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593.蝶形胎记
    第593章593.蝶形胎记

    想起曾经自己的父亲逼着她发下的那些恶毒到不堪入耳的誓言,云娇容的眼眶骤然一红。

    “令尊有说为什么不让你跟皇帝在一起吗?”

    墨榕天蹙了一下眉,看着云娇容泛红的双眼,不免心疼了起来。

    云娇容神情黯然地摇了摇头,随后,又自嘲地一笑,道:“可能爹爹觉得皇帝的女人太多,都没精力跟她们斗吧,爹爹也是为了我好。”

    话虽这么说,可一想到那个光风霁月的男子,如今已是弱冠之年,顶着群臣的压力立后纳妃,想到自己的绝情,云娇容的心中一阵一阵地抽着疼。

    墨榕天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云元博还是有点先见之明,容儿怎么能嫁给言家人。

    “不说这个了!”

    云娇容深吸了一口气,不让自己被刚才那低落的情绪困扰着。

    如今皇帝已经弱冠了,就算他坚决不娶亲,太后和大臣们都不会同意的,到时候,等到他娶亲了,自然就不会把心思放到她身上了。

    “天快烟了,我要先回宫去了。”

    她起身,墨榕天也跟着起身送她出去,沉吟了片刻之后,道:“容儿就没想过不住在宫里吗?”

    “想过啊,只是……只是皇上体恤我一个孤儿,不准让我一人住在外面,所以……”

    墨榕天原想着说让云娇容从宫里搬出来,住在书院里也挺好,可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将这样的话给咽了回去。

    两人还没有出院子,突然间,院子里冒出了几十个烟衣人,一个个直接冲着云娇容提着刀砍了过去。

    墨榕天反应极快,伸手将云娇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眼底凝聚着一股子冰冷的杀意,对准那几个人,出手就是致命一击。

    可这些杀手的动作也很快,武功极高,而且,对方并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云娇容去的,出手的每一招都是致命,毫不留情。

    是谁?到底是谁对一个女孩子这么样步步紧逼,痛下杀手,还派了这么多高手过来?

    墨榕天一边要护着云娇容,一边还要应付这几十个高手,没多久便有些力不从心,手臂上还被重重地砍了一刀,即使是在冬天,袖口也瞬间被鲜血给染红了。

    “大哥!”

    云娇容想出去叫人,可是这些人步步紧逼,她根本没机会跑出去。

    好在这会儿,书院里住了不少考生,听到这边动静,便赶了过来,发现墨榕天的院子里出现这么多烟衣杀手,这些文弱书生们都被吓得不轻,纷纷叫嚷了起来。

    刚从外面回来的柳千寻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立即赶了过来。

    有柳千寻在,墨榕天能单独保护好云娇容,双方又激战了一会儿,等到对方似乎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后,突然间又齐齐地离开了。

    “大哥,你怎么样?”

    云娇容焦急地抓着墨榕天的手臂,吓得脸色惨白,这种场面,她不是没见过,当初神机堂的人来抓她的时候,就因为她多次受了伤。

    “柳先生,您来给大哥看看吧。”

    云娇容急得声音哽咽了,墨榕天的外伤看上去虽然很严重,但因为冬天衣服穿得多,并没有伤及筋骨。

    “容儿别怕,大哥没事,你先出去吧,这里有师父就好。”

    云娇容点点头,快速跑到外面去。

    柳千寻检查了一下墨榕天手臂上的伤,道:“只是皮外伤,不严重。”

    他正打算让人打点热水过来,刚刚跑出去的云娇容已经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

    “容儿,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先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已经有人去请大夫了。”

    墨榕天没催她离开,也知道自己催她,她也不会走,便让她暂时留下了。

    三人一起进了屋,墨榕天褪下外衣,将受伤的那条手臂露了出来。

    云娇容拧了一把毛巾,将伤口周围的血迹一点点擦干净,伤口在上手臂那里,裂开了好大一条口子,轻轻一动,就能渗出血来。

    她不敢动作太大,只是非常轻地在擦拭着他的伤口四周,忽地,视线扫过他肩膀上一个暗红色的胎记,她愣了一下,猛然将视线转了过来,在那暗红色的形状奇特的胎记上停了几秒钟。

    这胎记形似蝴蝶,拇指般大小,就在墨榕天肩窝靠上一点点的地方,平时穿着衣服,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云娇容被这个胎记给惊到了,手上的动作也下意识地重了几分,疼得墨榕天本能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娇容回过神来,收起了眼底的震惊和慌乱,连声道歉,“对不起啊,大哥。”

    她有些心不在焉,连道歉都没怎么走心,将墨榕天伤口四周的血迹都擦干净之后,大夫正好赶来了。

    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同柳千寻说的一样,并没有伤及筋骨,大夫给他包扎好了伤口,又开了一些疗伤的药,叮嘱了一些忌口的饮食,就离开了。

    云娇容还处在刚看到那个胎记的震惊当中回神,脸色苍白,看上去有些魂不守舍。

    “容儿,天烟了,你赶紧回宫去吧。”

    墨榕天见云娇容的脸色十分难看,以为她是被刺客出现的场面给吓到了,便这般道。

    继而又将视线投向柳千寻,“师父,麻烦您送容儿回宫一趟吧。”

    柳千寻知道墨榕天放心不下云娇容,又回想起刚才那些来路不明的刺客,皱着眉,点了点头。

    云娇容没有拒绝,那些刺客抓不到她,肯定不会罢休。

    她想,自己的身份就是一个太傅的女儿,她对对方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威胁皇帝了,她不想给皇帝造成困扰,所以,就只能麻烦柳先生了。

    回到皇宫,宫女伺候她沐浴,她走进净室,将四周的宫女都屏退了出去,“你们都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伺候了。”

    “是。”

    宫女退下,云娇容站在镜子前,缓缓退去身上的衣服,肩窝靠上方一点的位子,一个拇指大小,形似蝴蝶的暗红色胎记,映入她的眼帘。

    云娇容看着这个熟悉的胎记,神色有些恍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