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597.她的仇人
    第597章597.她的仇人

    墨榕天说了这么多,云娇容就算很不想承认,她也没办法自欺欺人。

    从她第一眼看到墨榕天时那种说不清的亲近感,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了。

    云娇容渐渐地开始接受这一点,她静静地看着墨榕天,轻声道:“那我们父母呢?他们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会被云太傅夫妇收养?”

    云娇容的问题,让墨榕天的脸上,瞬间蒙上了一层浓浓的恨意,那双深邃的烟瞳,就像是淬了一层寒冰,眼中的仇恨凝聚成了一团。

    “我们全家,除了你我,都被我们的仇人给杀死了。”

    云娇容倒吸了一口凉气,或许是天生的那种亲情情绪作怪,尽管她跟那些亲人从不曾见过,可是听到他们已经死了的时候,眼睛里,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跟着,眼泪便开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谁……是谁?为什么……”

    墨榕天蹙起了眉,摇了摇头,“我们的仇人财大势大,我们暂时的力量还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以免给你带来危险。”

    “我既然是你的妹妹,是墨家的孩子,就算危险,我就该躲着吗?”

    她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眼底露出了一抹坚定的神色,抓着墨榕天,问道:“是不是神机堂?”

    墨榕天闻言,眉心突跳,惊讶地看着云娇容,道:“为什么说是神机堂?”

    “我爹爹就是被神机堂的人给杀死了,他们还几次三番想要把我挟持过去,除了他们,我想不出来还有谁跟我有仇。”

    墨榕天看到云娇容眼底在提起神机堂时那咬牙切齿的恨意,心,悄悄地往下沉了沉。

    “说不定昨天的那一帮杀手也是神机堂的人。”

    “不是,不是他们!”

    墨榕天一口否认了云娇容的猜测,见云娇容满眼惊讶地看着自己,便神色不自然地解释道:“我们的仇人不是神机堂,昨天派来杀你的也不会是神机堂的人。”

    “为什么?可他们之间已经派人来了好几次来抓我了,如果不是我的仇人,他们为什么要杀我爹娘,为什么几次三番要抓我!”

    一想起自己爹娘死时的惨状,云娇容的情绪便激动了起来。

    看着她眼中燃烧着的恨意和杀气,墨榕天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她知道他就是神机堂的少主,他就是杀死云元博夫妇的幕后烟手,她还会不会原谅他!

    墨榕天的心里,一阵苦闷,他的身份,让他连面对心里最重要的两个女子的勇气都没有。

    “容儿,你相信我,杀我们全家的仇人不是神机堂,对方比神机堂还要难对付,所以,你我是兄妹的事,你千万不能说出去,以免被我们的仇家知道,我们两个人就都有危险了。”

    “那你告诉我,我们仇人是谁,我也好做好防备。”

    “不用防备,他们不知道你我的存在,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他抓住云娇容的双臂,力量有些重,“容儿,等哪天你知道了我们的仇人是谁,你会替我们家人报仇吗?”

    “当然会,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们。”

    墨榕天看着云娇容眼中的坚定,突然间有些心疼她。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再三叮嘱道:“我们相认的事,你就烂在肚子里,不管是谁都不能说,包括若晴和皇帝,你都不能透露半个字。”

    云娇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自己的事情,她不想麻烦皇帝,如果皇帝知道了,一定会帮她报仇的。

    她欠皇帝太多了,能不麻烦他,就尽量不麻烦他。

    “容儿,听哥哥的话,有些事,你不要管就千万别管,有什么事,让哥哥给你撑着就好。”

    云娇容看着墨榕天,对上他眼底柔软的目光,两眼泛酸,她点了点头,扑到墨榕天怀里,“谢谢哥哥,我好开心,真的。”

    她以为自己在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亲人了,没想到还有一个哥哥在世上,会像爹爹和娘亲一样宠着她,爱着他。

    院子门口,言朔静静地站在那里,因为要过年了,朝中开始休沐,一些外放的官员也回老家陪父母家人过年去了。

    言朔难得清闲,便想来书院看一看,于是就看到了这一幕。

    看着云娇容跟墨榕天两个拥抱在一起,虽然他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他亲眼见到自己心中的女孩儿主动扑到一个男人怀里去。

    他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从未让她这般主动过。

    所以,一切都证明了他是在一厢情愿,自作多情吗?

    他没有进去,尽管他此刻都想上去将墨榕天揍一顿,可是,凭什么呢,就凭他是皇帝吗?

    容儿不喜欢他,从来就不喜欢他,他没理由因为容儿喜欢别的男人,他就去揍那个人。

    他不动声色地过来,又转身悄悄地离开了,这会儿前院没什么人,有些人出去采买了,有些人出去以文会友,所以,没有人看见言朔来过。

    况且,就算有人看见,也不会知道他是谁。

    这天,云娇容知道了自己大概的身世,墨榕天没跟她说全,说是怕她藏不住心事,被他们的仇家发现了。

    云娇容很相信墨榕天,他不告诉她,她也就没多问。

    她只知道自己亲生父亲姓墨,是从前的一个大户人家,因为招惹了仇家,所以全家被杀光了。

    哥哥被家里的忠仆带走抚养,而她则是被云太傅给收养了,至于是怎么被收养的,墨榕天称自己并不清楚,而云娇容一直以为自己是云太傅的亲生女儿,自然也不知道。

    唯一知情的云太傅夫妇,又已经过世了。

    云娇容的心里藏着心事,回到祥云殿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心不在焉的。

    祥云殿的宫女,因为昨日被言朔罚了几个入掖庭,所以,如今又来了几个新的。

    有了前车之鉴,这些人自然不敢对云娇容的事都有怠慢。

    “小姐,您要用膳吗?奴婢去给您准备。”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

    她摇了摇头,拒绝了,满脑子里都是今天墨榕天告诉她的那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