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613.真的是你
    第613章613.真的是你

    “好,哥哥答应你,有需要的话,一定会找你。”

    墨榕天闻言,随口敷衍了她几句便了事了,但是一旁的柳千寻却清楚,云娇容这个看上去弱质纤纤的女子,骨子里却有一股子旁人无法改变的坚决。

    只要她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一定会一往无前。

    所以,墨榕天不让他逼云娇容,他就听话地不去逼她,云娇容自己心里也已经有了计较。

    春闱的试题是在靠前一个月确定下来的,这几日,言绝因为担任这届春闱的主考官,几乎每天都待在翰林苑,忙到很晚才会回王府。

    “王爷,您回来了。”

    “嗯。”

    言绝捏了捏发胀的眉心,往琼华院走去,去琼华院的路上,他又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侧目看向身边跟着的管家,道:“上次那个蒙着面的丫头,你们安排她做什么差事?”

    管家一愣,下一秒便明白王爷指的是几天前进府的那一批下人当中那个不会说话,面相丑陋被王爷撞见的姑娘。

    当时,他看那姑娘的时候,也是觉得背影跟天心公主有些像,王爷会注意到她很正常。

    只是,像归像,人家毕竟不是天心公主,他不想让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勾起王爷的伤心事,所以从不在王爷面前提起她,况且,本身就是一个供使唤的粗使丫头,也确实没必要在王爷面前提及。

    倒是没想到王爷竟然才过了几天,又想起她来了。

    “回王爷,她什么都做,只要别人没空需要帮忙的事,她都做。”

    莫名的,言绝听着心里有些不悦,声音也跟着往下一沉,“这不是欺负人家吗?王府里的下人分工不明确吗?”

    他是知道王府里就算是下人之间也会拉帮结派,有些仗着自己是王府里的老人了,就会欺负新人,什么有空没空,无非就是偷懒找借口罢了,正好有个丫头过来好让他们欺负。

    管家听出了言绝口气中的怒意,想着王爷八成又是想到天心公主,所以对那个丫头爱屋及乌了。

    “王爷恕罪,老奴明天就吩咐管事那边,给她重新安排个差事。”

    言绝见管家脸上那有些惊慌的神色,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太大了,眼神有些恍然。

    他知道那是因为他第一次的时候,把她当成了柳天心,以至于她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会让他心痛。

    可哑妹是哑妹,柳天心是柳天心,他再想念她,也不能让另外一个女孩子去代替她。

    可是一想到哑妹要受下人欺负,他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发火,生气,想要为她出头。

    言绝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便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突然间,一串熟悉的音律,传入他的耳中,他的脚步,骤然一顿,神色变得有些激动。

    他突然间转过身来,一把抓住了跟在他身后的管家,声音带着焦急和不可思议的颤抖,开口道:“你听到什么没有?”

    管家被言绝这突如其来的大动作给吓了一跳,迷惑地看着言绝,摇了摇头,“没,没啊,老奴什么都没听到。”

    言绝不理他,只是闭上眼睛细细聆听,越听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抑制不住的狂喜和激动,“怎么会没听到,有人在吹曲子。”

    管家一脸的无辜,他看着言绝,觉得王爷不仅仅眼花,还可能幻听了。

    这大晚上静悄悄的,哪有什么人在吹曲子。

    言绝看出了管家心中的嘀咕,不想理他,直接松开他,快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言绝循着声音越走越快,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这曲子的声音非常低,如果不是因为大晚上,加上言绝是练武之人,天生耳力好,他也未必能听到这声音。

    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言绝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越近了,他心中就越是害怕了,他害怕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测到头来又是空想。

    声音是从王府后院的柴房传出来的,到门口的时候,那声音已经停了。

    也加快了脚步跨进门去,见那个蒙着面的女子,正从院子里的石阶上站起,拿着斧子准备去砍柴。

    抬眼的瞬间,正好看到言绝从外面进来,吓了一跳,手中的斧头应声落地,正好砸在她的脚趾上,疼得她双眼瞬间染上了泪水。

    她赶忙蹲下,一边揉着自己的脚趾,一边下跪给言绝请罪。

    好在斧头落地的时候,是斧柄砸到她的脚趾头,不然的话,她这几根脚趾怕是要没了。

    言绝也看到了这一幕,只是没想到刚才那曲子是她吹出来,那一瞬间,他心中的狂喜和激动根本就抑制不住。

    快速上前便将哑妹从地上拽起,直接拽进了自己的怀里,“小天心,真的是你。”

    怀里的人,身子明显僵了一下,好半晌都没有反应,直到脖劲处,感受到了一丝温热,她才陡然回过神来,那一滴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脖颈,缓缓往下落。

    哑妹吓坏了,赶忙从言绝的怀中挣脱着退了出来,在言绝面前下跪磕头请罪,双手比划着,不知道在说什么。

    言绝一愣,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反应太大了,看着哑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他心中又是那一阵熟悉的刺痛,脚步赶忙往后退了一步。

    怕自己会吓坏她似的,赶忙安抚道:“你别怕,刚才……刚才是本王太着急了。”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就是刚才抱着她的那一刻,她熟悉的气息让他激动地差点窒息。

    现在看着哑妹,他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哑妹停下胡乱比划的动作,可依然跪在地上,那双清明的眸子,怔怔地看着他。

    言绝心头一软,有那一瞬间,他非常确信眼前之人就是他的小天心。

    可是,他不敢上前去确认,不敢让她把面纱摘下,越是接近她,他就越是害怕,害怕自己搞错了。

    那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的感觉,此时将他周身都笼罩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