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606.死士
    第606章606.死士

    如果是侍卫令牌的话,上面会写明隶属于哪个府邸或者那个军营。

    孟茴盯着那枚令牌,一言不发,表情一脸认真,像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给我看看。”

    她上前,将言渊手中的令牌拿了过来,“这图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见过?”

    几人一同将目光投向孟茴,见孟茴点点头,视线始终停在那枚令牌的图案上,眉头越皱越紧。

    忽地,见孟茴突然间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众人都等着她的答案,她又指着那令牌,“哦”了好几声。

    言渊有些不耐烦,“说话!”

    孟茴被他一吼,吓了一跳,赶紧道:“一个月前,有人闯入军营刺杀我爹,刺客身上就有这个图案。”

    “有人刺杀郑将军?”

    言朔闻言,脸色顿时烟得有些难看。

    这些蛇虫鼠蚁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派人去军营刺杀守边疆的将领。

    “皇上放心吧,我爹他没事儿,好得很。”

    孟茴见言朔脸色难看,赶忙出声安慰道。

    “……”

    看她这副心大的样子,不用问都知道郑将军没事好吗,他们现在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刺客抓住了吗?”

    “抓住了……”

    众人等着她回答跟这个图案有关的事,却听孟茴道:“可他自杀了。”

    “……”

    别说是言渊他们,就连柳若晴跟沈沁这样“好脾气”的人都有一种想要揍她一顿的冲动。

    “看样子是死士。”

    言朔扫了一眼孟茴拿着的那枚令牌,神色冷凝道,继而又将视线投向孟茴,“派去刺杀郑将军的有多少人?”

    “不知道,我爹说那些个臭小子跑得比猴还快,只抓到一个,结果什么都没来得及问,人家就自杀了。”

    “……”

    跟孟茴这种缺心眼的人说话太累,他们暂时没打算再从她这里再问出什么来,言渊看了一眼面前这么多具尸体。

    “死了这么多人,四周一点血迹都没有,应该是死后被人移尸到这里。”

    这段时间虽然下雪,大雪将地面覆盖,但雪跟雨不一样,不会轻易将血迹冲得这么干净,连四周的草丛都找不到一滴血迹。

    “这里是靳都城水源的源头,尸体在这里放了这么久,尸体继续腐烂下去,尸毒很快便会通过水源传播出去,到时候,老百姓喝了这里的水,轻则腹泻,重则很可能会没命。”

    言渊冷着脸开口,对方这一招可真是恶毒,一旦京城出现瘟疫,后果不堪设想,皇宫里的水也是用这玉龙山引下去,如果再迟一点发现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们先下去,让京兆尹那边带人过来处理这些尸体,再叫几个太医验一下这里的水质,看是否已经有毒。”

    言朔拧着眉开口,脸上是竭力压抑着的愤怒。

    几人下了山,回了庄园,京兆尹很快带了人过来,处理好了尸体。

    尸体被运走之后,京兆尹魏晋来了庄园见皇帝,“皇上,尸体已经运下山去,前段日子,已经陆陆续续有人来报案说是家人失踪了,微臣怀疑可能是这些人。”

    “回去立即确定死者的身份和死因,确定后立即报给朕。”

    “是。”

    魏晋走后,他们一行人也没心思继续泡温泉了,好在温泉的泉水跟山上的水源源头不是同一个,不然一想到自己在泡过尸体的水中泡了这么久,肯定浑身都不对劲。

    大年初二,原本是过年的好日子,朝中官员都休沐了,魏晋摊上这档子事,心里也很郁闷。

    连续两天,魏晋都待在衙门里处理认尸的事情,好在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两天后,尸体都被人认领回去了。

    仵作的验尸结果跟他们当时现场勘查的情况差不多,一刀致命,下手之人速度很快,定是高手所为。

    御书房——

    “皇上,微臣将受害人的身份做完比对之后,发现这些死者都是今届参加春闱的考生,有京城本地的富家公子,也有来自外地的一些考生,其中有两个是借宿在龙门书院的。”

    “都是这届春闱的考生?”

    “是。”

    得到魏晋回答的言朔,拧起了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难道跟皇叔说的春闱试题泄露的事情有关?是不是这些死者知道了什么所以被灭口了?

    言朔想到了抛尸现场找到的那枚死士金牌,孟茴说跟刺杀郑卿封的刺客是同一批人。

    郑卿封是戍守边疆的将领,手下有几十万的兵马,军中是允许豢养死士用来刺探情报和刺杀地方将领的,所以,郑卿封手下的死士也不会少,身手自然也不会弱。

    想杀郑卿封,成功的可能性不会大,可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舍得派出这么多死士要杀郑卿封?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跟刺杀郑卿封的幕后之人,一定是同一个。

    目的,自然是为了扰乱朝纲秩序,以便他趁虚而入。

    言朔首先想到的人,便是卫王卫韶,此人狼子野心,当年为了荣华富贵,主动归降皇祖父,如今为了更多的权势在背后搞鬼不是没可能。

    况且,卫韶暗中还跟神机堂的人勾结,此人是非除不可。

    可他手中有二十万大军,京中还有几万的兵马潜伏在暗中,想要除掉他并非易事。

    忽地,言朔的眸光,闪了一闪,如果死士是卫韶派出去的,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卫韶手上有二十万大军,郑卿封手上将近三十万,卫韶如果想万无一失的话,他必须要除掉郑卿封这个大威胁,所以他不惜派这么多死士去刺杀郑卿封了。

    至于这次在玉龙山发现的死者,很肯定真的跟春闱有关,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拿到考题的,可这其中定是有猫腻的。

    这件事的背后,最大可能操纵这件事的人就是卫韶或者是神机堂。

    言朔想得头疼,又想起云娇容那满不在乎的样子,更加头疼了。

    一转眼,已经初五了,回乡的官员们陆陆续续回京述职,初六就要正常点卯上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