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630.考题泄露
    第630章630.考题泄露

    这个王八蛋,好不容易回到他身边,竟然还存着要逃走的心思,做梦!

    柳天心无语地看着面前的人,这偷奸耍滑的事,他做得可真顺手。

    云娇容跟皇帝没在茶楼里坐多久,就离开了茶楼,去找墨榕天了,走了一路,便看到墨榕天跟孟茴并肩坐在河边聊天,这画面……着实有些怪异。

    孟茴拽着墨榕天走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是故意要给她跟皇帝制造机会,可她这做法也太明显了,根本就没一点掩饰,她更没想过,她的这位哥哥,竟然会有耐心跟孟茴坐在河边聊天。

    在她的印象中,孟茴那种能把人急死的脑回路,一般很少有人能耐着性子跟她聊到一块去。

    不过,如果她知道她的哥哥先前经历了什么“磨难”的话,眼前这一幕就不那么突兀了。

    跟云娇容一起过来的还有皇帝,他自然是来找孟茴的,跟云娇容的这一次见面并不愉快,皇帝心里虽然满足了见到云娇容的**,但结果,还是被她气得憋了一肚子火。

    所以,看到孟茴跟墨榕天坐在河边聊天的时候,火更大了。

    “孟茴!”

    他咬着牙,对着坐在河边还在劝说墨榕天放弃云娇容的孟茴,低吼了一声。

    孟茴回头,见言朔的脸色不太好,很明显,被云娇容给气的。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孟茴嘀咕了一声,从墨榕天身边站了起来,而静静听着孟茴念了半个时辰的墨榕天,长长地松了口气,瞬间有一种言朔是他救命恩人的错觉。

    这孟茴太会念了,如果他是惦记容儿的女人,很可能真的会被孟茴念得放弃她。

    孟茴已经起身走到云娇容身边,压低声音道:“你也太不把我的努力当回事了。”

    我盯了你哥一晚上口水都说干了,我容易吗?

    云娇容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绕过她往墨榕天走去,却没再看言朔。

    言朔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将孟茴从她身边拽了过来,“回宫!”

    就这样,孟茴费了好大的劲教唆皇帝出宫,她好出去玩一玩,结果,她一晚上关顾着劝解墨榕天,劝到一半还直接被皇帝逮了回去。

    所以,她这一晚上的努力,到底为了什么。

    孟茴觉得自己得让皇帝欠她一个人情,所以,在回宫的路上,一直到承德宫,她还没讲完,当然,这中间有她添油加醋的一部分。

    她得让皇帝相信,她为了他的终生幸福,是做过努力的。

    说完后,觉得口干舌燥,她双手端起皇帝放在案边的茶水一口饮尽,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所以,你为了帮朕,牺牲了自己的脸?”

    “对啊,我可是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才把墨榕天给拦住了。”

    孟茴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她不仅仅牺牲了自己的脸,还牺牲了自己的脸面,她可是当众喊他相公啊有木有!

    最后,皇帝对她为了拖住墨榕天所做出的牺牲予以了肯定并嘉奖。

    孟茴没打算就这样走了,她把自己夸了一路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得到皇帝的表扬,所以,她靠在皇帝的桌前,带着商量的口吻,对皇帝道:“皇上,我为了你的终生幸福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呗。”

    嗯,牺牲真大!

    言朔没好气地抬眼看了她一眼,还是很给面子地开口道:“说吧,什么事?”

    孟茴眼前一亮,双目炯炯地看着皇帝,道:“你知道的,太后想让我嫁给你当皇后,你能不能答应我,就算容儿最后不嫁给你,你也不要娶我,行吗?”

    “不行!”

    言朔从书中抬起头来,冷哼了一声。

    “为什么!”

    孟茴瞬间不干了,她为了他的幸福,用生命演的戏,得到的就是他这样的报答?

    果然啊,皇帝不能信啊。

    “朕觉得你很合适。”

    “可我不喜欢你啊,皇上。”

    孟茴急了,伸手直接将他手上的书给抽走了,“皇上,勉强是没有幸福的,求你放过我吧,我们没仇没怨的,何必这样赶尽杀绝,你这是恩将仇报啊,皇上!”

    言朔不理她,重新拿起边上的另一本书看了起来。

    多少人挤破脑袋要当皇后,她竟然嫌弃成这样,竟然说他恩将仇报!

    果然脑子缺根筋!

    孟茴不死心,她今天要是不挟恩图报的话,往后就没机会了。

    “皇上,你知道我爹的,你强迫我嫁给你,我不开心,我不开心,我爹就不开心,他老人家一生气,他的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生气起来连他自己都打,更何况是你。”

    很好,孟茴对她那个义父可真是了解得透透的。

    “朕不怕。”

    “……”

    孟茴一脸灰败地看着言朔,此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她以后还能对他忠心耿耿,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皇上,你这样说话就真的没意思了!”

    言朔终于放下手中的书,看向她,“朕也不是不讲理之人,这事儿还有商量的余地。”

    “怎么商量?”

    孟茴的内心已经将皇帝狠狠鄙视了一把。

    “除非你帮朕拆散容儿和墨榕天,朕就答应你。”

    “真的?”

    孟茴眼底一亮。

    “君无戏言。”

    “好的,好的,包在我身上。”

    “去吧。”

    言朔郑重地拍了拍孟茴的肩膀,给了她一个任重而道远的眼神。

    接下去的日子,孟茴为了自己的自由和皇帝的幸福,制定了一系列破坏墨榕天跟云娇容“奸情”的计划。

    当然,这些计划并没有什么用处,她发现,云娇容跟墨榕天之间的“奸情”更加坚固了。

    这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她这种能掀翻军营的破坏力,怎么能破坏不了他们这段脆弱的感情?

    孟茴不死心,也没办法接受着这样的结果,与此同时,朝中又爆出了另外一个震惊的消息。

    这届春闱的试题,泄露了。

    “怎么可能,这次的试题是我亲自出的,我连沈谦都没说过,全天下就我一个人知道。”

    言绝在得知春闱试题泄露的消息时,也被惊得半晌没缓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