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628.跟她没法交流
    第628章628.跟她没法交流

    “孟茴,你够了!”

    他压着声音,咬牙切齿道。

    “那你能别走吗?”

    她泪光盈盈地看着墨榕天,上前紧紧抱住墨榕天的腰,他挣扎了两下,想要把她扔进河里去,可最终还是握了握拳头,忍了。

    “放手!”

    “那你先答应我。”

    孟茴抱着他腰的力量紧了紧。

    这个女人还要不要脸!大街上抱着他这么个大男人!

    “你要是真喜欢那姑娘,我就回去劝爹娘,让你纳她为妾,你要是觉得为妾委屈了她,我可以把正室位子让出来也没事的,只求你别走。”

    她充分地表现出了作为一个正室的大度。

    这个年代,妻子是不能善妒的,所以,她让自家丈夫纳妾,甚至为了留下丈夫,不惜把正室的位子让出来,瞬间让在场的女人同情她,男人怜惜她。

    这个年代,男人虽然允许纳妾,但是,要是男人敢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来,是照样会被人鄙视的,所以,众人看墨榕天的眼神更加不善了。

    好像只要墨榕天同意她把正室的位置让给那“外室”,这些人能将他群殴致死。

    见墨榕天一言不发,脸色难看到已经五彩缤纷,她不知道用什么颜色来形容比较合适了。

    “相公~~”

    她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知道何时竟然蒙上了一层水雾,楚楚可怜到只要他不同意,她真能跳进河里寻死似的。

    最后,他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费力吐出几个字,“好,我不走。”

    孟茴终于满意地笑了,她的内心笑得比脸上疯狂,所以,她把脸埋在了墨榕天的怀中,“谢谢相公……”

    “……”

    见那些人群还没有散,像是还留在这里要为孟茴撑腰,生怕他会反悔似的,他咬牙切齿地伸出手,拍了拍孟茴的肩膀,别扭地吐出一个字,“乖。”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孟茴的脸,从墨榕天的怀中抬了起来,面若桃花,笑看着他。

    “孟茴,你很入戏。”

    墨榕天的拳头,不动声色地握紧了。

    “那是,为了我家皇上的终身幸福,我得拼了老命。”

    皇上不幸福,太后就得祸害她进宫,她能不拼命吗?

    现在她以一个客人的身份待在长寿宫,都被太后管得死死的,出个宫还得教唆皇上,要是让她成了皇后,她这辈子算是全完了。

    为了皇上的幸福,为了她自己的幸福,她脸都不要了。

    很显然,她刚才豁出脸面演出的一场戏,效果相当不错,看这小白毛不是不敢走了吗?

    她说的没错,墨榕天确实不敢走了,他可不想刚才那种丑事再来一次。

    孟茴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很可能会让墨榕天记恨上了,所以,她开始跟墨榕天套交情。

    “小白啊,你也别记恨我,我跟你明说了吧,容儿跟皇上那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你想横刀夺爱,困难是很大的,我也是为你好,与其日后伤心,不如现再长痛不如短痛,赶紧离开容儿吧。”

    墨榕天不想理会她,只是……

    她为什么叫他小白?

    墨榕天皱了皱眉,瞬间有一种自己被弱智缠上的感觉。

    孟茴继续语重心长道:“再说了,你要抢的可是皇上的对象,你说,就算你抢走了容儿,皇上能让你好过吗?这天下都是皇上的,你带着容儿能逃到哪里去?”

    墨榕天冷笑,竟然无视了孟茴误解他跟云娇容之间的关系,道:“你怎么知道这天下永远就是皇帝的?”

    “那肯定不可能啊。”

    孟茴非常肯定地道,这样大逆不道的回答,让墨榕天讶了一下。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她都敢说,她这是诅咒言家的江山被人夺走吗?

    “以后还会是他儿子的呀,可你抢了人家老子的女人,他儿子能放过你吗?”

    “……”

    很好,他跟她的思路,果然不在一条线上。

    孟茴见他烟着脸不说话,她继续再接再厉道:“小白啊,你……”

    “你能别喊我小白吗?”

    墨榕天忍无可忍,半个晚上,他已经受够了这个蠢货了。

    “为什么?你满头白发还不让人喊了?”

    她看着他,理直气壮的眼神中,还透着指责,如果他猜得没错,她是在指责他小气。

    “……”

    他满头白发招惹她了?

    不过,他总算是明白她为什么喊他小白了,果然,她的脑子跟正常人不一样。

    孟茴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是介意自己这一头的银丝,便安慰道:“其实你也别自卑,听说少年白头的人都很聪明,而且,我觉得这满头白发很好看啊,你不要自卑,我真的没有歧视你。”

    去你的自卑!

    墨榕天终于忍不住在心里报了个粗口。

    他一点都不想跟孟茴交流,她这种脑子,会在不知不觉间把人给气死。

    他现在要么直接杀了她,要么就赶紧走,离她远远的,不然他很可能在仇还没有报完,就已经死了,对,是被这蠢货给气死的。

    而另一边,云娇容跟言朔在街上站了一会儿,还是言朔先开口了,“前面有家新开的茶楼,刚刚朕和孟茴去过,那里的茶还不错,我们过去坐坐吧。”

    在云娇容面前,言朔是完全没办法摆皇帝的架子,甚至,经历了这段日子的“分离”,他在云娇容面前更加显得小心翼翼了。

    云娇容看着言朔,她知道该拒绝,可是对上言朔那期盼的眼神,拒绝的话,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

    她点头应下,言朔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毫不掩饰的欣然笑容。

    茶楼内,茶香四溢,光是闻着茶香,就让人心旷神怡。

    两人进了雅间坐下,东楚的民风还是非常开放的,虽说也有男女大防,但是,并没有太严重,两人一并进入雅间坐下。

    “尝尝这茶,孟茴介绍朕喝的,味道挺好。”

    他给云娇容倒了一杯放到她面前,听着言朔话语中几次提及孟茴,云娇容的心里酸酸的,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孟茴很可能是未来的皇后,她有什么资格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