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611.如此真相
    第611章611.如此真相

    她的父亲亲眼见了那一幕,痛不欲生却自知已经穷途陌路,就将还在襁褓里的她,交给了云太傅,让云太傅假装归降孟长雄。

    他将剑放到云元博的手中,在云元博不知所措的时候,抓着他的手,刺进了自己的胸口,当时,当朝国师柳千寻亲眼所见。

    这也正好帮了他在孟长雄面前做了个人证,柳千寻追杀她的时候,云元博抱着她从大殿内逃出来,正好遇上了孟长雄。

    孟长雄果真被他说动,放过了他们二人。

    当时,东楚的皇帝是言朔的父亲言信,言信爱惜他有治国之才,便亲自登门请他当了当时还是太子的言朔的老师,成了太子太傅。

    云元博就是在这样战战兢兢当中,将她抚养长大。

    云娇容看到最后,已经泪流满面,双手拿着那封已经泛黄的信纸,浑身发抖,泣不成声。

    她就知道爹爹是不会杀她父亲的,爹爹为了她,一直忍辱负重,给仇人当老师,那个时候,还有谁会比那样一个老人更加凄苦。

    她回想着信中,孟家军攻城的一幕幕,害死她的双亲,侮辱她的母亲,就连她母亲死了都不放过……

    那场面,光是她回想起来,都觉得浑身发冷。

    言家是她的仇人,国仇,家恨,她面对言朔的时候,真的能当做什么都发生过吗?

    她真的能心安理得地住在皇宫里吗?

    那一晚上,她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着,心里一阵一阵发冷。

    第二天一早,言朔下了朝,刚叫了几个大臣准备去御书房议政,便见内侍悄声来到他身边,低声耳语了一句。

    言朔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对几个内阁大臣道:“几位爱卿稍等,朕马上回来。”

    说完,便立即从御书房里离开了。

    承德宫前,云娇容直挺挺地跪在承德宫门口,言朔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跪在那里,神情严肃。

    他疾步走进,将她从地上拉起,“容儿你这是做什么?”

    他的言语间,多了几分怒意。

    云娇容神色平静,尽管在听到他唤她容儿的时候,其实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言朔拉她起来的瞬间,云娇容跪着没有起身,只是将言朔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拉开了。

    “容儿,你到底要求朕做什么,朕都答应你,你先起来,不要跪着了。”

    言朔心中有些无奈也有些生气,她跟他总是这样见外。

    云娇容这才抬起眼睛看她,眼底闪烁着光芒,“皇上君无戏言,真的什么都能答应我吗?”

    言朔捏了捏眉心,也不知道云娇容到底要求他什么,可他何曾拒绝过她的请求,她又何必这样跪在他面前咄咄逼人。

    “是,朕什么都答应你。”

    “我想搬出皇宫住到龙门书院去。”

    云娇容的要求,让言朔的脸色,骤然一变,“什么?你要搬出皇宫?这个朕不能答应!”

    “皇上刚刚还说君无戏言,什么都答应我的。”

    云娇容神色往下一凛,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顿时冷了下来。

    “你……”

    言朔的脸色有些难看,又有些无可奈何,“你非要这样逼朕吗?你明知道外面危险,朕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

    云娇容不想跟他辩解,重重地在言朔面前磕了个响头,“我主意已定,皇上如果不让我出去,我只有死在宫里,请皇上成全。”

    此时此刻,言朔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看着云娇容一言不发,脸色烟得可怕。

    他想起住在龙门书院的墨榕天,心里已经了然。

    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容儿有一天会为了一个男人这般坚定,他是不是该成全她,成全他们两个。

    他以为,自己一心一意爱着她,总有一天会打动她,她想要做什么,他都依着她的意思,如今,她去了龙门书院,却爱上了别的男人。

    “因为墨榕天?”

    他沉着嗓音问道,云娇容心中一紧,猛然抬起头来看他,眼底满是震惊,她害怕言朔已经猜到了什么。

    而她这样大的反应,即使还没有回答,言朔也已经知道答案了。

    他涩然一笑,挥了挥手袖,“也罢,你想去就去吧,不过容儿,墨榕天若是没办法保护好你,朕必拿他是问。”

    云娇容看着言朔脸上冷然的表情,看着眼底竭力隐忍的怒火可始终处处为她着想的深情,她心中仿佛被千刀万剐了无数次。

    “多谢皇上!”

    她跪地对着言朔又是一拜,跟着,转身从承德宫离开了。

    言朔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渐行渐远,走得决绝,始终没有回头在看他一眼,言朔心中有些微苦,淡淡地将视线从云娇容的背影上收回,提步去了御书房。

    云娇容是孤身一人去了龙门书院的,身边一个下人都没带,只是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还有皇帝昨天交给她的那个紫檀木盒子。

    墨榕天看到她手上拿着的那个包袱,心下一凛,一丝不安从他心头掠过。

    “容儿,你这是做什么?”

    他指着云娇容手中的包袱,表情严肃道。

    云娇容深吸了一口气,忍下眼中的酸涩,道:“我离开皇宫了,从此以后,跟言朔之间就恩断义绝了。”

    云娇容说得轻松,墨榕天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云娇容眼中的苦涩,看得他心疼。

    如果他没有让她知道真相,或许她还能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就算哪一天他事败了,容儿还有皇帝照顾她。

    有皇帝照顾着,就算他死了也安心了。

    可如今,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如果他能成功推翻言家也就罢了,可如果他失败了,迎接容儿的同样是死亡,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哥哥,这是我爹爹留给我的东西,里面交代了一些我的身世,昨天工部的人从太傅府的枯井那边发现的,交给了言朔,言朔拿过来给我的。”

    墨榕天一听,猛然抬眼看她,“言朔交给你的?”

    云娇容知道墨榕天担心什么,赶忙解释道:“哥哥放心吧,言朔没打开过,对我的私人东西,他是不会随便乱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