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598.容儿的身份
    第598章598.容儿的身份

    她的仇人是谁,既然不是神机堂,那神机堂的人为什么要杀爹爹,为什么要抓她。

    爹爹只是一个太傅,事实上,手中的实权并不多,今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以为仇人是神机堂,神机堂的人是为了对付她才杀了云太傅。

    可是,哥哥又说不是。

    她又想到着火当日,她跟若晴的那一番分析,有人刻意将她叫出了王府,就是避免她也被烧死,就说明神机堂的人并不想杀她。

    杀了爹爹,又不杀她,事情就更加矛盾和复杂了。

    难道神机堂真的是因为爹爹是皇帝的老师,他们看不惯皇帝,就对他的老师下手?

    那种解释未免太牵强,神机堂如今能发展成这么大的规模,他们的少主脑子可没问题。

    也就是说,爹爹跟神机堂之前,还有其他仇恨?

    听皇上说,神机堂是前朝那些余孽组成的一个反朝廷组织,爹爹跟他们有仇,难道是因为……

    爹爹是前朝末代皇帝的老师,现在来当言朔的老师,就是背叛前朝,所以惨遭杀身之祸?

    这个倒是勉强能说得通。

    云娇容思来想去,觉得脑子都要炸了,她没那种勾心斗角的心思,所以很多事,她都没有能力再往深入去想。

    因为怀着心事,她早早洗漱完便躺床上睡下了。

    柳千寻跟几个考生去街上采买了不少过年的东西,刚进院子,墨榕天便走了过来,“师父。”

    见墨榕天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身边的学生,随他进了别院。

    “出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容儿知道我跟她的关系了。”

    柳千寻蹙了一下眉,“她是怎么知道的?不是说暂时不能让她知道吗?你明知道皇帝盯她盯得紧。”

    “那晚容儿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看到了我肩上的胎记,她自己的肩上也有一个,就起疑了,我只能如实跟她说了我们的关系,其他并没有说。”

    柳千寻点了点头,“让她知道你跟她的关系也好,有些事,只有她自己慢慢去接近真相,才会不那么突兀,我们才能真正用到她。”

    墨榕天抬眼静静地看着柳千寻,眼中满是苦涩,“一定要利用容儿吗?我一个人承受这些还不够吗?”

    “她身为淳德皇帝的女儿,身为墨家的子孙,这就是她的责任。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们成事的速度会大上许多,言朔一死,朝中大乱,我们就可以趁虚而入。”

    柳千寻的表情,凉薄又无情。

    “可原本的计划,我并没有打算把容儿算进去,我只是想让她回到我身边,她是我的妹妹,我只想照顾她!”

    墨榕天怒吼出声,双目赤红。

    “你们想要报仇,我来报,想要夺回墨家的江山,我来夺,为什么要把容儿扯进去!”

    “殿下!”

    柳千寻神情肃穆,目光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光芒,直逼墨榕天的双眼,这是他第一次用臣子的身份面对墨榕天。

    “因为你越来越心软,越来越不够坚定,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人一同帮你完成这件事,有公主出手,她成功的机会比我们大。”

    “可若是她失败了呢?皇宫是什么地方,容儿谋害皇帝,她还有命活着出来吗?”

    墨榕天看着柳千寻,反问道。

    柳千寻没有说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反驳墨榕天这个问题,最后,只是淡淡地道:“殿下若是不想让公主冒险,意志就坚定一些。”

    墨榕天垂下眼帘,眼神中,透露着淡淡的颓败和无力,“我知道了。”

    转眼间,到了除夕,各家各户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东楚在皇帝的治理下,越发繁荣,虽说不能做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也做不到整个东楚的百姓都能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但是,最起码靳都城百姓的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皇宫里,设了宫宴,三品以上的官员,皆可带着家中女眷出席。

    而今年的除夕宴跟往年还是不同的,一直不愿意立后的皇上终于松口了,准备在各大臣当中挑选一个德言容功皆备的女子做皇后。

    挑选皇后和四妃的事情,都交由太后来办。

    这事儿,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偷偷从宫里传出了消息,各家大臣的心思都开始浮动了起来。

    所以,家中有适龄女儿的官员,都迫不及待将女儿带进宫来,好在除夕宴上好好表现一番。

    这些官员的女儿,从小就是以后妃的要求被培养的,所以琴棋书画自然不在话下,缺的就是一个在皇帝和太后面前表现的机会。

    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一个个都开始暗中较劲起来。

    云娇容是刚刚进殿的时候才听到那些人在议论皇帝立后之事,心中猛然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

    她像从前一样,找了一个比较不显眼的地方坐了下来,那些女眷对云娇容的存在自然不陌生,如果不是因为她,皇上早就立后了,都是这个女人把皇上耽误了。

    刚刚还在暗暗较劲的千金小姐们,这会儿统一将仇视的目光投向云娇容,对于这样不友善的目光,云娇容早就见怪不怪了。

    她没有看她们,而是朝柳若晴以及坐在大学士沈谦身边的沈沁点头致意,全场应该就她们俩对她没敌意了。

    哦,对,还有她身边这个陌生的女孩子。

    她侧目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面前的菜肴上,几次咽口水,根本无暇注意四周的目光。

    云娇容被她这模样给逗得忍不住勾了勾唇,见她咽了好几次口水之后,又看了看四周的人,见没有人朝她这边看,便拿起筷子,悄悄地夹了一块肉,往自己嘴里进去,随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声。

    云娇容从未见过一个女孩子,会在宫宴上只顾着吃,不管其他的,她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见她的注意力始终在自己面前的佳肴上,谁都不愿意搭理。

    更确切地说,她没空也没心思去搭理周围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