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622.不会说话不要紧
    第622章622.不会说话不要紧

    “只是,治疗的时候,会比较痛苦,不知道姑娘能否承受?”

    如果真的能治好的话,一点痛苦算得了什么,她连那样的大火都能忍受着逃出来,还有什么是忍不了的。

    当下,便非常用力地点了点头。

    言绝在外面等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想来应该差不多了,便从外面走进来了,正好陆元和跟柳天心在说话,他便急急地走了过去,“怎么样,陆先生?她的嗓子还能好吗?”

    “草民正在跟姑娘说起这个,王爷,治好不是问题,但是会让姑娘非常痛苦,草民需要每日三次给姑娘用银针扎进她的喉部,刺激她受伤的声带,连续一个月之后,再服用药物,那些药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毒药,药量稍有不慎,很可能就会伤及姑娘性命,所以这次的治疗需要姑娘自己做决定。”

    见言绝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陆元和又开口道:“当然,这药物方面,草民会亲自经手,但是,难免会有什么意外,所以,草民要提前跟王爷说清楚。”

    陆元和经历了十六年前的事之后,在药理方面,变得非常小心翼翼,丝毫不敢有半点的疏忽,所以,给人治病的时候,他都会把可能出现的风险和意外都跟病人或者病人家属说清楚。

    言绝一听那药物都是相生相克的毒药,面上便开始犹豫了。

    对他来说,小天心能不能说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好好活着留在他身边,她不会说话,他可以当她的嗓子,他可以去学手语,他总会想办法跟她交流的。

    但是,他绝对不能接受再一次失去她,再有那么一次的话,他是一定承受不住的。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

    沉默片刻,他对陆元和这般道,继而将视线转向柳天心,眸光温柔:“不会说话不要紧,我找人教我手语。”

    “……”

    柳天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就没想过要待在他身边,哪里需要他去学什么手语跟她交流。

    他这样一厢情愿的想法,让柳天心看得心疼。

    “即是如此,那草民先告退了。”

    陆元和明白言绝的心思,光是看言绝对这个姑娘柔声细语的态度,就知道这姑娘在言绝心中的位子不简单。

    王爷不敢拿她的性命开玩笑,也是情有可原的,所以他并没有说自己有多少把握,便提出告辞。

    “这次麻烦先生了。”

    “王爷言重了。”

    陆元和对言绝拱了拱手,提步迈出了厅内,准备离开,却见柳天心快几步上去拦住了陆元和的去路,在他面前比划了几下。

    见陆元和眉头轻蹙,略带为难地看了言绝一眼,对柳天心道:“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了,银针扎到你的喉部,喉咙会发痒,你不能抓,只能忍着,且不说你能不能忍过那一个月,就算忍过了,你还得忍受药物穿肠的痛苦,那些药药性激烈,你能不能撑过去还不一定,你一定要想清楚,切不可冲动,老夫先告辞了,等姑娘考虑清楚了再说。”

    他想走,柳天心却不让,她跟陆元和说,她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

    如果真的能治好,这些苦她都愿意去忍受,可她愿意,不代表言绝愿意。

    柳天心跟陆元和比划的时候,言绝虽然看不懂,但是也能从陆元和的话中分析出什么,当下,便厉声喝止道:“我不同意!”

    柳天心的话被言绝打断,她蹙起眉,转头看向言绝,还想说什么,就被言绝给打断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拿你去冒险,不会说话怎么了,我又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介意!我不想一辈子当个哑巴站在你面前,整个像个傻子一样地跟你比划着。

    柳天心看着言绝,心头一阵一阵刺痛。

    如果有办法能去掉她脸上那丑陋的疤痕,就算是让她将她现在这张脸皮扒下来她都愿意。

    她多想恢复到从前那个自己,那个没心没肺不会这般自卑的自己。

    可这些话,她没办法跟言绝说,她默默地看了言绝一眼,转头对陆元和又比划了几下。

    言绝急了,恨死了自己看不懂手语,他铁青着脸,看向陆元和,道:“她说什么?”

    “这……”

    陆元和略带尴尬地看着言绝,道:“姑娘说,她不是王府的奴仆,她是自由之身,要不要治疗,她自己有权做决定。”

    “说的什么话!”

    言绝气烟了脸,一方面气她拿自己开玩笑,另一方面气她根本没把自己放在心上,总是要跟他拉开距离。

    “你确实不是王府的的奴仆,可是你是我言绝的女人!”

    “……”

    陆元和站在一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王爷,要表白您让我先回去了,您再好好表白,可以吗?

    我这样站在这里很尴尬啊。

    柳天心则是非常自然地无视掉了言绝这话,转眼看向陆元和,在他面前直直地跪了下来。

    “姑娘,您这……”

    让他很为难啊,他现在说好听了是大夫,说难听了,还是个当年谋害孟大将军的凶手,在王爷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说话和做事的立场。

    柳天心不停地在他面前磕头,磕得陆元和又为难又着急,他求助地看向铁青着脸站在一旁的言绝,眉头拧了起来,“王爷,您看……”

    言绝直接上前,欲将柳天心扶起,却被她躲开了,见她跪在地上,怎么都不肯起来。

    “起来!”

    柳天心不说话,只是无声地看着他,坚定又倔强地抗议着。

    言绝瞪着她看了一会儿,捏了捏眉心,最后妥协地叹了口气,语气软了许多,“好,我让陆先生留下来给你治,你先起来。”

    柳天心这才听话起身,言绝转而看向陆元和,声音中带着忐忑和担忧,“陆先生,麻烦你了。”

    “王爷言重了,只是……”

    言绝知道他的顾虑,道:“如果她真的受不了的话,就中途停了吧。”

    “不,王爷,如果开始了,中途就不能停,停了的话,这位姑娘怕是有性命之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