,但是墨榕天不一样,她从跟墨榕天认识开始,就本能地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看到他为一个不可能得到的女人黯然神伤,她既担心又心疼。

    墨榕天沉默着没有作答,这几日,他确实心不在焉,除了因为若晴之外,还有别的事,而这些事,他暂时还不能告诉容儿。

    “大哥,若晴已然是靖王妃,她又给王爷生了孩子了,我跟她认识两年多了,她跟王爷之间的感情,别人是插足不进去的,你还是把心收回来吧。”

    她把话说得十分直接,再说的拐弯抹角的劝慰,也比不上一击即中来得有效,虽然见血,可痛过之后,才能更加清醒。

    墨榕天蹙起了眉,脸上蒙上了一层苦涩,半晌过后,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我明白,我不会纠缠她的。”

    他并没有在云娇容面前否认自己对柳若晴的感情,从小到大,他被身上背负着的责任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甚至连找个宣泄的出口都没有。

    所有人都把心中的期盼压在他身上,觉得他这一辈子就该执着于那一件事,他没有自由,不能有私人感情,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什么都不能。

    他的出身,注定了他这一辈子要行走的轨迹。

    他再苦再累,也只能一路走到死,就算哪一天,他真的登上了那个巅峰的位子,可他的身边依然空空的,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个位子上,又有什么乐趣。

    云娇容看着他脸上的苦涩,有些感同身受。

    她跟皇帝之间,不也是相见却不能再往前多走一步么?

    她之所以日日泡在这书院里,也是因为皇宫里,有一个他在那里,让她想爱却不能爱。

    “别想了,你看,你又输了。”

    云娇容笑着打破了此刻寂静又压抑的气氛,指着面前已经定了的残局,对墨榕天道。

    墨榕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棋子放下,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道:“你跟皇帝怎么样了?”

    云娇容脸上的笑容一僵,诧异地看着墨榕天,道:“什么怎么样?”

    “你以为大哥看不出来吗?皇帝对你的那份心,是个人都看出来了。”

    闻言,云娇容有些不好意思,她看着墨榕天,尴尬地一笑,掩去了眼中的怅然。

    “怎么?你不喜欢皇帝?”

    云娇容叹了口气,垂着眼帘沉默了一会儿,倒也没打算隐瞒墨榕天,道:“我爹爹还在世的时候,就一再让我不准跟皇上在一起,他跟我强调了许多遍,甚至还让我发毒誓,今生绝不能跟皇帝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