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605.山上横尸
    第605章605.山上横尸

    “幼稚!一把年纪了还吓小孩!”

    小世子鼓着英俊的脸蛋,蹙着眉,瞪着孟茴,大大的眼睛又烟又亮,看着在场的人心都要化了。

    柳若晴在一旁扶额叹气,这位孟大小姐真是打算要玩坏她儿子吗?

    果真是一把年纪还这么幼稚……

    等等!他儿子这话哪里学过来的?

    听着怎么这么像大人的口气?

    是不是言渊暗中悄悄教唆他儿子说她坏话了?

    毕竟儿子除了跟着奶娘之外,就是跟言渊玩了,奶娘肯定不会教他说这样的话,所以……只能是言渊了。

    柳若晴的目光,危险地眯了起来,手臂一伸,将小世子从孟茴的怀中捞了出来,连哄带骗道:“珩儿,这话是谁教你说的?”

    孟茴以为柳若晴是打算教训小世子不能这样没大没小,便赶紧凑了过来,“快说,不然把老虎抓过来咬你。”

    “哇~~”

    小世子被吓哭了。

    自从父王跟他说了娘亲从前差点被老虎咬死的故事之后,他就特别怕老虎,现在一听那个坏姐姐要抓老虎来要他,顿时吓得大声哭了起来,顺便在柳若晴的怀里尿了。

    “……”

    感受着怀中比温泉还要热的温度,柳若晴一脸烟线。

    好嘛,吓尿了。

    云娇容看小世子哭得伤心,赶忙将孟茴给拉了回来,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世子说的对,你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把人家都吓哭了。”

    孟茴也没想到小家伙会这么不禁吓,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抿着唇,忐忑地看着他,想要过去哄他,又怕再把他给吓哭了。

    隔壁的言渊听到儿子哭了,不放心地隔着大石喊道:“没事吧,晴儿?”

    “没事儿。”

    柳若晴应了一声,回头哄了几声,小世子不是一个爱哭的人,柳若晴哄了几句,便停下了,只是那双烟溜溜的眼睛,这会儿带有些红,正愤怒又害怕地瞪着孟茴。

    孟茴刚才吓哭了小世子,心里有些内疚,见他愤怒的目光投过来,她一脸做错事的表情,垂下头,把玩着自己的指头。

    “小三儿,对不起啊。”

    小三?

    柳若晴眼皮一跳,看向孟茴一脸歉意的表情,心中无数只马奔腾而过。

    好嘛,玩坏她儿子还不够,连个小名都取得这么……这么找打。

    “你什么时候给他取的这绰号?”

    “绰号?”

    孟茴一脸惊诧地看着柳若晴,随后摇了摇头,“不是绰号啊,我就是想给他取个跟我差不多的小名,我是六月生的,我爹给我取的小名叫小六,他是三月生的,不就是叫小三吗?”

    孟茴解释得一脸理所当然,柳若晴竟然不好意思谴责她。

    毕竟,这个年代应该还没有小三这个词,只是,听到自己儿子被人喊小三,她也很奇怪好吗?

    不过柳若晴并没有纠结这个小名的问题,毕竟这会儿,有人教唆她儿子说她坏话这事儿比较重要。

    她又重新看向怀中的儿子,道:“珩儿,你还没告诉娘亲,刚才那话谁教你说的?”

    小世子用手搓了搓哭得有些发痒的鼻子,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奶娘骂二狗哥哥都是这样骂的。”

    “……”

    好吧,柳若晴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不是某人在背后教唆儿子,而是儿子跟奶娘学的。

    二狗是奶娘的儿子,十岁了,因为是家生子,所以一直待在王府里长大。

    奶娘带着小世子的时候,二狗也会过来玩,奶娘教训二狗的时候,八成被这小子给听到了。

    只是,二狗才十岁,奶娘说他一把年纪……

    嗯,果真是亲娘。

    突然间,听孟茴迷惑地“咦”了一声,鼻子用力吸了几下,转而看向身边的三人(小世子直接被无视),“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腐臭味?”

    孟茴的话音刚落,柳若晴等人也都闻到了,这会儿正好一阵北风吹过来,所以这阵腐臭味特别浓。

    隔壁言渊几人已经从水池里出来了,柳若晴等人也随后从水池里出来,穿好衣服。

    “真的好臭哦。”

    柳若晴捏着鼻子,蹙着眉看着言渊,“不会有什么野兽死在这里了吧?”

    言渊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一些,神色有些凝重,“玉龙山不会有野兽,这里的情况有些奇怪。”

    看言渊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柳若晴等人都知道情况不妙,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我们先回庄里去,等会儿上去看看。”

    一行人回到别庄,各自换了衣服,几人准备上山,云娇容不会武功,也不想给他们拖后腿,便跟奶娘一起留下照顾小世子。

    庄园四周布满了侍卫,还有靖王府的暗卫在四周保护着,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

    其他几人则一起上山,越往上走,臭味就越浓,这大冬天的,气温这么低,如果真是尸体的臭味,想来定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几人一路往上走,很快,一副触目惊心的场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里有一处极大的水源,水源从这里流入山下,而这会儿,这里躺满了尸体,目测有十几二十人,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半个月左右。

    有些尸体身上,已经开始爬出一些白色的虫子,就是柳若晴这种下过墓,见过僵尸的人,也被恶心地差点吐了。

    沈沁跟孟茴也好不到那里去了,两人的脸色,白得如一张纸。

    下一秒,两人便冲到山边,将早上吃进去的食物全部吐了出来,一想到那些白色的虫子从尸体中蠕动着爬出来,她们吐得更起劲了些。

    等到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之后,两人才虚脱地站起来,双腿软得有些发抖。

    沈沁抬了一下脚,突然间脚边踢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她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见一个铜制的金属牌子落到她脚边。

    她捡起来看了一眼,又拿着走向言渊他们,“王爷,您看。”

    言渊接过沈沁递过来的令牌,上面只是刻了一个造型古怪图案,并没有别的任何表明身份的字眼。

    “应该是暗卫或者死士的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