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600.你们算老几
    第600章600.你们算老几

    “你没事躲那个角落里坐什么,哀家差点没找着你,过来,快过来。”

    “……”

    孟茴觉得太后是故意跟她对着干,她好好地坐在角落里吃她的菜,没事喊她过去干嘛,当着面那么多人的面,她哪里好意思吃。

    可惜了这一盘酥软可口的红烧肉。

    孟茴有些恋恋不舍地盯着那盘红烧肉看了两眼,才往太后那边走去。

    皇帝跟云娇容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是孟茴,因为有好几年没见了,他们刚才都没认出她。

    孟茴小时候养在太后身边,自然跟皇帝是认识的,云娇容身为太傅之女,小时候进宫授课,先皇也是特许云太傅让云娇容进宫一起同他们念书。

    所以,皇帝,孟茴,云娇容他们三人关系还是不错的。

    后来,孟茴十岁的时候突然间说要跟郑将军去边疆,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偶尔孟茴回京,也只是来见一见太后,就走了。

    以至于刚才孟茴坐在云娇容身边,她也没认出她。

    从太后对孟茴的态度,大家心里都清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太后极有可能会让孟茴为后。

    孟茴心里也苦,她不会不知道太后的心思,可她又不傻,皇帝对云娇容的心,那可是天地可鉴,可表日月的,她可没那个心思去凑热闹。

    所以,今晚这些千金门蹦跶得再厉害,她都知道这些人是无望的,还不如学她,老实点蹲在角落里吃红烧肉来的实际。

    可偏偏太后就是不能如她愿,非要把她揪出来,早知道她就待在将军府好好吃点肉算了,进宫一点意思都没有。

    孟茴看着那么多双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心里暗叫不妙。

    她根本没兴趣掺和她们的事,可很显然,太后是一个非常善于给她拉仇恨的人,面对那么多双充满敌意的眼睛,孟茴在心里翻了个无数的白眼。

    看老子不爽的人多得是,你们算老几。

    这场宫宴,心情好的人不多,言绝自从柳天心死了之后,整个人都蔫蔫的,从宫宴开始,他就一直静静地喝酒,谁的话题也不掺和,那些千金小姐出来表演,他也不看,就那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言渊柳若晴夫妇这段日子过得还算顺遂,比起其他人,多了一些胃口。

    而那些原本觉得自己有望问鼎皇后宝座的姑娘们以及他们的爹娘们,原本在得到太后的赞赏后胃口大增,却在看到孟茴出现之后,食欲顿时就没了。

    如果孟茴知道自己的出现能这么倒胃口,她一定会回去跟老郑好好算一算账,瞧他把她养得让人家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皇上心情也郁闷,因为云娇容对他的不屑,即使他要立后了,她也无动于衷,他想喝点酒将让自己心中的郁闷冲淡一些,可偏偏,越喝越烦躁,好几次都想冲到云娇容面前,亲口听她回答一句,她到底有没有心。

    太后见自己的儿子心情不好,自然她自己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立后这事儿,对皇帝来说,怕是非常勉强了。

    可没办法,谁让他是皇帝,他的子嗣关系着整个言家的天下,容不得他开玩笑。

    孟茴更郁闷,她觉得自己是最无辜的,好端端地在角落里吃肉,被太后叫过去坐在她身边,别的不说,光是为了给她家老郑长脸,她就是装也得把淑女装得像样点吧。

    即使她好几次想伸手将那一盘红烧肉端到自己面前,她都硬生生地忍了。

    这对于一个在军营里能跟将军抢肉吃的食肉主义者来说,那就是酷刑,是折磨。

    肉没得吃,她还得承受这么多白眼,还得看那些人满脸的负能量,这是吃多少红烧肉都补不回来的啊。

    总之,这场宫宴,没几个人吃得开心。

    宫宴散得比较早,大家回去的时候,才戌时过半。

    言绝站在聿王府门口,看着聿王府的匾额静静发呆着,除夕的夜晚,月光特别得亮。

    他以为,自己已经不记得曾经那个被自己逼着叫恭顺的女子在府中等他回去的模样了,可现在一想起来,她的模样,她的笑颜,依然清晰可见。

    他的双眼,变得赤红,酸涩得近乎刺痛。

    他甚至不敢走进王府,这里有他跟她太多的回忆,每一次,当他一跨进府门,再也见不到那个他期盼中的身影时,心,都会被一次又一次凌迟得体无完肤。

    他就那样站在王府门外,望着天空皎洁的白月光,却觉得今晚的月并没有想象中得那么亮。

    他心中的白月光消失了,他的世界,怎么都无法亮起来。

    如果当初,他没让她走,或者,他陪着她一起回西擎,会不会……小天心就不会死了?

    言绝的心里,后悔到心痛,窒息。

    他无力地在冰凉的石阶上坐下,静静地盯着地面发呆着。

    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白雪,一片一片,落到了地上,落到了他的肩上。

    言绝突然间放声痛苦起来,哭声在夜色下,听上去极为哀戚。

    “对不起,小天心,对不起……”

    他已经好久没哭过了,他把自己的情绪,全部埋在了心底,在今夜,对柳天心无尽的思念开始一点一点失控般地放大,再放大……

    终于,他再也撑不住了了。

    不远处的小巷里,一个纤瘦的烟影,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踩在雪地里的脚步,轻轻往前挪了挪,可随后,又害怕地缩了回去。

    言绝的哭声,停了下来,从石阶上站起,动作有些艰难。

    他走到门口,突然间,一口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染红了聿王府的大门。

    “小天心,我……这里……这里疼……”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身子重重地在门口倒了下去。

    巷子中那道烟影,在他倒地的瞬间突然间冲了过来,因为跑得太快,脚底一滑,摔在了雪地里,掌心磨破了皮,冰凉的雪,从她的伤口渗进去,直接凉到了血液里。

    她无声地皱起了眉,顾不上疼痛,跑上前,蹲在言绝身边,无声得摇晃着他,一次又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