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636.庞太师果然料事如神
    第636章636.庞太师果然料事如神

    “郑将军未免欺人太甚,你是欺负我一把老骨头没反抗能力,想再揍我一顿是吗?

    “哼!庞太师果然料事如神!”

    “……”

    庞太师被郑卿封一句话给噎得没敢出声,他知道,这竖子一定说到做到,可不会管皇帝在这里,毕竟,当着皇帝的面打他这件事,这竖子也不是没做过。

    言朔坐在殿上,一开始还一直板着脸,这会儿也快绷不住了。

    料事如神……

    也亏得这位郑大将军说得出口,也只有他会这么“直言不讳”了。

    言朔以拳抵唇,轻咳了两声,化解了此时御书房内尴尬的气氛,随后,冷下脸来看向郑将军,道:“郑将军来得可真早,这怒气冲冲闯进来,是在怪朕没亲自出城迎接你吗?”

    这话说的,在场每个人都知道皇帝是生气了,对这个一向被宠惯了的大将军不满了。

    庞太师在一旁偷偷冷笑,心里巴不得赶紧将这竖子给处死了。

    不听召唤随意进京,还带着兵一起进京,这傻子不是找死是什么!

    “微臣不敢!微臣只是来看我家闺女儿的,微臣好久没见她了,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郑卿封回答得不卑不亢,脸上丝毫没有半点做错事的心虚,甚至那话中的意思,还是拐弯抹角地指责皇帝欺负了他的宝贝女儿了。

    庞太师在一旁一边幸灾乐祸着,一边暗暗地骂着傻子,傻子!

    他现在巴不得郑卿封再说一些惹恼皇帝的话,好让皇帝直接把他拖出去砍了。

    言朔面露不悦之色,浓眉轻轻蹙起,沉声道:“孟茴好好地在太后身边待着,郑将军是觉得太后怠慢了她了?需要郑将军带了十万大军过来给她撑腰?”

    皇上果然对这竖子不满了!庞太师心中暗喜。

    “皇上请放心,臣只要确认了茴儿没有受欺负,臣就马上带着兵滚回边疆去。”

    郑卿封依然回答得不卑不亢,但是……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若是朕真的欺负她了呢?”

    言朔阴阴地开口,郑卿封脸色一沉,一点都不给面子地开口道:“那就别怪臣不客气!”

    “你好大的胆!”

    皇帝抬手拾起边上的端砚,朝郑卿封砸了过去,砚台落地,烟色的墨汁,溅了郑卿封一身,郑卿封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随后走到一边站定,下巴却抬得高高的。

    一脸“我骄傲我自豪”的模样,道:“微臣胆子不大!”

    这分明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权臣模样,御书房里的人,心情都变得有些微妙了。

    只见王石走到皇帝面前,道:“皇上请息怒,臣以为,郑将军只是过度紧张孟小姐了,才会出言无状。”

    他又眼神微妙地看向皇帝,用眼神跟皇帝说:皇上,您又不是不知道他脑子不好使,你跟他计较什么。

    “是啊,皇上,郑将军想来并无不敬之心,只是爱女心切,所以才出言无状,惹怒了皇上。”

    大学士沈谦也出列,开口为郑卿封求情道。

    庞太师发现,整个书房内,就他比较希望郑卿封马上死掉,但是这样的心思他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于是也随大流地开口帮郑卿封说话。

    说几句好话而已,反正这竖子带兵进京,也不是他们几个说几句好话就能抹去的。

    “你们都出去,朕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你们!”

    言朔烟着脸,挥了挥手,表达了他对这几人为郑卿封求情之事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庞太师心中暗笑:看吧,皇上根本就不会饶了姓郑的。

    皇帝发话了,他们哪里还敢逗留,便走出去了,郑卿封也要走,却被皇帝给吼了回来,“郑卿封,朕允许你走了吗?”

    郑卿封跨出去的脚步,非常干脆地收了回来。

    皇帝又挥退了内侍,之后,起身亲自给郑卿封倒了一杯茶,笑盈盈地送到了郑卿封面前,“叔父这一路辛苦了。”

    带着敬重的脸上,哪有半点刚才那盛怒的样子。

    郑卿封赶忙伸手接过,虽然他平时不拘小节了一些,可也不敢让皇帝给他奉茶啊,不然,他真把自己当太上皇了。

    “叔父请坐吧,朕还有些是要跟你商量。”

    他私下对郑卿封一直是以叔父相称,这是小时候,他父皇还在世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

    先皇还是太子的时候,他,孟长雄,郑卿封三人就是好到穿一条裤子,所以,连带着言朔也跟着叫他们为叔父。

    也正是因为如此,孟长雄死后,先皇对孟茴才会那样特殊照顾,他甚至有意在孟茴稍大一些的时候以义女的名义封孟茴为公主的,只是这事儿被孟茴知道了之后,孟茴拒绝了。

    她觉得自己受皇家的天恩已经够多了,再封为公主的话,怕会惹人闲话,反正她当时的日子过得也跟公主没什么区别,所以她坚持不想要,先皇也就没逼她了。

    外人不知道他们跟皇家之间的关系,只是觉得皇家对郑卿封过于纵容,却不知道,纵容的背后,是因为旁人不能比的信任。

    在言朔眼中,郑卿封的可信度跟他那两位叔叔是一样的。

    郑卿封不客气地走到边上的椅子上坐下,将茶杯往边上一放,道:“皇上密信中让臣带十万大军大张旗鼓地进京,弄得人尽皆知,不只是让臣威风一把这么简单吧?”

    谁说他脑子不好使来着?在大事上,他的脑子一直好使得很,只是一些蠢人从来看不透他。

    言朔淡淡一笑,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道:“有些事朕不方便在信上说,就只能当面跟叔父讲明了。”

    “皇上请说。”

    言朔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覆在郑卿封耳边耳语了一番,郑卿封的眉头,皱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皱紧。

    “叔父可明白?”

    废话,当然明白,真当老子脑子不好使呢,这都听不明白?

    “微臣只有一个请求。”

    “叔父但说无妨。”

    “保障茴儿的安全。”

    “叔父放心,这个朕绝对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