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632.最好别动这个心思
    第632章632.最好别动这个心思

    卫韶在京城的那只军队,墨榕天派出不少神机堂的人打探,都探不出什么结果来。

    现在,神机堂的处境确实有些被动,这也导致了卫韶最近的行为越来越猖狂,完全不把西北那几个将领放在眼里。

    “无妨,西北那二十万大军,如果没有足够的军饷去养活,卫韶拿什么去命令他们服从他。”

    墨榕天却并不生气,漫不经心的样子,丝毫就没把卫韶放在心上。

    “殿下的意思是,打算断了西北那二十万大军的军饷?”

    柳千寻一惊,这可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最终还不是便宜了朝廷?

    西北大军之所以能如此壮大,就是因为神机堂出钱养着。

    大墨王朝虽然覆灭了,可墨家留下的大批宝藏却并没有被言家人夺走,如今正好可以用那些钱去养那二十万大军。

    卫韶可没那个能耐和资本去养这么多的士兵,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现在就敢跳起来跟他神机堂对着干。

    墨榕天眉头一蹙,“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断臂自保,再放任卫韶这样嚣张下去,西北那二十万大军,真的会被卫韶给吞了。”

    他看向柳千寻,眼中的冷意开始凝聚,“师父别忘了,卫韶合作的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伊邪,到时候,不论他是把我们卖给朝廷,亦或是跟伊邪合作对付我们,我们都是腹背受敌,等到那个时候再想法子,就没那么容易了。”

    柳千寻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

    “断了军饷,会导致军心不稳,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难道又要前功尽弃了吗?”

    墨榕天摇了摇头,给了柳千寻一个安心的眼神,“军饷我们照发,但是得选择性地发,最主要的,就是要甩到卫韶这个大尾巴,等卫韶靠着我们那二十万大军壮大的话,等到尾大不掉的那一天,就是我们一个大麻烦。”

    墨榕天敲了敲桌面,指着上面西北二十万大军的布兵图,继续道:“这二十万大军当中,还有十万是卫韶的,我们双方势均力敌,也就导致了这双方的士兵都有些军心涣散,你不服我,我也不服你。”

    柳千寻陡然明白过来了墨榕天的意思,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等会儿休书一封给索将军,军饷只发给我们自己的那十万大军,另外十万不用管,不管卫韶跟不跟我们妥协,我们现在都不去养他那十万大军,卫韶现在只是一个藩王,他手上的钱根本养不起那十万大军,这样的话,一方面,我们可以打散卫韶手下那部分大军的军心,到时候,那些士兵受不了了,就自然会投靠我们,又或者再退一步来说,就算这些兵宁可饿死也不愿意投靠我们,对我们来说,也就是损失十万个跟我们不齐心的士兵罢了。”

    “再者,这十万大军是卫韶招募过来的,他不可能放任不管,到时候,光是军饷这一块就已经够他焦头烂额了,他哪有时间给我们惹事,这样,我不就很容易就甩掉了卫韶这个麻烦了吗?”

    墨榕天这一分析,确实非常有道理,可柳千寻担心是——

    “少了那十万,我们起事的时间怕又是得延后了,现在朝廷对神机堂的打压手段越来越步步紧逼,我担心我们的身份迟早会暴露,到时候,我怕夜长梦多。”

    墨榕天点点头,没了那十万大军,最主要的后顾之忧就是时间问题。

    朝廷这几天对付神机堂的手段越来越咄咄逼人,只要留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神机堂迟早会被瓦解。

    “所以,我们也得给言家的人创造点麻烦出来,让他们暂时没时间找我们的麻烦。”

    柳千寻赞同地点了点头,忽地,眸光一愣,一抹杀气从他眼底掠过,“能让朝廷最大的内乱,那就是……”

    “言朔死了。”

    墨榕天面不改色地开口,云淡风轻的语气,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国不可一日无君,只要言朔一死,言绝跟言渊再能耐,也腾不出心思去对付神机堂,这也就给了他们一段时间喘息多了机会。

    “皇帝死了,朝廷必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内乱,别的不说,周边各国,南镜的两个藩王,京城还有卫韶虎视眈眈,西域还有伊邪盯着,言绝言渊这两兄弟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得有一段时间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殿下可有主意了?”

    柳千寻虽然觉得这个方法非常有用,可最大的问题就是,言朔他是皇帝,他身边有多少侍卫不说,四周还全是暗卫跟着保护,如果他们能这么容易就能杀死言朔,也不会等到今天还不动手了。

    “下个月的春猎。”

    墨榕天轻轻把玩着手指,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这倒是个好机会,可春猎的围场四周全部布满了御林军,想闯进去没这么容易。”

    “这个我到时候再想办法。”

    墨榕天心中还有一个想法,他没告诉柳千寻,他知道,柳千寻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老臣倒是有个想法,成功的几率有九成以上。”

    柳千寻若有所思地开口,墨榕天看向他,很快便明白他想说什么,当下便阻止了柳千寻的心思。

    “师父,你的这个法子,还是烂在肚子里吧,我就容儿一个妹妹还留在世上,我是觉得不会让容儿去冒这个险的,师父最好还是别动这个心思。”

    柳千寻不死心,咬咬牙,继续道:“可她对言朔下手,比我们任何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说更能成功。言朔对公主的心思,你我都清楚,现在趁言朔还不知道她的身份,让她对言朔下手,言朔根本就不会有任何防备的。”

    “住口!”

    墨榕天恼了,“我说不让容儿去冒险,就绝对不会让她去冒险,万一皇帝对她起疑呢,落在皇家人的手中,她就必死无疑了。”

    “为了国家大业,就算牺牲了公主又怎么样,她身为墨家的子孙,本就该为墨家牺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