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626.谈谈人生谈谈未来
    第626章626.谈谈人生谈谈未来

    她的朋友并不多,现在能算得上她朋友的,就靖王妃柳若晴和沈学士家的大小姐沈沁,还有一个就是孟茴。

    可现在,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知道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双亲是死在谁的手中时,她对着孟茴时的心情就变得复杂了,一想到她父亲是孟长雄,是那个将她父母双亲逼死的孟大将军,云娇容看着孟茴的眼神就隐隐多了几分恨意。

    孟茴没注意到云娇容的眼神,也感受不到她对她的恨意,一心只想着完成皇帝的任务,自己好出去玩,便不停拉着云娇容往外走。

    本来她脑子就缺根筋,所以,她凡事都不会想太多,见云娇容拖着脚步不走,便转头问道:“怎么了?你不想出去吗?我刚才看了,外面可好玩了。”

    云娇容冷着脸,摇了摇头,“我不想出去,你走吧。”

    这会儿,孟茴要是还看不出云娇容心情不好,那她就不仅仅是缺根筋而是智障了。

    “你心情不好吗?”

    她面露担忧地看着她,问道。

    云娇容没说什么,将手从云娇容的手中抽了出来,“我累了,要休息。”

    墨榕天在一旁看着云娇容的脸色,听刚才孟茴提到太后时那亲热的样子,就知道这位女子身份不简单,她担心容儿太容易表露自己的情绪而被人察觉,便赶忙出声道:“不知这位姑娘是?”

    云娇容的脚步,顿了一顿,看了一眼墨榕天,又看了看孟茴,有意加重了语气,道:“这位是已故孟大将军之女,孟茴孟小姐。”

    孟长雄的女儿?

    难怪容儿对她的态度这么冷!

    “孟小姐你好。”

    “你好!你好!”

    一心想着拉云娇容出去玩的孟茴在墨榕天开口的时候,才注意到他。

    眉目俊朗,语话轩昂,深刻的五官在十五月亮的映衬下,更加立体了。

    一头银丝随意束着,跟身上那说墨色的锦衣相互照应,犹如谪仙。

    天哪,容儿抛弃皇帝住在书院里,不会是为了他吧。

    孟茴震惊地看着墨榕天,云娇容似乎是看出了孟茴眼底的想法,不由自主地出声道:“这位是我哥哥。”

    “你哥?”

    孟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震惊地捂住了嘴巴,双眼瞪大地看着墨榕天,惊呼道:“云太傅在外面有私生子?”

    “……”

    “……”

    云娇容跟墨榕天的脸色,同时变了。

    云娇容是了解孟茴的脑回路的,所以并没觉得孟茴这话有多冒犯,只是墨榕天的脸色不是太好。

    云娇容想到墨榕天之前吩咐过让她不要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兄妹关系,便顺势解释道:“胡说什么呢,墨大哥是我义兄。”

    孟茴的目光,微微眯起,打量着墨榕天俊美无俦的面容,心中得出一个深刻的结论——

    每一对成功“狼狈为奸”的男女关系,都是从兄妹开始的。

    她绝对不能让这个墨榕天把容儿从皇帝身边抢走,不然,太后真会把她祸害到皇上身边去的。

    孟茴看墨榕天的眼神,瞬间多了几分敌意。

    “容儿,你陪我出去玩吧,我难得回京一趟,说不定过几天就要走了,你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我吗?”

    她楚楚可怜地看着云娇容,请求道。

    云娇容现在对着孟茴的心情非常复杂,她知道她不应该把上一辈的恩怨转移到孟茴身上,可是,一想到孟长雄手下的兵,羞辱她的母亲,连死都不放过的时候,她就自然而然地将那种恨意转到孟茴身上来。

    现在让她对着孟茴和颜悦色,她是真的没办法,刚要出声拒绝,却被墨榕天给抢先了一步,“容儿,既然孟小姐相邀,你出去走走也无妨,哥哥陪你一起出去吧。”

    墨榕天察觉到云娇容的情绪不对,便直接帮她应了下来。

    孟茴抬眼,嫌弃地看向墨榕天,眼神中透着几分鄙视:谁要你陪,你去了皇上怎么办?你现在是皇上的情敌,你自己知道吗?

    墨榕天感觉到了孟茴的敌意,视线朝她扫了一眼,只是那一眼,吓得孟茴立即心虚地收回了目光。

    这种在心里说别人坏话的感觉,真虚。

    “嘿嘿,这位哥哥,不用麻烦你了,我会保护容儿的,我身边还有大内高手暗中保护着,不会有事的。”

    云娇容不肯,或者说,不是不肯,而是她就是本能地这会儿想要跟孟茴对着干。

    “茴儿,我可以陪你出去玩,但是我想要我哥陪着我们一起。”

    “为什么?”

    孟茴蹙着眉,不满地看着云娇容:她没发现她这个哥哥很不受她欢迎吗?干嘛非要把他带出来。

    “没为什么,我就是想要哥哥陪着。”

    云娇容懒得解释,孟茴瘪瘪嘴,又用不欢迎的眼神看向墨榕天,暗示道:你赶紧跟容儿说你不要出去,不然你跟出去都话,我都会把你打回来。

    墨榕天看懂了她的眼神,然后,默默地收回了视线,选择无视。

    于是乎,孟茴在皇帝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会去把容儿带出来,结果,她不但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多带来一个。

    孟茴在看到皇帝那嫌弃的眼神时,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面带心虚之色。

    “哈哈哈哈,皇上,我棒不棒,一下子给你带来了两个,哈哈,呵呵呵,哈哈~~”

    笑到最后,面前三个人就她一个人在笑了,笑得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又回头瞪了墨榕天一眼。

    让你跟出来,让你跟出来!

    孟茴看着四目相对的言朔和云娇容,还有云娇容身边那个根本不受任何人欢迎的墨榕天,顿觉场面有些尴尬。

    你们随便谁,倒是说句话啊,你们不说话,我很尴尬好吗?

    她看向言朔,言朔又看向她,眼神示意了一下,她立即领会了过来,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将脚步挪到了墨榕天身边,一抬手简单粗暴不做作地挽住了墨榕天的手臂,“这位哥哥,我们去边上谈谈人生谈谈未来好吗?”

    “……”

    墨榕天有些嫌弃孟茴,谁要跟她谈人生谈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