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594.朕什么都没看到
    第594章594.朕什么都没看到

    修长的指尖,轻轻覆在那暗红色的胎记上,眼底一片茫然,“大哥他……为什么会有跟我一模一样的胎记?”

    她走进装满了温水的洗浴池,若有所思地坐了下去,毛巾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身上擦拭着。

    她仔细地回想着自己跟墨榕天之间的一切。

    从第一眼开始,她就觉得他特别亲近,她是了解自己,自己的性子有些冷,是不会轻易跟别人亲近,尤其对方还是个男子。

    可她跟墨榕天之间的亲近,却是非常自然的。

    墨榕天不是一个在乎称呼的人,却特地让她改唤他为大哥,听上去多像亲哥哥啊。

    再加上今晚那些杀手,虽然她不懂武功,也知道那些人的目标是她,招招都是痛下杀手,墨榕天就那样,好几次都不要命地将她护在身后。

    就像是……就算他死了,他也要把她好好得保护着。

    云娇容越想越心惊,越想越难以置信,在水里泡了很久。

    这里的温水是活泉水引进来,泡多久都不会凉,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泡得双颊发红,胸口闷闷的,不知不觉便晕了过去。

    前殿。

    “参见皇上。”

    “容儿呢?”

    “小姐在内殿沐浴。”

    言朔兀自走向殿中间的椅子坐下,随口问了一句,“洗了多久了?”

    “回皇上,半个时辰了。”

    言朔端起茶杯的动作,顿了一顿,随后,又重重地放了下来,吓得厅中的宫女,纷纷跪了下来。

    言朔也没说什么,就是本能地心里有些慌,二话不说,直接冲到内殿。

    言朔是知道云娇容洗澡不喜欢别人伺候,这会儿,内殿就她一个人。

    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出来……

    他不敢想下去,只是心中那种不安,越来越浓。

    “容儿!容儿!”

    他在门外叫了两声,没有听到云娇容回答,因为她是在洗澡,言朔不敢贸然闯进去,便耐着性子,又连续喊了两声,加上不停地拍打着房门。

    “容儿!容儿!你听到没有,容儿!”

    这个时候,不仅仅皇帝慌了,身边跟上来的下人都慌了。

    言朔再也顾不上许多,一脚踹开了房门,直接冲到净室内。

    见云娇容一头栽在水里,上身光着,没有动静。

    “啊!”

    宫女们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坏了,本能地尖叫出声。

    言朔铁青着脸色,直接冲到浴池里,将光着的云娇容抱了出来,放到床上,回头对下人大声吼道:“传去传太医!”

    宫人们纷纷跑了出去,言朔双目赤红,半跪在云娇容身边,顾不上男女有别,双手压在她的胸口,不停地用力按压,嘴里喊着她的名字:“容儿!醒醒啊,容儿!”

    他的声音,几近哽咽,双眼猩红地看着云娇容苍白的脸色,“容儿,醒醒啊,别吓我啊,容儿!容儿!”

    一口水,从云娇容的嘴里喷了出来,她皱着眉,难受地嘤咛了两声。

    言朔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模样,在云娇容刚刚睁开眼的瞬间,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容儿!”

    云娇容此时的大脑昏昏沉沉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现在被言朔这样抱在怀里,她的心里却是一片茫然。

    而且,她感觉到皇帝抱着她的时候,浑身在发抖。

    云娇容这会儿脑子还不清楚,但是身体的感知还是十分明显的,她被言朔给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皇……皇上,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闻言,言朔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兴奋了,抱得太用力了。

    他赶忙松开了她,这才发现他将云娇容抱出来到现在,她一直没穿衣服,视线所到之处,一览无余。

    言朔的喉咙有些发紧,脸颊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烫了起来,视线心虚地转开了。

    云娇容注意到了言朔的表情,突然间,脑子猛然炸开了,她低眉一看,果然,自己这会让光溜溜地在言朔面前半坐着。

    “啊!”

    她惊呼出声,吓得守在外面的下人赶忙冲了进来,却被皇帝一声给呵斥了出去,“别进来。”

    他顺手将被子往云娇容的身上一盖,看着云娇容又羞又怕的样子,脸上有些不自然。

    他尴尬又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解释道:“容儿,你放心,朕……朕什么都没看到。”

    他确实没怎么看到,刚才看到她栽在水里,魂都吓没了,他哪里还有心思看什么。

    就是刚才……

    他确实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就把视线挪开了,他真的没仔细看。

    云娇容才不相信言朔什么都没看到,可这会儿,她羞得无地自容,哪里好意思跟言朔争辩这个,便窘迫地转移了话题。

    “皇上,你先出去,让她们进来吧。”

    言朔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不受欢迎的,便听话地走了出去,对守在门外的宫女道:“你们进去。”

    “是。”

    宫女进去之后,给云娇容拿来了换的衣服,云娇容羞得无地自容,宫女们都是特殊训练过,尽管知道什么,却眼鼻观心,一心只做事,什么都没敢表现出来。

    穿好衣服,云娇容的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她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能记起的就是洗澡前的事情了。

    太医已经到了,皇帝又跟着从外面进来,太医还未来得及下跪行礼,便直接被言朔拎到了云娇容面前。

    “快给容儿看看。”

    皇帝将大致的情况跟太医说了一遍之后,太医又给云娇容细细把了一下脉。

    “皇上请放心,云小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在温水中泡了太久,导致胸闷气短,才晕过去了,适才又吸了不少的水进去,只要稍加休息,卑职给云小姐开几副定惊的药服下,便可痊愈了。”

    听太医这么说,言朔的心才松了下来,随后,眸光又冷了下去,看着屋内伺候的宫女,神色一凛,“来人!”

    “将这几个宫女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宫女们自知有罪,不敢求饶。

    云小姐那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这一次如果她出事的话,她们这些伺候不当的人可是要陪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