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603.一定是小天心
    第603章603.一定是小天心

    “玉龙山?”

    言绝笑着看向言渊,“那可是老九的地盘,他舍得让你带这么多人去那里泡温泉?”

    “他的不就是我的吗?我请朋友过去,他敢反对?”

    柳若晴将目光投向言渊,眼神中的警告让言渊非常识相得表示投降和配合。

    他要是敢这么小气,娘子大人一定会对他表示强烈的谴责和不满,而她谴责的手段,绝对不是只是让他跪搓衣板这么简单。

    “是,晴儿约了不少人,阿朔也一起去,我们叔侄三人好久没有一起出去了,你就去吧。”

    言绝明白这对夫妇的心思,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行了,我知道了,记得把我侄子带上。”

    他说的这个侄子可不是皇帝,而是那个小肉墩靖王世子言珩。

    两人离开聿王府之后,便分头去约人,柳若晴叫上了云娇容,沈沁,言渊则是进宫通知了皇帝。

    原本就是临时编出来骗言绝出门的,其实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打算大年初二出门去跑温泉。

    可是看言绝的脸色确实不好,再那样闷在府中不出去散散心,说不定这条小命真的年纪轻轻就要交代了。

    长寿宫——

    “泡温泉?”

    孟茴听到言渊提起这个的时候,正好在陪太后聊天。

    皇帝今日一早就待在长寿宫,而孟茴因为回京,将军府除了她之外并没有别的人,太后干脆就让她住在长寿宫陪她了。

    孟茴从小养在太后身边,加上太后没有女儿,自然是把孟茴当女儿一样宝贝着。

    在边疆有郑将军惯着,加上边疆没那么多规矩,孟茴的性子,早就被郑将军养野了,太后又惯着她,所以她在长寿宫讲话也非常随意。

    “王爷,你们要去泡温泉吗?那带上我吧。”

    孟茴的眼睛,亮亮的,双眼期待地看着言渊,又看了看皇帝。

    玉龙山的温泉池非常大,有一座天然屏障,隔着男女浴池,玉龙山的风水非常好,加上整片玉龙山都赐给了言渊,当然也包括了那片温泉。

    “茴儿想去就跟着去吧,你难得回京,也要多认识一些朋友。”

    太后开口了,言渊哪里会拒绝,加上孟茴这人性子虽然野了一些,却并不是讨人厌的性子,言渊自然应了下来。

    最关键的一点,言渊明白,太后是有心想要立孟茴为后,这是变相给皇帝和孟茴二人制造机会,却不知这当事人根本没那份心。

    既然如此,他也就当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第二天一早,孟茴跟着皇帝和云娇容出了宫门,柳若晴看到孟茴也在的时候,惊讶了一下。

    回头疑惑地看向言渊,言渊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皇嫂的意思。”

    柳若晴瞬间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她昨天没说请孟茴,纯粹只是因为她跟孟茴不熟,倒是说不上讨厌她或者排斥她。

    只是觉得,如果皇帝最后真的娶了孟茴的话,她替云娇容觉得可惜。

    人嘛,总是有亲疏关系的,她先跟云娇容认识,自然心里会向着云娇容一些,尽管有时候,她觉得云娇容对皇帝侄子确实有些不近人情了些。

    言绝也到了他们约好的地点,他穿得一丝不苟,没有了从前那不羁懒散的模样,柳若晴看着,越看越觉得心酸。

    言绝看到她,径直朝她走了过来,“若晴,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柳若晴一愣,惊讶地看了言绝严肃的表情一眼,在言渊担忧的眼神中,跟着言绝走到一边。

    “什么事啊,八哥?”

    柳若晴被言绝这副严肃的模样弄得心里十分忐忑,毕竟,他此刻的模样,严肃得有些过分了。

    “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个偷偷出现在聿王府外的人,有没有可能……是天心。”

    他是鼓足了勇气,才将这个问题问出来,柳若晴听言绝要说的是这个,脸上的惊讶更加明显了一些。

    更让她吃惊的是,她竟然觉得言绝这个怀疑,一点都不是异想天开,因为昨天她了现场之后,就一直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的感觉。

    当时想不出那种古怪是什么,现在被八哥这么一提醒,她突然有一种灵光乍现的感觉。

    她现在竟然也觉得,那个人很可能是柳天心。

    只是,她没有表现得像言绝这么迫切,因为她看到言绝眼神中的迫切,仿佛是在非常急切地需要得到一个人的认同,认同他这个猜测。

    因为只有有人认同他此刻心中的想法和希冀,他才会觉得自己心中的希望又大了一些,不至于只是自己自欺欺人。

    柳若晴不敢说得非常肯定,她怕一旦确认了柳天心真的死了,到时候重新燃起的希望又一次变成绝望,言绝绝对比现在更加受不了。

    可她又不能让他完全失望,便在他期待的眼神中,开口道:“其实,我说不准是不是她,但是给我的感觉很古怪,不像是刺客,却又鬼鬼祟祟的。”

    果然,言绝眼底的光亮又多了几分,他兴奋地抓着柳若晴,道:“是……是的,前天晚上,我晕倒的时候,我能感觉她在我身边,那不是幻觉,一定不是幻觉。”

    他的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又或者说,害怕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臆想而颤抖。

    柳若晴看着他,有些心疼,便顺着他的想法,问道:“可是她为什么躲着不见你呢?”

    言绝嘴角兴奋的笑容,僵了一下,脸上掠过一抹一闪而逝的痛苦,可很快,他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道:“也许……她怪我当时没在她身边,所以想让我多难过一会儿?”

    说到后面,他的眼神,暗淡了下来。

    见状,柳若晴赶忙拍了一下大腿,道:“还真有可能!她虽然侥幸逃出来了,但是那个时候一定很无助,所以,她肯定生你的气啊。”

    因为当时她去聿王府的时候,有跟她分析过柳天心可能没死的事,这也是一直撑着他的希望。

    可时间越久,希望就越是渺茫,可这两日,那个可疑的人影又让他燃起了希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