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608.云娇容的身世
    第608章608.云娇容的身世

    云娇容因为跟墨榕天相认了之后,心情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因为自己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亲人在,心里自然是高兴不已。

    开年了,距离春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那些全国各地还没进京的考生也陆陆续续来京城备考,整个靳都城,一瞬间仿佛进入了全城戒备的状态,每个人看上去都非常忙碌。

    书院的前院是教学用的,后院就给那些借宿的考生住。

    柳千寻在书院里的身份就是教书先生,云娇容只是偶尔过来代替柳千寻给学生们上课。

    这天,云娇容过来的时候,正好是下课时间,她兴匆匆地去后院找墨榕天。

    后院,柳千寻给墨榕天检查了一下肩上的伤口,肩上的伤已经痊愈了,只是留下一道极深的疤痕,乍看上去还有些可怕。

    “你觉得谁会来杀容儿?”

    云娇容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已故太傅之女,对任何人都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当初卫韶想杀云娇容,是担心自己的事被皇帝知道想要灭口,后来被墨榕天给阻止了。

    现如今,皇帝他们早就知道了卫韶暗中所做的那些勾当,现在只是没有明着撕破脸罢了,所以也没必要去杀云娇容。

    这也是柳千寻想了这么久都没想明白的地方。

    墨榕天将外衣套上,沉吟了片刻之后,道:“当初只有我们的人派去找过容儿,除此之外,应该不会有别人了,更别提是来杀她了。”

    原本,他们也觉得卫韶是最可疑的,可又觉得卫韶现在派人来杀云娇容灭口,根本没那个必要。

    况且,云娇容根本什么事都不知道,卫韶没必要多此一举。

    可除了卫韶之外,他又想不出别的可能了。

    云娇容刚走到院子门口,便听到墨榕天提到了她的名字,她的脚步,下意识地在门口收住,没有进去。

    哥哥说派人来找过她?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云娇容的眼底,染上了一丝疑惑。

    她没有离开,也没有进去,心里觉得这两人的对话,有些古怪。

    “容儿的真实身份只有我们才知道,况且,她一个小姑娘,对任何人都不会产生威胁,杀她的目的……”

    忽地,墨榕天顿了一顿,抬眼看向柳千寻,眼底灵光一闪:“难道是为了试探我?”

    “试探你?”

    柳千寻也诧异了一下,“你是说,卫韶在试探你?”

    卫韶?

    云娇容站在门口,眼中的茫然更甚了一些。

    哥哥和柳先生口中的卫韶,不会指的是卫王吧?

    他们怎么跟卫王扯上关系了?卫王要试探哥哥什么?

    难道他们墨家大仇人就是卫王?

    难怪哥哥说对方势力太大,他们现在没办法报仇。

    云娇容的手,紧紧地抓着裙摆,继续站在门口听着:“当日,我们的人杀了云元博,却让人将容儿骗走,卫韶就质问过我,为什么不杀了她,我也曾警告过他不准动容儿,想必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对容儿的身份开始起疑了。”

    咚——

    门外响起了木桶到底的声音,墨榕天的脸色,骤然一变,往院门外扫去,“谁!”

    他冲到门口,看到云娇容面色惨白地站在院门口,双唇颤抖,泪流满面地看着他,一步步往后退。

    “容儿!”

    墨榕天上前要抓住她,却被她快步给躲开了,“你别过来,你不是我哥哥,你别过来……”

    云娇容连连摇头,脸色越来越差,情绪正在一点一点地接近崩溃。

    忽地,柳千寻朝她悄悄扔出一块石子,打中了她的昏睡穴,云娇容眼前一烟,倒了下去。

    “容儿!”

    墨榕天上前接住了她,目光带着不满地看向柳千寻。

    “如果不打晕她,你想让她到处去喊你杀了云元博吗?”

    柳千寻声音往下一沉,冷着脸道,墨榕天神色一凛,抿着唇没再多言,将云娇容抱进了房间。

    云娇容很快就苏醒了,看到墨榕天的时候,情绪激动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容儿……”

    “你杀了我爹,你不是我哥哥,你走开!”

    云娇容的情绪有些失控,她身子踉跄地从床上跑下来,因为跑的胎记而摔在了地上。

    “你杀了我爹,你杀了我爹!”

    她艰难地挪动着步伐往外走,好几次都摔在了地上。

    难怪那一日他问她,如果她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杀了她的养父养母,她该怎么办?他问她,如果神机堂的少主是她唯一的亲人,她会不会杀了他?

    忽地,云娇容的大脑里,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大脑里盘旋,她猛然抬起看向朝她跑过来的墨榕天,墨榕天俯身将她扶起,他的双臂被她紧紧抓住,她痛苦地看着他,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悲痛。

    “你……你就是神机堂的少主,是不是?”

    墨榕天蹙紧了眉头,抿着薄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容儿……”

    “我猜对了,是不是?你就是神机堂的少主,你杀了我爹,你杀了我全家,你不是我哥哥,你故意接近我,是不是?你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你也想杀了我,是不是?”

    她情绪激动地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每一个都咄咄逼人,让墨榕天无法回答。

    从一开始,报仇的事情,他就没打算把容儿扯进来,可现在,她却在这样的意料之外的情况下,知道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全家,你说啊,为什么啊!”

    她用力摇晃着墨榕天的身子,情绪失控地几次都差点晕过去。

    “够了!”

    柳千寻一声呵斥,将云娇容的话给打断了,对着墨榕天,道:“把她带进屋去。”

    跟着,他将目光投向处在悲痛中的云娇容,道:“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师父,不要!”

    墨榕天请求地看着柳千寻,表情有些苦闷,眼神里透着淡淡的,身不由己的无力感,“你说过,不会把容儿掺和进来的。”

    “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就算她不想掺和也得掺和,你想让她跑回去告诉皇帝你的身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