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620.不想伺候王爷
    第620章620.不想伺候王爷

    尽管他嘴上说得多么笃定都好,心里其实还是害怕,这个明明是小天心的小天心,也许不一定是小天心。

    这话虽然听上去有些绕,可却是他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柳天心回到后院,去找了刘妈妈。

    “你不想伺候王爷?”

    刘妈妈被柳天心的要求给惊到了,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挤到主院去伺候王爷,怎么到了她这里,宁可去看又累又重的粗活,也不要去伺候王爷。

    这丫头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柳天心点点头,用手语对刘妈妈道:“王爷身份尊贵,我笨手笨脚的,怕伺候王爷不周到,请妈妈成全。”

    刘妈妈为难地看着柳天心,这位可是王爷亲自点名的,哪里是她能随意安排的,就算她不喜欢伺候王爷,也得经过王爷同意才行。

    “这事……你还是去跟王爷说吧,没有王爷的同意,我也不敢随意给你安排其他事情。”

    这样想着,她又好心劝道:“哑妹,你听妈妈说,王府上上下下那么多下人,你光是被王爷看中,就已经别不少人嫉恨上了,如果没有王爷护着你,你在王府怕是很难待下去,王爷不是个不好伺候的人,其实你不用担心的。”

    最关键的是,王爷对你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占了天心公主的光都好,你在王爷身边就不会被为难。

    当然,这话刘妈妈只是放心里说说,并没有对柳天心直接说出来。

    柳天心自然明白刘妈妈的意思,可现在,柳天心越是靠近言绝,她就越是害怕,她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言绝看到她那张脸时,眼底流露出来的惊吓和嫌恶。

    原本,她就只是想在王府远远地看着她,知道他的消息就好,并没有要靠近他的意思,可现在……

    情况有些失去了她缘由的控制了。

    她拧着眉,看着刘妈妈,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用手语道:“那我就离开王府吧,这段日子多谢刘妈妈照顾。”

    好在她并没有签王府的奴契,想要走的话,随时可以走。

    刘妈妈见她宁可离开王府也不要去伺候王爷,想来是下定决心的,她也劝不住她,只好安抚道:“这样吧,你先别着急,这事儿等明日我跟管家汇报一下,让管家去找王爷说说看。”

    柳天心沉默了两秒,点了点头,应了一下来,跟刘妈妈道谢了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下了。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睡得很不安稳。

    梦中,那灼身的大火,痛得她撕心裂肺,就算是在睡梦中,依然疼得难以忍受。

    画面一转,她来到了言绝面前,言绝伸手摘掉她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丑陋到吓人的脸,她看到言绝往后退开了好几步,跟她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面露惊慌地看着她,眼底毫不掩饰地嫌恶之色。

    你别过来……

    我不过去,你放心,我不过去……

    梦中,她跟言绝的对话,刺痛着柳天心的心脏。

    她猛然惊醒,寒冷的冬夜,她却浑身是汗,心跳跳得飞快,回想起梦中言绝那惊恐又充满嫌恶的表情,她心头一痛,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即使在梦中,她都没办法接受这一切,更何况是现实当中。

    她坐在床沿上,双眼空洞地盯着窗外月光投进来的光晕发呆着,神情迷茫。

    靖王府——

    翌日一大早,靖王府的大门便被人敲响了,门房打着哈欠起身开门,嘴里不满地地嘀咕着,“说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他骂咧咧地打开门,见敲门的是言绝,惊得所有的瞌睡虫全跑光了。

    “八……八王爷。”

    言绝急急地往里走,门房不敢怠慢,立即跟上。

    “陆先生住在哪里?”

    “王爷这边请,小的这就带您过去。”

    八王爷跟他们家九王爷那交情,自然是可以在王府随意走动的,门房心里敞亮着呢,便非常自觉地直接带他去找陆元和,言绝也丝毫没有半点客人的自觉,就这样跟着门房,直奔陆元和住的院子而去。

    陆元和的睡眠一向很浅,此时卯时刚过,外面天还烟着,他也就醒了。

    刚开门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到门房领着言绝出现在他的院子里。

    “陆先生,八王爷来找您。”

    陆元和看着眼前面容着急的言绝,讶了一下,这一大早的天都还没亮,八王爷急匆匆地来找他做什么?

    “王爷,您这是……”

    “陆大夫,本王想请你去我府中给一个人看一看。”

    陆元和惊讶地看着言绝,不知道聿王府里有什么人这么重要,让言绝一大早天都没亮就跑到靖王府里亲自来找他了。

    陆元和的身份,言绝是知道,况且,从他跟着言渊回京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过自己的身份,所以,他的医术,言绝自然是清楚的。

    “走吧,陆大夫,老九那边,本王会亲自跟他交代的。”

    说完,也不管陆元和同不同意,就直接将他从靖王府拉走了。

    彼时,天开始灰蒙蒙亮起来了,聿王府的下人都起床开始劳作,看到自家王爷竟然一大早从外面回来,还带了个人回来,皆惊讶不已。

    惊讶过后,便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了。

    后院女仆跟男仆住的地方是分开的,言绝带着陆元和在前厅等着,自己则命人去将柳天心叫过来。

    柳天心不知道言绝找她做什么,经过一夜的思考,她还是决心跟言绝辞行,所以,言绝派人来找她去前厅的时候,她便立即跟过去了。

    到了前厅,她还想着该怎么跟言绝开口的时候,便看到言绝身边还坐着以为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柳天心不知道她是谁,只是对他微微一颔首,便走到言绝面前站定。

    只听言绝道:“这位是陆先生,太医院的神医圣手,我让他过来给你看看你的嗓子。”

    闻言,柳天心猛然抬起头来看他,他一大早出去,特地给她请了太医院的太医过来给她看嗓子?

    她从来就没想过,她的嗓子在那一次被烟熏伤了之后,还有恢复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