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614.你瞒不了我
    第614章614.你瞒不了我

    “你先起来,我不碰你。”

    他的声音,非常温柔,怕哑妹不相信似的,他往后退了一大步,静静地跟她对望。

    哑妹缓缓地从地上站起,却没看言绝,只是眼鼻观心地站着一言不发,或是在等着言绝说话。

    毕竟,在王爷面前,她一个下人是没有说话的资格的。

    “刚才那曲子,是你吹的?”

    言绝的声音,让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朝她望去,她想起刚才砍柴砍累了的时候,坐在边上休息时,拿起叶子吹曲的事。

    当时,她只是坐着没事干,顺手摘了一片叶子吹着,怕吵醒别人,她吹的声音很低,这里又是后院的柴房,距离前院有很长一段距离,她以为不会有人听到。

    没想到……

    她忐忑地看着言渊,点了点头。

    “这曲子谁教你的?”

    他继续问,哑妹的心头,紧了紧,被面纱遮住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她看着言绝,言绝也在看她,那双深邃的眸子,带着深沉的探究。

    面纱下,哑妹抿着唇,犹豫了半晌,用手比划着什么,但是言绝看不懂,他想起她不会说话。

    莫名的,他的心,狠狠一痛,喉咙发紧,像是被伤到了一般,也说不出话来了。

    等哑妹比划完,言绝也看不懂她在说什么,他想了想,问她:“识字吗?”

    哑妹放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掌心里,因为紧张而湿漉漉的,她摇摇头,垂下眼帘。

    言绝静静地看着她,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气势,压得哑妹喘不过气来,她有些放肆地往后退了两步,跟言绝拉开了距离。

    可还没有站定,却被言绝给重新拽了回来,“把面纱摘下来。”

    哑妹被言绝的要求吓了一跳,用力摇了摇头,眼神慌乱地看着言绝,眼底满是不满。

    她再一次用手不断地比划着,言绝没心思去理解,只是抓着她纤细的手臂,厉声道:“我让你把面纱摘下来。”

    哑妹的眼底,蓄起了泪光,不停地摇头再摇头。

    正在这个时候,院子门口,传来管事妈妈刘妈妈的声音,“王爷!”

    刘妈妈赶忙上前,“老奴参见王爷,是不是哑妹又哪里冲撞王爷您了?”

    刘妈妈知道王府里一些偷懒败坏的人在欺负哑妹,一些粗重的活也让她干,她训斥了那些下人之后,哑妹却并不计较,还是帮忙把砍柴的事揽过来了。

    刘妈妈半夜起来,本想去看看哑妹,却听到后院柴房这边传来的动静,赶忙跑过来,却发现言绝出现在之类,顿时惊了不小。

    言绝没理会刘妈妈,只是凌厉地看着哑妹,重复道:“把面纱摘下来!”

    哑妹没理他,只是跟着刘妈妈不停地比划着,刘妈妈连声点头,视线对上言绝凌厉的目光时,却欲言又止。

    言绝见她们俩刚才的互动,便问刘妈妈:“你看得懂她在说什么?”

    “是……是,老奴的侄女也是个哑巴,所以老奴看得懂手语。”

    言绝的目光,转向神色慌乱的哑妹,眸光一凝,“她在说什么?”

    “她说,她天生相貌丑陋,小时候因为这相貌,吓坏了邻居家的孩子,所以从小到大一直戴着面纱,不敢摘下来,怕冲撞了王爷您,惹王爷您生气。”

    言绝听着刘妈妈的解释,面上的冷意并未消减,只是继续用不容置否的目光,看着柳天心,道:“本王什么没见过,摘下来!”

    他厉声道,将哑妹跟刘妈妈都吓了一跳。

    刘妈妈为难地看着哑妹,也不知道王爷为什么非要让人家摘下面纱,这不是接人伤疤,让人难堪么。

    王爷平时多好的脾气呀,对下人都是有说有笑的,怎么今晚就这样刁难一个可怜的小姑娘呢。

    可人家是王爷,刘妈妈心里虽然有疑惑,也不敢当面质问言绝,只好对哑妹道:“要不,你摘下来吧,王爷不会怪罪你的。”

    哑妹还是摇头,目光坚定地对上言绝的不容置否的目光,那双眼神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甚至因为言绝这样的逼迫,眼底升起了几分怒意。

    她对着言绝又比划了什么,动作比刚才幅度要大了一些,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刘妈妈见她这动作,吓得脸色一白,赶忙阻止她继续比划下去,却被言绝给阻止了,“她说什么?”

    “她……她……”

    “说!”

    言绝声音一沉,眼底升起了一丝薄怒。

    “她……她说王爷这般强人所难,实……实在过分,她只是王府的下人,并没有卖身给王府,所以……她说,若是王爷实在看他不顺眼,她走就是了。”

    刘妈妈说完这话,吓得脸都白了。

    她虽然知道王爷好说话,但是不代表王爷好糊弄,就算她随便编一些话来搪塞王爷,也骗不了王爷,所以不如如实交代,王爷心善,也许不会跟她计较。

    言绝听了,目光似笑非笑地看着哑妹那倔强的眼神,跟记忆中那个女孩的双眼,一点一点地重合。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她不服气地回视着他,显然是真的被他刚才的举动给惹怒了。

    他对刘妈妈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刘妈妈不放心,悄悄看了哑妹一眼,也不敢忤逆言绝的意思,转身退了出去。

    他俯下身凑到哑妹耳边,见她本能地要躲开,他也不生气,他现在心情好得很。

    “小天心,我知道是你,你瞒不了我。”

    哑妹的身子,僵了一下,脸上的慌乱,被面纱遮住,却着不住她眼中的闪躲和回避。

    “你放心,我不但不会把你赶出府,我还要留你在身边伺候。”

    他看着她,眼底似笑非笑,说完这话之后,他没等哑妹开口,便转身离去了。

    没有人看到他离开时,脚下的步伐带着逃跑,身子在剧烈发抖着,即使他在哑妹面前装得多么镇定都好,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激动兴奋的同事,心中那深深的恐惧和不安。

    他越是确定他是小天心,就越小心翼翼,他口口声声让她把面纱摘下,可临了,他也不敢真的让她摘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