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 607.聿王府新进的丫鬟
    第607章607.聿王府新进的丫鬟

    家家户户都开始正常工作,门店开始开门营业,新年之初,一片喜庆之貌。

    聿王府内,新进了一批粗使下人,这是各家各府每年的惯例,聿王府自然也不例外。

    王府招人的事情,向来是管家和管事妈妈负责,言绝也从不会过问这些事。

    上朝回来的时候,正好遇上那一批下人进府,他无心去管这些事,径直往琼华院走去,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就像是每天都有一个女孩在这里等着他回来。

    刚走了几步,一道身影掠过他的视线里,他的脚步,骤然一顿,朝那一批新进的下人看过去。

    人群中,那一道熟悉的背影,让他神色一震,骤然出声喝住了他们,“站住!”

    负责安排下人的管事以及那些新来的下人都被言绝这一声吼声给吓了一跳。

    管事见是言绝,赶忙招呼那些下人给言绝行礼,“快,快,给王爷下跪。”

    说着,率先在言绝面前跪了下来,“奴才参见王爷。”

    其他人听管事喊他王爷,皆手足无措地在言绝面前跪了下来,“拜见王爷。”

    言绝没理他们,径直走到那穿着粗布麻衣,脸上戴着面纱的女子面前,二话不说,伸手就要去扯那女子的面纱。

    女子被言绝的动作吓了一跳,跪着的双膝,往后一挪,头往边上一偏,害怕地连连给言绝磕头。

    没有被面纱罩着的双眼,透着凄苦和害怕,望着言绝,愣是没出声。

    那一眼,看得言绝心中一阵刺痛,却竭力压着心头的的激动,目光深深地望着她,“为什么不把面纱摘下来?”

    她没说话,只是连连对着言绝磕头,又不停摇头。

    管事妈妈见状,以为言绝是在气这女子没规矩,干嘛挪着膝盖,跪到言绝面前磕头请罪。

    “王爷息怒,王爷息怒,这丫头不会说话,脸上又有伤疤,老奴见她甚是可怜,便想招她来王府做点杂杂务,赏她口饭吃,没想到在此冲撞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管事妈妈心好,本以为招进一个粗使丫头也不会冲撞到王爷跟前去,没想到会正好被王爷撞见。

    那女子一言不发,只是无声地对言绝磕头,她每磕一次头,言绝的心里就莫名地疼一次。

    他看着她纤瘦的身影,想到那个自己日思夜想,午夜梦回便思念得痛不欲生的女子,下意识地低唤出声,“小天心。”

    那女子的身子,短暂地僵了半秒,并没有任何反应。

    管事妈妈听到言绝这一声低语,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身边那小丫头,这身段倒是跟天心公主有些像。

    王爷怕是真的想天心公主想魔怔了,这不会说话的又面容丑陋的小丫头,又怎么会是天心公主呢。

    “哑妹,你快给王爷请罪。”

    “哑妹”这个称呼,让言绝的心中,仿佛扎了一根刺,疼得厉害。

    被称为哑妹的女子又是对言绝一阵磕头,额头上,磕出了刺眼的血红,却不敢停下。

    “够了!”

    言绝低吼了一声,眼眶一红,转向一边,“不用再磕了。”

    管事妈妈还跪在言绝面前请罪,“王爷,都是老奴的错,老奴这就让她走吧。”

    “不用了!留下她吧。”

    言绝的目光,在哑妹的脸上扫了一眼,对众人道:“都起来吧。”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管事妈妈拉着哑妹,又给言绝磕了几个响头。

    言绝盯着哑妹的脸看了许久,随后,静静地收回了目光,挥了挥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都下去吧。”

    他转身离开,清瘦的背影,充斥着旁人无法感同身受的孤独和落寞,冉冉升起的太阳,拉长了他清瘦颀长的背影,看得让人心疼。

    哑妹跟着那一群下人随着管事妈妈离开,走了几步,她的视线,朝言绝离去的背影看了过去,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眶中悄悄滑落下来。

    卫王府——

    “王爷,那日您让属下去试探墨榕天,看样子,墨榕天对云太傅的那个女儿真的很重视,您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墨榕天那么恨云元博,又怎么会对他女儿手下留情,甚至不惜以命相护?

    手下见卫韶半眯着双眼没有出声,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出就了自己的想法:“王爷,您说,墨榕天会不会看上云娇容了?”

    卫韶没有回答,半晌却突然间摇了摇头,“不!本王倒是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王爷是说……”

    “云娇容很可能是前朝皇帝的女儿,本王记得,攻城当日,云元博从宫里抱出来一个婴儿,当时负责攻城的人是孟长雄,本王不知道云元博是怎么说通孟长雄,让他带走了那个婴儿,本王怀疑那个婴儿就是云娇容。”

    “要真是这样的话,倒也说的通,云娇容是前朝皇帝的女儿,被云元博带出宫抚养,云元博死后,墨榕天便想将云娇容带回神机堂。”

    卫韶突然间想到什么,蓦地轻笑出声,脸上带着几分讥诮,“皇帝对云娇容情有独钟,他们是打算借云娇容的手,杀了皇帝吧。”

    说着,卫韶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来,“倒是打得好主意,云娇容若是愿意对言朔下手,成功的可能性倒真不小。”

    “那王爷,我们……要不要推波助澜一把,让云娇容早点知道的自己的身世,她若是杀了皇帝,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

    卫韶一脸赞赏地看着对面的手下,点了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过,暂时先不着急,等春闱过了再说。”

    因为春闱有泄题的可能,为了以防万一,言渊提议让言绝任这次春闱的主考。

    但是言绝从未接触过这一类的工作,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从前负责这一类工作的人,基本上是翰林院的几个学士,可现在情况特殊,言绝也不方便询问他们,只是暗中找了大学士沈谦,请教了一些问题,也没有多问。

    尽管沈谦应该不会牵涉到春试作弊,但是为了让他避嫌,言绝也没多麻烦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