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596.你是墨家人
    第596章596.你是墨家人

    云娇容忍下心中的悲痛,微微一颔首:“恭送皇上。”

    言朔的脚步,在门口顿了一下,随后,头也不回,黯然离去。

    “小姐,这药要趁热喝下。”

    “嗯,给我吧。”

    她声音喑哑地接了过来,将药一口一口喝下去,眼中的泪水,缓缓淌出,混着苦涩的药汁,流入她喉间。

    我云娇容此生不会嫁于东楚皇帝言朔为妻或为妃,如违此誓,帝言朔必百病缠身,药石无医,与帝之子,岁不及弱冠,皆暴病而亡,死后永世不得超生。

    云娇容的脑海里,一句一句地闪过当年她父亲云元博逼她发下的毒誓。

    那时候,她对皇帝感情不深,所以尽管觉得这誓言毒得令人心肝发颤,她还是非常听话地将这毒誓一字不落地念了出来。

    后来,她跟皇帝相处久了,感情越来越深,才知道那个誓言的可怕。

    哪怕她心里再怎么喜欢皇帝,甚至爱皇帝,她都不敢有一丝一毫表现出来,她知道,只要她表现出来,皇帝就会更加执着于她。

    她不知道誓言到底会不会成真,可是,她不能去赌,因为太过在乎,所以,就算是未知的事,她也不敢去赌,一点都不敢。

    宫女见她情绪不对,非常识相地退了下去。

    云娇容抓着被子,想起言朔离开时那苦涩的背影,终究泣不成声。

    那一天,云娇容睡得很晚,难得起床迟了一些,因为昨晚哭了很久,双眼有些红肿。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离开皇宫,想起昨晚那些可疑的事,她觉得得问一问墨榕天才行,她不相信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墨榕天是练武之人,昨晚的伤口看上去虽然可怕,但是对墨榕天来说,并不大。

    云娇容过来的时候,柳千寻刚刚帮他换过药,她走上前去,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大哥,你的伤好些了吗?”

    “不碍事,一点小伤而已,多换几次药就好了。”

    墨榕天微笑着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云娇容心里有些踟蹰,想起墨榕天肩膀上那个跟她一模一样的胎记,她忍不住想问,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她总觉得,真相很可能比她所猜测的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墨榕天见她盯着自己看,不禁莞尔一笑,在她面前挥了挥手,道:“怎么,被昨晚那几个刺客给吓傻了?”

    云娇容回过神,表情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容儿?”

    墨榕天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眉头一蹙,担忧着问道。

    云娇容张了张嘴,还是下定决心开口道:“大哥,你……你肩上那个胎记……”

    墨榕天神色一凛,眼底闪过一丝惊愕,猛然看向她,半晌,又平静了下来,沉着声音,问道:“你看到了?”

    “嗯。”

    云娇容的回答,让墨榕天震惊之余,又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抿着唇,看着云娇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便听云娇容继续问道:“大哥,我的肩上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胎记,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反正云娇容打死都不会相信只是巧合,从墨榕天对她的态度来看,也许他早就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了。

    墨榕天也知道云娇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就算他想随便编一个理由,容儿这么聪明,定然也不会相信他的。

    沉吟片刻之后,他沉默地对云娇容点了点头,“其实,你是我亲妹妹。”

    尽管,云娇容能猜测到一些,可是当墨榕天亲口说出来的时候,云娇容还是被吓了一大跳,脚步踉跄地往后连连退了好几步,才停了下来。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墨榕天,见他眉目肃静,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她心里开始一点一点地相信了起来。

    “你……你是我爹爹的儿子?”

    她从这个难以置信的真相中,勉强找回了一丝理智。

    却见墨榕天笑容宠溺地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她的秀发,道:“你是我妹妹,我当然是你爹爹的孩子。”

    下一秒,他面上的柔和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凶狠的冷意和恨意,“可我不是云元博的儿子。”

    云娇容被他的话说懵了,一边说他是爹爹的儿子,一边又说不是爹爹的儿子,怎么回事?

    墨榕天看出了云娇容眼底的茫然,他耐心解释道:“容儿,你也不是云元博的孩子,懂了吗?”

    云娇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这个猜测,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本能地选择忽视了而已。

    她怎么可能不是爹爹和母亲的孩子呢。

    他们从小就把她融在骨子里疼着,不管怎么对她都觉得不够爱她,她怎么可能不会是他们的孩子。

    墨榕天知道云娇容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他必须要让她一点点把真想接受过去。

    如果她连这个都接受不了,更大的真相,她怎么去接受?

    “容儿,云太傅夫妇的年龄,你就应该知道你不是他们的女儿,哥哥没有骗你。”

    云娇容的脸色,十分惨白,双唇颤抖地看着墨榕天,她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自从爹爹娘亲去世了之后,她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了,却又突然间冒出一个亲哥哥来,而这个亲哥哥却告诉她,她不是爹爹和娘亲的亲生女儿。

    她跌坐在一旁的石凳,好半晌都没有缓过来。

    墨榕天也没有催促她,她坚信了十几年的东西,突然一瞬间改变了,她确实是没办法接受这一点。

    “你是说,我也是墨家的人?”

    “当然。”

    墨榕天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肩膀的那个位子,“这个标记是我们墨家的人特有的标记,错不了的。”

    她在云娇容面前坐下,看着她脸上的挣扎,心中虽然有些不忍,可还是狠下心来继续道:“我通过当年的线索,一步步找到你,云太傅刚去世那会儿,我就想找个机会跟你相认,只不过,我担心你一时间接受不了,才一直拖到今天,如果你没发现我肩上的胎记,我并没有打算现在告诉你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