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610.云太傅的遗物
    第610章610.云太傅的遗物

    云娇容在他怀里不停地摇头,无声地啜泣着。

    她怎么等当什么都不知道,柳先生说得对,她是墨家的女儿,她的出身就注定她背负着国仇家恨,背负着为国为家报仇的责任。

    “容儿,听话,这些都不是你的事,让哥哥去做就行了。”

    云娇容没有回答,她哭了好一会儿,才默默地从墨榕天的怀中退了出来,从龙门书院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皇宫,回到祥云殿,整个人都处在彷徨当中。

    难怪爹爹不让她跟皇帝在一起,难怪他要逼着她发那样的毒誓也不让他跟言朔在一起,原来是这样。

    她是前朝皇帝的女儿,言朔是她的仇人,他们之间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云娇容愣愣地坐在椅子上,感觉浑身发冷。

    不过就是朝夕之间,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的眼眶红红的,眼底蓄着泪,想起柳千寻跟她说的事,她心理更加难以接受。

    “爹爹,我的父亲真的是死在您的手中吗?”

    云娇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从小,爹爹就疼爱她,那种疼爱并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

    他给皇帝授课,明知道不合理法,他还是求得先皇,让她进宫一起给她授课,种种的种种,又怎么能让她轻易忘记,轻易去否定的。

    她越想心里就越乱,唯一清楚的地方,怕就是她明明白白地清楚,她跟言朔今生是没有可能了。

    她躲在房间里躲了好一会儿,宫女在门外敲响了房门:“小姐,皇上来了,在厅内等您。”

    听到言朔来了,云娇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一些,她目光无神地看着放门口一言不发,等到宫女又唤了她一声,云娇容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她带着满脸的倦意走到前厅,言朔正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端着茶杯,指腹轻轻地摩擦着杯沿,若有所思。

    云娇容的脚步,顿了一顿,言朔的目光正好在这个时候朝她投来,她的心中一阵刺痛。

    “皇上。”

    她在言朔面前微微屈膝行了个礼,抬眼看言朔的时候,他正好也在看她,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异样。

    自从上次言朔答应她立后之后,两人几次见面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而现在,云娇容再见到他,心中已是百转千回,完全不知道现在自己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言绝。

    言绝静静地看着她,她清丽的脸上划过一丝让他迷惑的苦涩,言朔的心中,蓦地一紧,张了张嘴,想要问她怎么了,可又怕自己过分担心的情感又会给她带来更多的压力。

    他抿了抿唇,端着茶杯轻轻饮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到一边,他用极为平静的语气,道:“朕来……是给你送这个的。”

    他将放在手边一个紫檀木的盒子递给云娇容,“今天工部的人在修缮太傅府花园的时候,从枯井里发现这个,就送到朕这里来了。”

    云娇容认得这个,小的时候云太傅曾经跟她说过,这个盒子里装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等她长大了,有机会的话,再拿出来看。

    大秘密……

    云娇容的心,咯噔了一下,视线猛然看向皇帝,见皇帝脸色并无异样,只是开口道:“这个盒子也许是云太傅留给你的,你放心,朕没打开过。”

    云娇容的眼眶红了红,上前将紫檀木盒接过,“多谢皇上,这是我小时候跟爹爹玩秘密游戏的时候的一个盒子,我跟爹爹的小秘密都藏在这里面。”

    “哦?容儿有什么小秘密?”

    言朔原本只是顺口一问,却见云娇容脸色猛然一变,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

    皇帝虽然注意到她突变的脸色,但是倾注在她身上的那份感情,让他从不曾去怀疑过云娇容什么,只是神色平淡地移开视线,道:“这东西你收着吧,朕先走了。”

    云娇容没打算留皇帝,这个时候,她根本连面对皇帝的勇气都没有。

    “恭送皇上!”

    言朔走到门口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在心里苦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离开了。

    云娇容忍着眼底的酸涩,抱着那个紫檀木盒,回到房间。

    盒子上了锁,这个盒子是用机关远离设计的,虽然上了锁,但是不需要钥匙,只要按照顺序解开机关就行了。

    这个机关有些难,一般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开,所以这个盒子照目前来看,应该是被人打开过。

    云娇容照着记忆中云元博教她的方法,将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放的东西不多,一个做工精致的银锁,一封信,还有一本随记,上面写着《大墨随记》,云娇容想到今天柳千寻给她看过的那本随记。

    她将随记打开,第一页也是有关她身上的那个胎记的记载。

    上面写的跟柳千寻给她的那本一模一样,这个时候,就算她怀疑柳千寻的那本书,也不可能在怀疑这本由她爹爹亲自放在里面的这本随记。

    她是大墨王朝的公主无疑,云娇容并没有因为自己这个“高贵”的身份而有多高兴,而是这个身份,彻底断绝了她跟言朔之间的一切。

    她又拿起那封信,上面熟悉的字体她自然不会忘,这是爹爹云元博的字,这自己中,透着磅礴和坚忍,以字识人,她不相信能写出这样字的一个老人,会为了活命而卖主求荣,亲手杀了她的父亲。

    她将那封信打开,信是云元博写给她的——

    这封信很长很长,足足有两页,其中写了她的父母亲是怎么死的。

    她的母亲是末代皇帝的皇后,孟长雄的军闯入宫门之时,杀了不少宫女下人,甚至连皇后宫的宫女都不放过。

    他们甚至想要轻薄皇后,皇后不堪其辱,在寝宫内悬梁自尽而亡,那些士兵心中不忿,甚至还将对皇后的尸体进行侮辱,鞭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