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621.找陆元和治伤
    第621章621.找陆元和治伤

    言绝虽然好心为她,但是,他不想他为自己做无用功。

    她对言绝摇了摇头,比划着说自己这个伤好不了,不想麻烦陆先生。

    言绝虽然还是看不懂她比划什么,但是她的意思,他却是明白的,当下,脸色便沉了下来。

    “姑娘,你都没让老夫看过,怎么就知道老夫治不好你的伤?”

    言绝正要出口的话,被陆元和平静从容的语气给打断了。

    言绝回头看他,很显然,从陆元和的反应中,他看得出来陆元和是看懂了柳天心在说什么。

    “陆先生看得懂她在说什么?”

    “草民在呈阳县的时候,曾经帮县令大人解救过一批聋哑人,所以,那个时候学了一些。”

    陆元和侧目,对言绝解释道。

    言绝满意地一笑,伸手直接将柳天心拉到边上椅子坐下,柳天心本能地起身,被言绝压着肩膀,直接按了回去,“坐好!乖乖在这里让陆先生给你看看,我出去,不盯着你了,行了吧?”

    言语间淡淡的宠溺,就连陆元和这个外人都听出来了,更何况是柳天心。

    她的心,抽了一下,眉头一拧,抬眼看向言绝,还想要说什么,言绝已经起身走出去了。

    柳天心跟着起身,却被陆元和给叫住了,“姑娘!”

    柳天心回头看向陆元和,见若有所思地动了动嘴角的胡子,道:“八王爷天还没亮就跑去靖王府把我叫过来了,姑娘就算对老夫的医术没信心,最起码也得让老夫看看,也不枉费老夫白跑一趟不是?”

    陆元和的话,再一次刺中了柳天心的心头。

    他天没亮就跑去靖王府了,就为了去给她找这位陆先生?

    她从前是知道言绝是个喜欢赖床的,能多睡一会儿他绝不起来,尤其是大冬天,他甚至可以为了赖床连朝都不去上,朝中大臣对他这种懒散的性子颇有微词,可谁让人家是皇帝的叔叔,皇帝都没意见,那些大臣敢有什么意见。

    久而久之,言绝那种赖床的性子就越发严重了,可她没料到,他会为了她这种很可能治不好的“顽疾”天没亮就跑出去了。

    陆元和看出了柳天心的心思,莞尔一笑,道:“就当是报答王爷难得这么起早,就算治不了,看看也无妨。”

    柳天心面带犹豫地看着陆元和,她不是不想治好自己的嗓子,甚至做梦都想要自己的嗓子好了,脸上那丑陋的伤疤没了,可是,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个非常遥远的幻想罢了。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

    这位陆先生既然是靖王府出来的,那他自然是见过柳若晴那张脸的,见过柳若晴的脸,自然也就认识她这张脸。

    虽然毁了,可那张完好的半张脸,不是照样会暴露在他的视线中吗?

    她的手,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脸颊,双眼一阵刺痛。

    陆元和看着她下意识的举动,明白了她此刻的担忧,便出声安抚道:“姑娘放心,老夫只是把个脉就好,你无需将面纱摘下。”

    听陆元和这么说,柳天心的心里,才稍稍安心了一些,犹豫了一下,便在陆元和面前坐了下来,缓缓伸出手递到他面前。

    言绝从前厅走出去,便看到管家远远地站在前方不远处,欲言又止地看着他,神色踟蹰。

    见言绝投去视线,管家才硬着头皮走上前来,“王爷。”

    “有什么事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是……是关于哑妹的。”

    一听跟柳天心有关,言绝的心立即提了起来:“她怎么了?”

    “哑妹昨晚找到刘妈妈,说是想从王爷您身边调走,随便干什么都行,就是&……就是不要在王爷您身边。”

    言绝的脸色,微微往下一沉,“她是这样说的?”

    “是……”

    赵管家硬着头皮,如实回答道,“她还说,如果王爷一定要留她在身边伺候,那她就直接离开王府不干了。”

    “这是什么话!”

    言绝低声呵斥道,“王府是什么地方,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此时,言绝的心里,生气的同时,还有些浓浓的失望,她就这么想要离开他吗?

    赵管家很不想回答言绝,王爷最近的脾气不太好,他不想自己这把老骨头被王爷给打散架了。

    可是,他现在不回答,王爷照样可能气得将他的骨头打散架了,于是,便继续如实禀报道:“不瞒王爷,哑妹在王府并没有卖身为奴,她只是王府的短工,随时可以离开的。”

    言绝此时很不高兴,却没法发火,只是对管家烦躁地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赵管家如蒙大赦,立即从言绝面前滚得远远的。

    好几次,他要转身进厅内去问问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为什么这么排斥他,连让他待在她身边的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可是,又怕自己现在过去会吓到她,她不愿意配合陆元和治嗓子,便又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陆元和给柳天心把脉的时候,其实她自己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根本没抱任何希望,所以也不会太紧张陆元和诊治后的结果。

    这一次的脉,陆元和把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虽然柳天心不抱什么希望,可陆元和把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她心里反而开始紧张起来了。

    因为如果没得治的话,陆元和只需应付一下言绝就可以了,不需要把这么久的脉,这样一个认知,让她的情绪渐渐紧张了起来。

    终于,陆元和收回了停在她脉上的手指,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对柳天心道:“姑娘这嗓子,是因为什么原因坏了?”

    柳天心垂眸抿着唇,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打算隐瞒陆元和,用手语比划道:“着火的时候,被烟熏伤了。”

    “哦。”

    陆元和点点头,捋了捋胡子,继续道:“姑娘这嗓子确实伤得很严重,不过,也不是不能治。”

    他的话,让柳天心原本波澜不起的平静眸子,瞬间亮了一下,被面纱遮挡住的脸上,也亮起了几许明艳动人的光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