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619.直面她的勇气
    第619章619.直面她的勇气

    柳天心点点头,对上他这“纯真”的笑容,她有些招架不住,很难想象这个可以笑得这般干净,没心没肺的人,就在一刻钟前,将两个下人的嘴巴缝上,又将她们送进了窑子里去。

    言绝今日的心情,无与伦比的好,仿佛全世界都跟着暖起来了。

    现在才正月上旬刚过,靳都的天气还有些冷,可言绝却觉得浑身上下都暖乎乎的。

    “小天心。”

    他又对着柳天心,轻轻唤了一声,柳天心下意识地抬眼看他,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得逞的笑。

    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得意道:“还说自己不是小天心。”

    “……”

    幼稚!

    她在言绝面前站起身,比划了一下,又看他,这一次,言绝看懂了,点点头,道:“嗯,吃饱了。”

    柳天心开始收拾盘子,言绝起身,站在她身边一起收拾,他的手,有意无意地碰着她冰凉的指尖,柳天心每一次都快速收回手,然后扭头不悦地看着他。

    他好心情地对着她咧开一抹灿烂的笑,又自顾自地帮忙收拾。

    收拾完了之后,柳天心便提着食盒往外走,言绝也跟了上去,跟她并肩往外走着。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言绝突然间拦住了她,在她诧异的眼神中,拿过她手中的食盒,交给了路过的丫鬟手中,自己非常随意地牵起她的手,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柳天心被他这样不期然地抓住了手,心中一着急,想要收回来,却被他拽得紧紧的。

    耳边传来言绝冷清的嗓音:“我不逼你承认你是小天心,你也别逼我放手,好吗?”

    他用恳求的语气跟她打着商量,柳天心挣扎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抬眼看着他眼底的无奈,心口一疼,沉默着什么都没说,任由他牵着。

    言绝满意一笑,唇角的弧度也一点一点漾开,抓着柳天心的手,加重了几分,好似这样抓着,真打算一辈子都不放手了一般。

    还是那熟悉的感觉,言绝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手有点凉,明天多穿点。”

    这个时候酉时还未过,距离宵禁还有一段时候,下人们也都还在忙碌,看到言绝就这样大咧咧地毫不避讳地牵着柳天心在园子里招摇的时候,纷纷侧目,又惊得瞪大了双眼。

    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王爷在牵着哑妹逛园子!王爷这是因为天心公主的死受了刺激,找女人的标准都变了吗?

    好些人在心里这样嘀咕着,难以置信地看着言绝,可谁也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口,他们可没忘记一个时辰之前,那被缝上了嘴巴,送去青楼的两个丫鬟。

    一回想起来,他们身子都禁不住哆嗦了两下,脖子微微往后一缩,先前好不容易从心底退去的凉意,又开始浮了上来。

    柳天心不是没注意到那些下人的目光,也不是看不出那些目光中透着的异样,心中一阵闷疼。

    她能理解那些人的想法,就算一个普通人,也不会喜欢一个面相丑陋的哑巴,更何况眼前这个还是英俊貌美,光风霁月的堂堂亲王。

    可心里尽管理解,却不代表自己会开心,想着这只牵着自己的手,总有一天会牵着别的女人,柳天心便心如刀绞。

    她静静地看着言绝的侧脸,沉默着一言不发。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被言绝带进了主院,柳天心猛然回过神来,抬眼看向言绝,正好言绝也在看她,眼底带着狡黠的浅笑。

    “有话要跟我说?”

    柳天心点点头,指了指这座院子,比划了几下,言绝看懂了大致的意思,却故意猜错:“你说你要住这里?”

    柳天心比划的动作,顿了一顿,看着言绝浅笑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刚才的动作,哪里跟他说她要住这里?

    她真想那支笔过来写给他看,可这不就是打了自己的嘴巴吗?先前还说自己不认字的。

    她只能对着言绝连连摇头,又费力地比划了几下。

    她是想说,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

    这么明显的动作,他怎么能看不懂呢?

    她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面前的这栋楼,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言绝。

    言绝忍住眼底逐渐漾开的笑意,一本正经地看着她,又问道:“你是说,你要跟我一起睡这里?”

    “……”

    柳天心急得脸都红了,可是,她说不出来,又不能写字,只能在言绝面前胡乱比划着,比着比着,她自己都乱了。

    毕竟,她的手语才学了一年,并不算是非常精通。

    言绝看着她急得跳脚的模样,空握着拳,抵着唇轻咳了两声,可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两声低笑,道:“抱歉,本王真的看不懂你说什么,我看还是本王亲自教你认字儿吧,正好本王最近都很有空。”

    他往前一步,欺身挨着柳天心站着,“等你会认字儿了,我们交流就方便多了。”

    柳天心脸色一烟,只是因为天色晚了,并没有看得很明显。

    感受着言绝有意无意的贴近,柳天心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早知道她就说自己会认字儿了,反正言绝也没见过她的笔迹,她怕什么?

    当时原本是想着尽量离言绝远一些,他看不懂自己说什么,自然也就不会让她在他面前晃,谁知道……他会一口认定她就是柳天心!

    又或者,他纯粹只是因为她的身段跟柳天心像,所以他把她当成了“她”?

    毕竟,“她”已经在那场大火中死了,整个西擎都知道的事,东楚这边也早就得到了消息,她又怎么会凭空出来呢。

    他现在,也许只是把“她”当成了那个死去的柳天心的替身了吧。

    她往后,跟言绝拉开了一段距离,摇了摇头,拒绝了言绝的好意,跟着,快步从言绝面前逃出了主院。

    言绝站在院子里没有追上去,唇角的笑容,缓缓敛了下去,随后变成了一片苦涩。

    他深爱着的女孩就在自己面前,可他却连摘下她的面纱,直面她的勇气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