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625.元宵佳节
    第625章625.元宵佳节

    “皇帝再怎么尊贵,那也是男人,身为男子保护女子不是天经地义吗?”

    “可您刚刚不是说身边跟着男人不成体统吗?”

    孟茴垂着头,轻声嘀咕道,拇指对着拇指转着圈圈。

    太后被她这话给噎了一下,然后假装没听到,继续道:“总之,你若是想出宫,就叫上皇上一起出去,要么就乖乖待在宫里,哪都别去,冬雪,派人把孟小姐盯紧了。”

    “是。”

    太后放话完了之后,便拐进后殿去了,留下孟茴对着她的背影唉声叹气。

    太后娘娘为了皇上的婚事,真是操碎了心呀,可怜天下父母心,可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呀。

    孟茴唉声叹气的时候,冬雪已经叫来了几个侍卫,盯紧她了。

    宫外,绚烂的烟花闪得孟茴的眼睛里到处都是颜色,她的内心更加蠢蠢欲动了起来。

    难得回京一趟,这么热闹的日子不让人出去,不觉得很过分吗?

    啊啊啊啊!

    孟茴在心里抓狂地嗷嗷了两声之后,转身大步往承德宫走去,后面那几个侍卫紧紧跟随着她寸步不离,那叫一个尽责。

    承德宫里,言朔刚坐下,便听内侍禀报道:“皇上,孟小姐来了。”

    “孟茴?”

    言朔眉头一蹙,“她来做什么?”

    “孟小姐说,要约您出去街上玩。”

    “她要约朕出去玩?”

    言朔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一些,孟茴她搞什么鬼?

    “是啊,皇上,今天是元宵,想来孟小姐是想出去玩吧,毕竟她从前都在边疆,也没见识过。”

    言朔这才想起今日是元宵,又想起往年自己缠着云娇容出宫去玩的事情,心情顿时跌落到了谷底。

    “下去吧,告诉她朕不去。”

    “是。”

    可内侍刚退下没多久,孟茴直接进来了,看到言朔靠在桌边看书,便走上前去,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他,道:“皇上,咱俩出去玩呗。”

    她如此简单粗暴直接不做作的邀请,让言朔停在书中的目光,缓缓抬起看向她,她的双眼里,蕴藏着期盼的光芒,好似就等着他一句话了。

    “要出去你自己出去,又没人拦着你,朕乏了,不想出去。”

    谁说没人拦着我?你太后亲娘都派人盯着我了!

    “皇上,太后说了,您不出去的话,就不准我出去,您就行行好,要不,把我送到宫门口,您再回来?”

    言朔听孟茴这么说,心里大致就明白了,他那个母后是千方百计想要撮合他跟孟茴。

    其实,他之前也想过,既然都要立后,立孟茴又未尝不可,可是,当日皇叔他们说的话不无道理,他既对孟茴无心,就不要娶她了。

    郑卿封的脑子跟正常那些想靠女儿往上爬的大臣不一样,他宁可自己是一介白衣,也不会借着女儿的幸福巩固他自己的势力,所以那一根筋的脑子知道自己的女儿嫁给他这个皇帝并不幸福,真有可能杀进宫来。

    凡是靠脑力不能解决的事,郑卿封向来都是直接用暴力来解决的。

    所以,当日,言朔就打消了要娶孟茴的想法,可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不代表他母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言朔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顿觉好累好疲惫。

    “皇上。”

    孟茴突然间凑到他面前,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样子看着他,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了。

    “做什么?”

    他蹙了一下眉,跟孟茴拉开了一点距离,眼神带着防备地看着她。

    “皇上,你不想出去找容儿吗?”

    孟茴的脸上,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诱惑,又看了看四周,道:“皇上,我知道太后想干嘛,你放心吧,我不会占你便宜的,你帮我带出宫,我去帮你约容儿,好不好?”

    她笑嘻嘻地看着言朔,那一副“我早已经看透你”了的表情,看得言朔有些心虚。

    自从容儿离开皇宫之后,他就没去找过她,说好了不再打扰,可现在被孟茴一提起,她心中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皇上,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容儿吗?”

    孟茴见言朔的表情有些松动,她继续再接再厉。

    言朔犹豫了片刻,也没说什么,便从桌案前站起身来,“走吧。”

    孟茴在心中仰天长啸,面上却十分平静,“走,走,走。”

    她屁颠屁颠地跟在皇帝身后走出承德宫,对身后那几个太后安排的侍卫道:“看到没有,回去告诉太后,就说有武功盖世的皇上陪着我,你们就不用跟着了。”

    “……”

    侍卫们果然跟听话地走了,本来太后就吩咐只要皇上陪着孟小姐,就不需要他们。

    况且,皇上的四周跟着不少暗卫,安全是有保障的,于是乎,那几个侍卫走得非常干脆。

    龙门书院内,云娇容在院子里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准备回去就寝,书院的大门被敲响了。

    负责守门的学生过去开门,见一陌生的漂亮女子站在他面前,面上带笑。

    “请问姑娘,你找谁?”

    “我找云娇容,她人呢。”

    “云小姐在后院,我这就去禀报。”

    “不用禀报了,没事整这么多规矩干嘛,我就是来找她出去玩的。”

    在那学生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孟茴已经叫住了他,直接让她带着自己去找云娇容。

    听她的语气,跟云娇容似乎很熟,那学生也没多问,便带着孟茴往后院走。

    云娇容听到院子外的动静,转头看过去,见孟茴已经跨进了她的院子,看到她的时候,立即跑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还没睡,走,跟我出去玩,今天街上可热闹了,我可是求了太后好久,她才放我出来的。”

    她非常有义气地没有把皇帝出卖出来,云娇容被她拉着,却没有动。

    她小时候跟孟茴的关系很好,后来,孟茴去了边疆之后,因为路途遥远,书信也不是很方便,加上孟茴待在边疆几乎没回来,所以,两人差不多十来年都没怎么联系过了。

    可即使如此,孟茴回京后,两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从前那般要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