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612.只是她的责任
    第612章612.只是她的责任

    提起言朔的时候,云娇容的心便扎着疼,一阵一阵的,专门往心口上扎。

    墨榕天听的出来,她语气中还是有些下意识地维护言朔,他不动声色地蹙了一下眉,却什么都没说,将那个盒子接了过来。

    盒子是关着的,墨榕天没办法打开,云娇容神色平静的伸出手,帮墨榕天将盒子打开了,将里面拿着的信交给墨榕天。

    墨榕天缓缓打开看了一眼,脸上满是讶然之色,错愕地抬起目光看向云娇容,半晌没有开口。

    云娇容涩然一笑,脸上的表情却比起昨天轻松了许多,“我就说,爹爹是不会出卖父皇,不会杀了父皇的,可你们……你们却用那么残忍的方式杀了他。

    “容儿……”

    墨榕天张了张嘴,没出声,因为他没办法为自己辩解做过的那些事。

    卫韶抓着云元博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小时候的记忆,国师抱着他从母后的寝宫里离开,去找父皇的时候,云元博拿着剑刺在父皇的心口上。

    那时候的她,虽然才五岁,可那触目惊心的场面,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所以,卫韶说要去处置云元博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尽管他不知道卫韶会怎么处置他,可他能想象得到卫韶的手段会有多残忍,可他默认了。

    现在看着这封信,他甚至连看着云娇容的勇气都没有。

    他不会怀疑云元博这心中内容作假,这封信的语气,明显是云元博打算自己死了后才让容儿知道真相,一个生前都不在乎被人误会成卖主求荣的老人,没必要在死后去为自己辩解。

    “对不起,容儿……”

    云娇容只是满脸疲惫地摇了摇头,“不怪你,哥哥,任何人见到那场面都会误会,我只是可怜爹爹,为了护住我,毁了自己一生的青名,还死得那么惨。”

    她的声音,哽咽了,双眼蓄满了泪,无声地啜泣了起来。

    “别哭了,容儿,都是哥哥不好,报仇的事,你别管了,以后让哥哥保护你。”

    现在的墨家,只有他跟容儿两个人了,他不能让容儿再出什么事,所有的责任,所有的罪孽,都让他一个人来承担吧。

    忽地,墨榕天想到了什么,推开怀中的云娇容,神色紧张道:“容儿,你突然提出要离开皇宫,言朔不会怀疑你吗?”

    云娇容的眼眶红红的,听墨榕天这么问,只是给了他一个安心却十分疲惫的笑容:“我以前就不想住在皇宫里,求了他几次他没答应,这一次,我跪在承德宫外求了很久,他才同意,他不会怀疑我的。”

    云娇容这样说,墨榕天才安心了下来,点点头,道:“你先在这里呆两天,我派人送你去去神机堂的总堂,留在这里太危险了,去了那边,自然会有人照顾好你。”

    云娇容抬眼看向墨榕天,面色一凛,“那你呢,不走吗?”

    墨榕天的脸上,笼罩着几分复杂,“我留在这里还有一些事要做,等做完了我就回去,你先听话回神机堂总堂去,哥哥派心腹之人护送你回去,你不会有危险的。”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里。”

    云娇容一口拒绝了墨榕天的提议,抢在墨榕天开口之前,说道:“我跟言朔说我要住在龙门书院,如果我突然间离开了,他肯定会知道,也一定会查到你们头上来,要么你跟我一起走,要么我留下。”

    “容儿……”

    “你们不是想要报仇吗?言朔不蠢,他的两个叔叔也不蠢,如果我突然间不见了,他们真的什么都不怀疑吗?”

    墨榕天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一时间又想不出该怎么反驳。

    “公主说的对,她现在不能走,只要她一走,言朔一定会查到殿下你的头上。”

    柳千寻的声音,突然间插了进来,不知何时,他已经出现在院子里了。

    兄妹二人将视线投向他,他正缓步朝他们走来。

    云娇容面容平静,好似整整一夜,她就把什么都想明白了,既然注定跟言朔走不到头,注定了他们是死对头,那就对头到底吧。

    “哥哥和国师打算怎么做,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云娇容看着墨榕天,又看了一眼柳千寻,神色十分平静地问道。

    越是这样平静,墨榕天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容儿!”

    他厉声喝止道:“哥哥说了,报仇的事,哥哥一个人来承担,你什么都不准做,听到没有!”

    血浓于水,他大概能猜到云娇容要做什么。

    云娇容涩然一笑,眼底早已经没有了光彩,“我既然是墨家的子孙,我生下来同样有这份责任,我的责任跟哥哥一样,不想哥哥替我一个人承担。”

    说着,她没看墨榕天,只是转而看向柳千寻,勉强扯了一下嘴角,道:“国师您说呢?”

    柳千寻皱了一下眉,却没墨榕填顾忌得那么多,他满脑子都是光复大墨王朝,至于用什么方法,他并不在乎。

    “那是自然,公主殿下身为墨家的子孙,自然也要出一份力。”

    “国师!”

    墨榕天厉声喝道,他一直把柳千寻尊为师父,几乎没在他面前摆过任何主子的架子,可说到底,他是皇子,他是大臣,身份还是摆在那里的。

    那个年代的教育,君臣地位还是非常清楚明了的。

    “我说过,这些事不要把容儿扯进来,你是不打算听我的话了是吗?”

    柳千寻第一次见墨榕天这般对自己说话,脸上有些失望,可还是低头请罪,“臣知罪。”

    云娇容不想墨榕天因为她跟柳千寻起什么嫌隙,便赶忙出声道:“哥哥,你别怪国师,就算你跟国师都不同意,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只是现在,我手无缚鸡之力,就算要报仇,能怎么报呢。”

    她看着墨榕天,自嘲地笑了笑,继续道:“只是,你们哪天若是需要我帮忙,直接跟我说便是。”

    云娇容知道墨榕天暂时不会答应她掺和报仇这事儿,所以,她没有把话说得太坚定,只要墨榕天相信,自己不找她,她就不会轻举妄动,那他自然也就放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