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616.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第616章616.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她好不容易才回到言绝身边,让她离开聿王府,她又不甘心,况且,能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就够了,她不指望还能嫁给他,当他的聿王妃,甚至连聿王侧妃她都没想过。

    没有抱过希望,自然也就没有后来的失望了。

    所以,柳天心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排斥,只是默默地接受了。

    跟她一同进府的下人跟她住在一个院子里,平时因为她沉默寡言,又长相丑陋,平时没少欺负她,占她便宜,听说她被王爷钦点过去贴身伺候,心里嫉妒得不行。

    柳天心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两个粗使丫头在院子里聊天。

    “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想到,找个贴身伺候的怎么找个又丑又哑的,王爷的眼光可真独特。”

    柳天心的脚步,顿了一顿,视线下意识地朝她们看过去,正对着她的那个丫鬟看到她出来了,脸上毫不掩饰的讥诮之色,对这一开始吐槽言绝的那个丫鬟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王爷心善,看她又哑又丑,自然对她有些同情嘛,早知道这样能有机会贴身伺候王爷,我也要把自己弄得又丑又哑。”

    要换成柳天心从前那脾气,她现在就已经上去撕烂这个丫鬟的嘴了,可现在不同了,一方面,她们说的是事实,另一方面,她不想因为这些事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让言绝知道不好。

    她现在只想安静待在他身边罢了。

    这样想着,她无视了她们言语间的刻薄,准备往外走,却听一声呵斥从院门口响起:“大胆!”

    柳天心的脚步顿了一顿,抬眼朝院门口看去,见刘妈妈和管家一并从院子外进来,面色冷厉地看向那两个嚼舌根的丫鬟。

    接收到管家和刘妈妈的目光,那两个丫鬟吓得顿时脸色一白,还没等他们说话,那两人已经双腿一软,顺势跪了下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王爷也是你们这样身份的人可以编排的?如果嫌王府里的活计还不够让你们打发时间的话,赶紧走人,王府不养你们这样的闲人。”

    刘妈妈平时看上去和和气气的,但是毕竟是王府里做了十来年的老人了,气势摆出来的时候,还颇有几分架势,吓得那两个丫鬟连连磕头请罪。

    “奴婢知错了。”

    刘妈妈一向不太会为难下人,这会儿看向赵管家,道:“赵总管,您看……”

    赵总管的目光,朝柳天心看了过去,虽然他不知道面前这个哑妹就是天心公主,但是,他知道,这丫头能被王爷钦点,完全是占了天心公主的光。

    现在这两个人就是把话往王爷的心尖尖上戳,这可不是他一个王府总管能处理的。

    这事儿说大不大,不过是下人的几句闲话罢了,可哑妹被王爷钦点,嫉妒的,说闲话的,看不惯的,上上下下多得是。

    这件事,必须要好好处理,往大了处理,这些不安分的下人才会长记性,知道什么叫下人该守的本分。

    看着那两个吓得脸色惨白的丫鬟,赵总管一点同情的心思都没有,刚才她们说那些话膈应人的时候,可没见她们害怕。

    这些下人当中,除了哑妹是刘妈妈因为同情而带进府的之外,其他都是签了死契的,这些人的去留,生死,都是王爷说了算的。

    王爷要将他们发卖给了人牙子,他们也无处可说。

    从王府被赶出来的下人,想想也知道其他高官府邸是没人会愿意收的。

    “这件事,我会如实禀告王爷,该怎么处置,让王爷来决定。”

    那两人一定赵官家要把这事禀告给王爷处置,吓得抖如筛糠,不断地磕头求饶,额头上都磕出了血。

    柳天心只是冷眼看着,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慈手之人,她不闹事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可这并不代表她会好心为这两个在自己背后嚼舌根的人求情。

    “求管家饶命,管家饶命!”

    “你们不用求我,等王爷回来的时候,还是去求王爷吧,王爷愿不愿意饶了你们,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管家看了身边的刘妈妈一眼,道:“这里交给你了,王爷这会儿还没回府,先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

    “是。”

    刘妈妈虽然心善,也不忍心看着两个年轻的小姑娘就这样被王爷给处置了,这可两丫头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能嫉妒到说话专门往别人心窝子里戳。

    那些话,就连她听了都觉得心寒,更何况是哑妹呢。

    小小年纪就说话就能如此恶毒,等待在王府久了,以后娶了王府主母,还指不定这两人会在王府里掀出什么风浪来呢,还是早早打发了好。

    不过,在打发之前,还是得看王爷怎么处置。

    既然他大张旗鼓点名要哑妹伺候,最起码,王爷得在王府里给哑妹撑腰吧,立威说不上,最起码得让大家知道,哑妹是王爷罩着的人。

    “你们先去做事吧,一切等王爷回来再说。”

    那两个丫鬟面如死灰,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

    柳天心站在院子里,并没有离开,因为言绝点名了她只是贴身伺候他,其他事情不用做,现在言绝没有在王府中,她自然十分清闲,而且有了言绝那话,也没人敢让她做什么事。

    那两个丫鬟见柳天心还站在院子里,就像是在看她们笑话一般,心中一凛,双眼毫不吝啬地淌出了几分凶狠和恨意,就像是她们有这样的结果,完全就是她带来的。

    柳天心被面纱遮挡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讥诮。

    人总是这样,对付不了比自己强太多的,就喜欢把比自己弱的人当做假想敌,出气筒,哪怕这个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招惹过她们。

    忙碌了将近十天的时间,春闱的试题基本上已经敲定,言绝将最终的结果跟皇帝禀告完了之后,便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回王府。

    他的脸上,终于没有了前段日子那压抑般的消沉,渐渐如从前般开朗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