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602.雪地里的脚印
    第602章602.雪地里的脚印

    言绝知道自己一定是疯魔了,他苦涩又低落地一笑,转身往里走去。

    如果小天心还活着,如今过去了这么久,她一定会来找他,又怎么会躲着他呢。

    他垂下眼帘,沉默地跨进王府的大门,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响起柳若晴担忧的声音,“八哥。”

    言绝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见言渊夫妇站在门前,两人都用一双担忧的眼神看着他。

    他淡淡一笑,“大年初一你们就出来串门了,怎么不把我侄子带过来?”

    他说得云淡风轻,早已经敛去了刚刚眼底那跌进深渊中几近绝望的失落,对他们微笑着。

    言渊二人走上前来,言渊拧眉看他,道:“听说你昨晚又吐血了?去太医院找太医给你看看。”

    言绝嘴角的笑容一僵,目光朝他们身后的管家看了一眼,眼神略带不悦地往他脸上一瞪,管家赶忙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言绝收回视线,对他们二人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道:“没事,昨晚太开心了,酒喝多,这老头小题大做,把你们叫过来做什么?”

    真的是太开心了吗?

    柳若晴满眼怀疑地看着言绝,言绝不敢看她,一方面因为心虚,另一方面,这张脸跟小天心长得太像,他一看到她,就会想到小天心,就会想到自己从前是怎么欺负她,让她受委屈的。

    言渊走到他面前,安慰一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夫让你少喝酒,你就少喝点,一把年纪了,也像珩儿一样不听话。”

    “……”

    远在靖王府的小世子,莫名地打了个喷嚏。

    言绝知道言渊在拐弯抹角安慰他,并没有拂了他的好意,点了点头,“知道了,真罗嗦。”

    “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

    兄弟俩并肩进了屋内,柳若晴站在王府门口,没有急着跟进去,只是看着言绝那清瘦的背影,眉头担忧地蹙了起来。

    刚才看八哥的脸色,苍白得几乎没有半点血色,双颊瘦得几乎凹陷了进去,可见柳天心的死,对他来说打击有多大。

    昨晚晕倒,除了喝酒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在除夕夜想到了柳天心了。

    记得之前柳天心刚刚回西擎的时候,他们几个一起送她出城,八哥对柳天心说,等他娶了她回来,他们四人大冬天就可以围在一起吃暖锅,再生一个像珩儿一样可爱的孩子……

    当时那般厚颜无耻当着他们的面说,说得柳天心面红耳赤,追着他打了一路。

    别说是八哥,就连她回想起来,都忍不住红了双眼。

    尽管已经过去半年多了,可仿佛一切还是在昨天。

    大夫说得对,心病还需心药医,除非柳天心活过来,又或者八哥自己想开了,否则……

    大夫那话,真的说不准。

    “天心公主,你可怜可怜八哥吧,若是还活着,就早点来见他,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活不成了。”

    柳天心长长地叹了口气,正提步进去,眼角突然间扫到一个浅绿色的身影,“谁?”

    她的视线,下意识地往那个角落看了过去,却是什么人都没有。

    “奇怪,难道眼花了?”

    她蹙着眉,低语了一声,抿着唇沉默了两秒,还是朝那个位子走了过去。

    这里的积雪,还没有清扫干净,雪面上,还残留着半截非常淡的脚印,还有一滴极小的血渍。

    虽然那血渍不太明显,又只有非常小的一滴,但是落在白雪之上,却显得格外猩红耀眼,阳光洒下来,就像是在那一滴血上,洒下了一片金光。

    “到底是谁?”

    她拧着眉低语,看来她刚才确实不是眼花,有人盯着聿王府。

    可到底是谁在盯着,对方又有什么目的。

    此时,柳若晴能想到的,只有跟朝廷作对的神机堂,又或者是卫王他们,她起身离开,打算去提醒一下言绝。

    可是,一看到那一滴红得耀眼的鲜血,心中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她拧着眉,微侧着脑袋,若有所思地进了王府。

    小巷另一处偏僻的角落内,一身形纤瘦的女子轻轻靠着墙,仰着头,后脑抵着身后的墙面,指尖上,残留着因为握拳握得太用力而被折断的指甲,上面还残留着猩红的血迹。

    她的脸上,蒙着一条深红色的面纱,挡住了她整张脸,只是露出那双澄澈透明的双眼,此时正噙着晶亮的泪光。

    她无声抽泣着,双眼哭得红肿,指尖上的血,滴落在雪地里,犹如一朵盛开在冬日傲骨凌凌的梅花。

    “春闱泄题?”

    言绝说话时,少了几分血气,声音听上去有些虚。

    柳若晴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他们在聊天,言绝的声音听上去缺了几分底气,再看他稍显苍白的脸颊,眼睛一酸。

    言渊点了点头,看到柳若晴的眼眶有些红,心下了然,却也没有明着问出口,只是不动声色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今届的主考官不如你来吧。”

    言渊提议道,却见言绝笑着指了指自己,“我还是算了吧,我对科举这事儿没什么经验,让皇上派个可靠的人去就行了。”

    言渊摇摇头,“这次的春闱,有太多可疑的地方,再可靠也不会比自己更可靠,我最近忙着调查卫韶留在京城的那支军队,等再过阵子,春猎也要开始了,朝中很多事要忙,神机堂又在蠢蠢欲动,春闱的事,只有你来做,我才放心。”

    柳若晴听到言渊提起神机堂,心中骤然一凛,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老爷子还有墨榕天,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言绝知道言渊是想给他找事做,以免一头钻进过去的事情里,他也没坚持拒绝,点了点头,“好吧,这事交给我。”

    柳天心收拾了心情,出声道:“好啦,你们两个,大年初一也在谈公事,无聊不无聊。”

    言绝看向她,淡淡一笑,“你想聊什么,我们都听你。”

    柳若晴转了转眼珠,又转头看了一眼言渊,又重新看向言绝,道:“我约了娇容和沈沁她们去玉龙山泡温泉,八哥也一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