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599.孟大将军之女
    第599章599.孟大将军之女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

    随着太监这声尖细的声音响起,皇帝跟太后双双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皇帝远远地就看到云娇容了,依然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子,可他还是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但她并不曾往他这边看过来,只是随着众人,从位子上站起,迎接皇上和太后。

    “众卿免礼。”

    言朔落座,目光不动声色地从云娇容的脸上收回,想起云娇容刚刚脸上的笑容,心中微微泛着苦涩。

    他就算是传出了立后纳妃的消息,都没有影响到她,他还指望什么呢。

    他的吸引力,甚至还没有她身边那个女孩子大。

    言朔有些嫉妒,因为云娇容刚才就是对着她身边那个女孩子傻笑的。

    他的目光,朝那个女孩子投了过去,很好,她还在偷吃。

    言朔蹙了一下眉,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今日是除夕宴,众卿不要拘束,我们君臣好好一起过个年。”

    “谢皇上!”

    众人齐声道谢落座,纷纷送上祝词,基本上换汤不换药,除了拍马屁还是拍马屁。

    言渊夹了一些菜放到柳若晴的碗里,见她盯着某个位子看着,嘴角上扬,便出声问道:“在看什么这么好笑?”

    “那个人是谁?”

    柳若晴伸手指了指云娇容身边的位子上坐着的那个女孩子,言渊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一脸了然。

    “你说孟茴?”

    “孟茴?是谁呀。”

    柳若晴不禁好奇了起来,毕竟能让言渊记住名字的女孩子,还真是不多。

    “已故大将军孟长雄之女,孟大将军过世的时候,她才两岁。”

    大将军孟长雄柳若晴是知道的,陆元和就是因为用药错误,毒死了孟长雄,才被先皇打入天牢问斩的,可见当年孟将军是简在帝心的。

    没想到眼前这位是孟大将军之女,如此不拘小节为了吃的女子,还真是颇有大将之风。

    柳若晴抿唇低笑,继续道:“以前的宫宴上没见过她啊。”

    “孟将军过世之后,孟夫人就殉情了,皇兄可怜她年幼无父无母,便将她接进宫养在皇嫂身边,不过,她十岁的时候,就跟郑将军去了边疆,偶尔才会回京一趟。”

    “郑将军是孟将军的结拜兄弟,孟将军和孟夫人走后,他本想将孟茴带在身边抚养,皇兄担心她年幼在边疆受不了,便没同意,后来十岁的时候,孟茴自己提出想去边疆,皇兄和皇嫂才答应让郑将军带走她的。”

    听言渊说了这么一段往事,柳若晴才明白过来,没想到孟茴竟然还是养在皇嫂膝下的,跟皇上算起来还是青梅竹马呢。

    这么说,如果这一次皇上真打算立后的话,孟茴的机会比任何人都要大。

    柳若晴叹了口气,看向孟茴身边的云娇容,这个人也真是固执得令人头疼,明明喜欢皇上,可偏偏就是不肯嫁给皇上,太后都松口了,也不知道她非要守着云太傅那话干什么。

    要是皇上真的立后了,真有的她哭了。

    柳若晴心里虽然为云娇容着急,可这毕竟是云娇容的私事,她也不能干涉太多,她自己不愿意嫁,难不成她还逼着她不成。

    今日虽然不是正式选秀,但是,大家都清楚,这是一个极好的表现机会,所以都不肯放过,试图想要在正式选秀之前,给皇帝和太后留一个好印象。

    在场有心想要入宫的女子,一个个都非常卖力地表现讨好,无心入宫的女眷则非常安分地坐在一旁观看她们表演,也不好意思无视她们,唯有一人,除了吃她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况且,那些急于表现的只是为了给皇上看,别人看不看根本不重要。

    对于那些女眷们的表现,太后还是满意的,侧目看了看身边的皇帝儿子,见他并无心欣赏,只是一味地喝着闷酒,心中略有不悦。

    只是,儿子能松口开始立后,她心里总算是能安慰一些。

    等娶了妻,立了后,选了妃,这孩子也该收收心了。

    太后想着,在心里叹了口气,目光下意识地寻找云娇容的身影,终于,她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子,找到了云娇容,同时,也看到了那个一直只顾着吃的女孩子。

    太后的眼底,亮了一下,出声唤道:“茴儿。”

    孟茴怎么都没想到,在她将一块肉塞进嘴里,还来不及嚼几口的时候,太后会叫她。

    这会儿,她是咽下去也不对,继续吃也不对,直接不理太后更不对,她苦恼地皱起了眉,在起身的瞬间,悄悄用手帕擦去嘴角的油渍,硬生生地将那一口尚未来得及嚼的肉给咽下去。

    她的脸,涨得通红,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肉给咽下去。

    可把老子差点噎死了。

    “太后。”

    她从席间站起身,对着太后行了个礼。

    经太后这么一喊,在场认识孟茴的人都讶了一下,没料到这个在边疆待了几年不回来的孟家大小姐竟然回来了。

    他们心里其实有些担心的,孟茴的存在,威胁程度并不比云娇容少。

    云娇容有皇帝爱着,可孟茴是孟长雄的女儿,皇帝如果真的不娶云娇容的话,孟茴是最有力的的皇后之位竞争者。

    光是因为她爹是孟长雄,即使如今孟茴无父无母,太后要立孟茴为后的心思比任何的人都多,更何况,孟长雄虽然死了,可孟茴背后还有郑卿封,驻守边疆的兵马大元帅,那位大爷也是不好惹的,孟茴有他撑腰,不会比朝中任何人差。

    所以,当众人以为好不容易干掉云娇容,离皇后的位子近了一些,没想到孟长雄的女儿回来了。

    这丫头不会也是听说皇帝要立后了,所以着急赶回来吧?

    可转念一想,又不可能。

    边疆距离京城数千里的地,就算骑马紧赶慢赶,也得一个多月至少,可皇上答应立后的消息是半个月传出的,就算孟茴立即知道此事,也绝不可能赶得回来。

    可这并不能让他们松懈下来,除非孟茴直接说自己不要当皇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