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633.烦人的孟大小姐
    第633章633.烦人的孟大小姐

    柳千寻在这一点上,看得比墨榕天清楚多了,所以,也就冷血多了。

    不然,他不会利用柳若晴,那个从小待在她身边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孩了。

    比如云娇容,他跟柳若晴的感情更深,可他还不是照样利用?

    云娇容身为墨家的子孙,她不是本就该为墨家牺牲吗?

    墨榕天脸色铁青,他最恨的就是柳千寻动不动拿墨家子孙的身份和责任去压他,去压他,他认了,这是他的宿命,可是容儿,他真的不想把她牵涉进来。

    如果跟容儿相认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宁可容儿永永远远是云元博的女儿。

    “总之这件事你休要多提,如果报仇只能靠牺牲容儿,我宁可一辈子都不报仇!”

    “殿下!”

    “够了,师父!”

    墨榕天咬牙看着柳千寻,眼中的寒冷,就像淬了千年的寒冰,融化不了,“别再说了,言朔的事,交给我。”

    柳千寻气得面红耳赤,转身打开门走出去,在开门的瞬间,看到云娇容脸色难看地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他们,眼神却十分平静,看不出半点波澜。

    “容儿。”

    看云娇容的脸色,刚才他们两人的对话容儿应是都听到了。

    他神情复杂地看着云娇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毕竟他这个妹妹对言朔的感情不一样,现在让她知道他要去杀言朔,她的心里会怎么想?

    求他不要杀言朔?她求了,他会答应了?

    他不会让容儿去杀言朔,可同样的,他也不会让容儿阻止他杀言朔。

    他这一辈子,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都已经在这个目标的路上越走越远,已经没办法停下来了。

    云娇容提步跨进房中,视线看了看墨榕天,又看了看柳千寻,用十分平静的语气,开口道:“哥哥和国师打算去杀言朔?”

    墨榕天沉默着没有回答,这件事,对容儿来说,确实是有些残忍的。

    他不想容儿掺和这件事,一方面是不想容儿去冒险,还有一方面,便是不想让容儿为难。

    撇开家族仇恨原因不说,言朔对容儿真的是掏心掏肺得好,这一点任谁都没办法否认的。

    连他都没办法否认,容儿又能怎么能狠得下心去。

    可就在墨榕天想着该怎么跟云娇容说这件事的时候,云娇容却意外地先开口了,“还是我去吧。”

    云娇容的话,让墨榕天跟柳千寻都惊了一下,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容儿,你……”

    云娇容的反应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国师说得对,没有人比我更容易接近言朔,言朔绝对不会怀疑我的。”

    “不行!我觉得不会让你去冒险的,就算你真的成功杀了言朔,可你能安全脱身吗?”

    云娇容涩然一笑,她不会告诉墨榕天,她根本就没打算脱身,杀了言朔,她自会给言朔陪葬。

    哥哥背负着家族的仇恨,他想让她放弃杀言朔是根本不可能的,既然阻止不了,与其看着他去送死,不如自己帮他一把,也算是全了自己身为墨家女儿该有的责任,也全了跟言朔之间的那一份情。

    言朔死了,她是绝对不会独活的,可她活着,又没办法阻止哥哥去冒险,所以,除了她去杀言朔之外,她还能怎么做。

    “哥,你心里非常清楚,言朔身边高手如云,就算倾神机堂全部之力,都杀不了言朔,不然,你们不会等到今天,要想成功让言朔死,就只能由我来做。”

    云娇容说的,墨榕天又怎么会不清楚。

    如果是别人,墨榕天或许会毫不犹豫地让她去了,可是容儿不一样,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怎么能为了那个不切实际的梦,就拿自己亲妹妹的性命去开玩笑。

    “不管怎么说,总之这件事你不要管。”

    墨榕天还是坚持己见,云娇容没有跟墨榕天争,见他这样,便叹了口气,“既然哥哥不同意,那我听哥哥的。”

    “嗯,这样才乖。”

    墨榕天虽然觉得云娇容答应得太过轻易,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怀疑她什么,毕竟,皇帝是她心爱的男人,真让她去杀他,她哪里能舍得,自然刚刚提出要杀了言朔的心思,也就不会太坚定了。

    墨榕天从自己住的别院里出来的时候,看到书院门口出现的那个身影,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个人让他头疼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言家那几人,他甚至怀疑这孟茴是不是言朔故意派来瓦解他的精神力的。

    看着孟茴一点不客气地大步跨进书院,看到他便径直朝他小跑了过来,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

    墨榕天看了她一眼,照常不愿意搭理她,自从元宵过后,这个人就开始缠上他了,各种正大光明的手段和阴暗的手段她全使上了。

    目的很明确,就是来破坏他跟容儿之间的感情。

    云娇容看出了她哥每次见到孟茴时那头疼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便走上前来,“茴儿,太后不是喜欢你陪着吗?你怎么老往这边跑?”

    她实在没办法将孟茴正常地当成朋友,因为一看到她,云娇容就会想到孟长雄,继而想到她那个被孟长雄的兵凌辱的母后。

    孟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皇帝无耻到那老子的终身幸福开玩笑,我才不愿意天天往这里跑。

    “那我不是觉得这里比较好玩吗?”

    她笑得一脸不怀好意,视线停在墨榕天阴沉的脸上,对他飞了一记媚眼。

    墨榕天有一种要将孟茴扔出去的冲动,只不过,他算是渐渐摸透孟茴的性子了,一根筋的人,只要不达目的,她就会一直纠缠下去。

    所以,现在别说是把她扔出去,他就算是打断她的腿让她滚,她只要还有一口气,爬都能爬到书院来破坏他跟容儿。

    他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能有这样的毅力和脸皮,什么男女大防,女子矜持,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容儿,你不是这里的教书先生吗?你赶紧去授课,不用招呼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