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615.贴身伺候
    第615章615.贴身伺候

    不摘下的时候,至少他心中还有个念想,让他随时觉得小天心就在身边,可一旦摘下了,如果面纱后的那张脸并不是小天心,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他就这样,带着患得患失,彷徨失措的心情,从后院走了,不,是逃了。

    言绝走了之后,哑妹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终于情绪崩溃地哭了出来,但是,即使她哭得再痛苦,她也没办法发出声音来。

    面纱,缓缓被她扯下,一张丑陋的脸,右脸上,一大片烧伤的痕迹,结痂已经脱落,留下鲜红色的伤疤,看得令人作呕。

    她轻轻抬起,抚上右边的脸颊,自从从火海中逃出去之后,她再也不敢照镜子了,这张丑陋的脸,连她自己都不敢看,她还敢给谁看?

    没错,言绝说得对,她是柳天心,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柳天心。

    当日,她随西擎的人回到西擎,她那个父亲,怪她坏了他的好事,整整赏了她三百鞭,三百鞭……

    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命大,三百鞭下,她还能活下来,躺在自己的寝宫内,她已经动弹不得,生死难料。

    她以为就这样了,等到言绝来下聘,柳城鹤再怎么不愿意,也不敢驳了言绝的提亲,等她离开西擎,她就跟柳城鹤彻底没关系了。

    结果……

    她还是没有把柳城鹤的那种坏,想得太彻底,那个禽兽的良心根本就是能把野兽给吃了。

    她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可以狠心到三百鞭还不够,还要派人烧死她。

    她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他派来的人,点燃了她的房间,看着火势一点一点加大,她想逃,逃不了,浑身动弹不得。

    最后,她忍着背上撕裂的疼,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才挪到那个机关口,按下按钮,从密道里逃出去。

    如果没有那条密道,她可能就葬身在那里的。

    她从密道逃出去,半路被一个赤脚大夫所救,尽管这条命被捡回来了,可她背上,脸上被火烧伤的地方,永远好不了了。

    还有她的嗓子,在那一次大火中,被烟给熏伤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她费尽心力来到东楚,只能躲在暗中悄悄看着他,看着他因为她的死黯然神伤,她却不敢出来见他。

    她不想顶着一张丑陋到吓人的脸,和一副永远发不出来的嗓子,在他面前,只能用手比划着,就像刚才那样,不管她怎么努力地比划,他也不懂她在说什么。

    他或许一时间忘不了从前的感情,他不会嫌弃她,可是以后呢,还有一辈子,他一个光风霁月的潇洒公主,尊贵亲王,能让自己的妻子是个丑八怪,还是个哑巴吗?

    与其让他以后嫌弃自己,再狼狈地被他赶出王府,不如以一个下人的身份,静静地守在他身边,看着他娶一个配得上他的女子,生儿育女,白头偕老。

    可是,光是想到那一刻,她的心都仿佛被碾压成了碎片,痛不欲生。

    眼泪,无声地往下落,浸湿了被她扯落在地上的面纱。

    言绝几乎是逃回到主院的,他怕自己再待在那里的话,一定会控制不住要揭开她的面纱。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的时候,双手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他给自己惯了好几杯水,才慢慢冷静下来,“她是小天心,她是小天心……”

    他闭上眼,不停地在重复这句话,就像是在催眠自己,同时也让自己坚定这个猜测。

    下一秒,他的脸又冷了下来,眼底突然间像是淬了一层冰,凝聚了周身全部的寒意,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那场火,是不是让她伤了嗓子,毁了脸,所以才……

    他想起那双充满哀戚和卑微的眼神,那无声的啜泣,他想象着她在心里嘶哑地求着他不要摘下她的面纱,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的无助,言绝的喉间发涩,眼眶骤然一红,喉咙间,就像是卡住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又胀又疼。

    第二天,王府里就传出消息,王爷指明要哑妹贴身伺候,除了王爷的事之外,不准她经手任何人交代她的事,如有人嫌自己的手上工作太多太累,可以随时离开王府,王府绝不会强留一个下人在府中。

    因为这事王爷亲自下的命令,众人震惊的同时,纷纷都害怕起来。

    他们欺负哑妹是新来的,又不会说话,平时没少为难她,占她便宜,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都让哑妹去做。

    可王爷那话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已经知道这件事并打算给哑妹撑腰来了。

    很多人都开始忐忑不安,生怕被王爷点名赶出府。

    而害怕的同时,自然也有人嫉妒哑妹。

    一个面相丑陋的哑巴,是怎么得到王爷的青眼,让王爷点名让她贴身伺候。

    大家都知道,王爷未娶王妃,身边也没个通房丫头,甚至连贴身伺候的丫头都不要,一些稍有姿色的丫鬟,没找机会想要吸引王爷的注意好爬上王爷的床,被管家或管事妈妈发现意图之后,都被警告了,甚至有些直接被发卖了。

    可哑妹竟然能让王爷亲自点名要她伺候。

    说不嫉妒不眼红,那是不可能的,尽管这个时候的哑妹,比起她们来说,可是可怜多了。

    可她再可怜,谁让她能有机会待在王爷身边呢,那样一个光风霁月的男子,谁不想待在他身边伺候,哪怕只是一个通房丫头,她们也愿意干,可是,这样一个机会竟然给了一个丑陋的哑巴。

    当柳天心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不意外,昨天言绝离开时那坚决的眼神,已经让她明白言绝不是开玩笑。

    他那个人,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样子,可是,真做起事来,绝对说一不二,只不过他把他的果决和狠厉隐藏在了一副玩世不恭的皮囊之下,看上去好像很好接近,可事实上并不好说话,他已经决定的事,是没办法更改的。

    所以,柳天心知道,她现在要么就去言绝身边伺候,要么就离开聿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