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595.朕不要你的来生
    第595章595.朕不要你的来生

    现在只是打三十大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开恩了。

    云娇容这会儿已经缓过劲来了,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在宫女们被拉出去之前,赶紧叫住了他们,“等一下。”

    云娇容又转头看向言朔,道:“是我不让她们在房间里伺候的,皇上就饶了她们吧。”

    “不让她们伺候,不代表她们就可以怠慢,一群人待在外面半个时辰都不见人进来,这是下人该做的事吗?”

    一想起来,言朔心里就禁不住后怕,如果他没有过来,或者来迟一会儿,容儿是不是就……

    越想后去想,言朔心中的怒气就越是不可抑制,甚至还觉得三十大板足够轻了。

    “拖下去,三十大板过后,打入掖庭。”

    掖庭是一些犯了罪的宫女们干苦力的地方,被打入掖庭的宫女,没有特殊的功劳,这辈子基本上是没机会出来了。

    云娇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还想开口求情,就被言朔给堵了回去,“容儿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了。”

    云娇容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心头一软,可想到自己曾经发过的毒誓,便遍体生寒,心中一阵苦涩。

    “皇上,那些宫女……”

    云娇容刚开了口,就被言朔宽大的手掌,挡住了她的唇,言朔俊美的脸上,满是不满和竭力隐忍的愤怒之色,“容儿不准再为她们求情,你求情一次,朕继续加重处罚。”

    他眼中的愤怒,云娇容是看在眼底的。

    她所认识的言朔,不是一个轻易生气的人,也从不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摆架子,所以,即使他是皇帝,他的那两个叔叔在他面前也基本上没什么臣子的自觉。

    云娇容很喜欢言朔这种对亲人亲和的性格,但不代表他身为帝王该有的威仪就没有了。

    他帝王的威严只是不对自己的家人使罢了,可是对别人,他该狠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留情的。

    想起那几个因为自己而无辜受累的宫女,云娇容心里还是有些内疚,可是看言朔那副不容置否的样子,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生怕言朔一气之下直接将那几个宫女给杀了。

    见云娇容沉默了,言朔的脸色也缓和了起来,刚才他能忍着没要了那几个宫女的脑袋,已经是仁慈了。

    他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她鬓角的发丝,道:“容儿,你别怪朕心狠,朕看到你在水里那一刻,朕真的……”

    言朔没办法说下去,云娇容看到他的眼睛,骤然红了一圈,她的心,猛地抽了一下,心里像是被重重打了一圈,闷疼闷疼的。

    她压下心中的苦涩,对言朔道:“皇上,我不怪你,真的,我没怪你。”

    先前发生的事,她已经从言朔跟太医的对话中,已经搞清楚了,她看着皇帝,解释道:“主要都是我自己不小心,在水里泡太久给泡忘了,下次不会了,你放心吧。”

    她看着言朔眼底隐隐闪烁着的泪光,心中有些动容,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他放在自己身侧的大手,因为练武的缘故,他的手上带着一层淡淡的薄茧。

    言朔讶了一下,错愕地抬起看向云娇容,这是云娇容第一次主动握他的手,他激动地有些坐不住了。

    反手将她的手裹在掌心中,她的手软软的,就是这样握着,都会让他的心跳控制不住地加速。

    “容儿,你……”

    “皇上,容儿承蒙你厚爱,一直无以为报,如有来生的话……”

    “朕不要你的来生。”

    言朔冷下脸,打断了云娇容的话,“朕现在只想要你的今生,今生朕都未必能得到你,朕哪里还敢奢望来生。”

    “皇上……”

    云娇容的鼻尖,一阵酸涩,泪光在眼底打转。

    她开始怨起自己的父亲,为什么非要阻止她跟皇帝在一起,就算是要跟无数的女人斗,她也认了,只要她能跟他在一起就行。

    她苦苦忍受着自己的感情,苦苦逼着自己无视皇帝对她的一切付出,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逼自己多久。

    “容儿,你告诉朕,是不是朕哪里做的不够好,让你不满意,你告诉朕,朕一定改,改到让你满意为止,好不好?”

    云娇容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摇头,眼泪吧嗒吧嗒地开始往下掉。

    他做得太好了,就是因为对她太好,才让她越来越痛苦,越来越内疚,越来越没办法面对他。

    “皇上,你以后不要再管容儿了,好不好?听太后的话,立后选妃,忘了容儿,好不好?”

    她乞求地看着言朔,心揪着一阵一阵的疼。

    这话,言朔已经听了不下百遍了,如果他能忘了她,如果他能狠下心来不管她,他不会等到今天,身边连个通房的丫头都没有。

    他如果真能放开她,他不会一次一次忤逆母后,让她伤心难过。

    母后不喜欢她,可是,也为了他一步步妥协到只要她愿意嫁给他,她不插手他立她为后。

    可母后松口了,她却依然固执地不愿意接受他。

    言朔觉得,是不是一直都是自己太执着了,他一厢情愿地爱着她,以为他把自己身为帝王的爱情全部给了她,就是给了她最好的,却从不去想,这是不是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毕竟,她从来就没喜欢过他,也从未给过他任何喜欢他的讯息,而是他一直把她绑在身边,不是吗?

    他突然间一脸颓败地看着云娇容,叹了口气,道:“朕一直给你压力了,是不是?”

    云娇容愕然抬头看他,随后,又沉默地低下头去,半晌,没有做声。

    她的沉默,对言朔来说,就是一种默认,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静静地松开了云娇容的手,涩然一笑,“朕知道了。”

    正在这个时候,宫女熬好了药,端了进来,想起刚才皇帝盛怒的那一幕,宫女还有些战战兢兢。

    “皇上,小姐的药熬好了。”

    “端过来吧。”

    宫女走上前,言朔已经从床边站起,对云娇容道:“喝了药,好好休息,朕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