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623.真是天心公主啊
    第623章623.真是天心公主啊

    所以,这就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不治,要么治,治了就不能停,停了就得死。

    言绝的脸色又难看了起来,可侧目看柳天心那双坚定得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的眼神,最终还是妥协了下来。

    靖王府内,言渊跟柳若晴得知言绝天没亮就把陆元和从府中带走了,心中甚是惊讶。

    “你说,八哥把陆大夫带走是要给谁看病啊。”

    言渊摇了摇头,想起昨日言绝在宫里向皇帝禀报时那满面春风又迫不及待要回去的样子,他也是一脸纳闷。

    若不是觉得可能性不大,他还真怀疑是不是柳天心回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王府门口进来了聿王府的管家。

    “老奴参见靖王爷,靖王妃!”

    “免礼。”

    赵管家来了,陆元和却没回来,柳若晴对言绝要陆元和治的那个人更加好奇了起来。

    “赵总管,八哥这是打算把陆先生留在八王府,打算让你来通知我们一声?”

    柳若晴笑着打趣道,原本只是一个玩笑,却见赵总管干笑着点了点头,“王妃您神机妙算,我家王爷他确实是把陆先生留在王府了,让老奴过来给您二位赔罪。”

    言渊倒是不在乎这赔罪不赔罪了,他对言绝这两天发生的变化特别感兴趣。

    “你家王爷把陆大夫叫过去给谁看病?”

    “回王爷,是一个嗓子坏了的可怜姑娘,王爷想让陆大夫给她治嗓子。”

    “嗓子坏了的姑娘?”

    言渊虽然知道自己那哥哥表面上热情又好相处,又好乐于助人,可那只是表面上而已,实际上,他们言家男人的性子,都是遗传下来的冷清,对自己不在乎的人,根本就不会去管。

    那位嗓子坏了的姑娘能有什么本事让一直处在悲伤当中的八哥还有心思亲自跑来靖王府借人,而且是在天还没亮的时候,这不得不让言渊有所怀疑。

    “你家王爷这两天的心情很不错吧。”

    赵管家听言渊这么问,脸上讶了一下,侧着脑袋想了想,好想确实是这样,便如实对言渊点了点头。

    “看来也是跟那个哑姑娘有关了。”

    言渊语气平静地下结论道。

    “禀王爷,实不相瞒,王爷一直把哑妹当成已故的天心公主了。”

    赵管家把这阵子言绝对哑妹的特殊照顾,又为了哑妹,把两个嚼舌根的下人狠心送去青楼的事都跟言渊夫妇说了。

    柳若晴惊讶地看着赵管家,明显在怀疑赵管家口中说的言绝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笑容温和,对谁都和蔼可亲的八哥吗?

    他竟然会因为下人对那哑姑娘的两句讽刺就把人家嘴巴缝上送妓院去了!

    柳若晴表示十分震惊,言绝倒是很平常,八哥那温和的性子,本来就是用来迷惑人的。

    说准确点,他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你还指望他善良和蔼呢。

    不过,他倒是也好奇,言绝怎么会把那个哑姑娘当成柳天心了。

    如果那姑娘跟柳天心不是太像的话,言绝绝不会随便找一个女人来代替柳天心的。

    他的想法,此时也是柳若晴的想法,但是柳若晴想得比他大胆多了,在言渊若有所思之际,手臂突然间被柳若晴用力抓住,听到她“啊”了一声,转头看向自己。

    “怎么了?”

    “我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什么?”

    “那位哑姑娘很可能就是柳天心!”

    一直以来,她都坚信柳天心没有死,这种肯定的直觉她也说不出原因,但是非常确信,可是,她没办法说清楚,自然也不会给言绝什么希望。

    可现在,那位突然出现的哑姑娘让她越发确定柳天心没死了。

    她又想到了那日躲在聿王府外的那个身影,那留下的半个鞋印就是女子的脚印。

    柳天心是在火中逃生的话,她的嗓子很可能因为那场大火被烟熏伤了,脸上毁容的地方,也是在火中被烧伤的,所以她才会说不出话,又用面纱蒙着面了。

    这一切的逻辑都对的上,也就是为什么八哥会把一个刚刚进入王府的姑娘那么随意地就当做柳天心了。

    他跟柳天心相处了这么久,那种默契的熟悉感并不是她蒙着面他就认不出来的。

    赵管家也被柳若晴这个猜测给吓了一大跳,见他满脸惊愕地看着柳若晴,完全不敢相信柳若晴这个猜测。

    哑妹……是天心公主?

    可她不是在火中丧生了吗?西擎皇帝都给天心公主发了国丧了,那还能有假吗?

    可是,转念一想,王爷从第一眼哑妹进府的时候,就把她认做了天心公主,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她的背影像天心公主?

    王爷那般爱重天心公主,又怎么会因为一个相似的背影,就会对哑妹那么好,听说昨晚王爷还牵着哑妹的手逛花园呢。

    王爷看着是个随便的人,可他并不随便,也就是说……

    王爷确定那位就是天心公主,所以会为她出头,为她撑腰,主动接近她,主动牵她手?

    天哪,亏他还是聿王府的管家,竟然现在才想通这个事。

    柳天心见管家脸上的表情非常有趣,抿着唇,轻轻一笑,道:“管家,你回去告诉八哥,就说陆大夫随便他借多久,只要能把哑姑娘治好就成,等治好了,记得让你家王爷好好报答我们。”

    管家嘴角的肌肉僵硬了一下,悄悄抽了抽,靖王妃还真是每时每刻不忘记占他们家王爷的便宜。

    可若是哑妹真的是天心公主,治好了她,让王爷把整个聿王府搬过来送给靖王夫妇,他连眼珠子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了吧。

    “是,老奴告退。”

    陆元和就这样被留在了聿王府,开始给柳天心施针治疗。

    施针的过程非常痛苦,十几枚针,扎在柳天心的喉咙处,刺激着喉咙的每一个穴位,那些穴位,就像是无数只突然苏醒的蚂蚁,因为饥饿而四处觅食,从而爬得很快,可她没办法去抓,只能双手用力抓着被单强忍着。

    她发不出声,可脸上的痛苦却因此而变得越发狰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