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637.王爷您不是一般人
    第637章637.王爷您不是一般人

    于是,当天,没有人知道言朔跟郑卿封在御书房里说了什么,只听到郑卿封骂咧咧地走了,那骂人的气势,声如洪钟,整个御书房附近方圆几里的地方都听到了。

    具体骂了什么,基本上跟孟茴那天出承德宫的骂得差不多。

    从那天起,大家都知道郑将军跟皇帝不对盘,郑将军带来的十万郑家军还在靳都城外驻扎着,这摆明是跟皇上撕破脸了啊。

    好多人都在猜测,郑将军若是真造反的话,谁会赢?

    这还真不好说,毕竟,皇帝也不是软柿子,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两个深不可测的皇叔在保驾。

    尽管如此,朝中开始人心惶惶了起来,毕竟,谁都不想这好不容易安稳了几十年的天下,又开始大乱了啊。

    不少得知这个消息的人,心中都有着各自的想法。

    卫韶:本王果然料事如神,那对君臣真的撕破脸了。

    言渊和言绝:很好,老郑的演技非常好,有人要上钩了。

    边疆方圆七百里各小国:啥?老郑回京造反去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骚扰骚扰边界了?

    伊邪:本汗的机会来了。

    南镜两藩王:说好的要削我们的藩呢,咋就自己人打起来了?

    神机堂:我们复国有望了!

    孟茴:发生什么事了?我爹咋干出造反这种缺德事来了?

    而此时,已经跟皇帝彻底翻脸而待在大将军府喝茶的郑卿封表示:本大将军的脑子和演技,已经彻底碾压了你们。

    在一切不知情人看来,目测这个看似平静的东楚天下,快要乱了。

    然而,朝廷有很多事,都在秘密进行着,知道的人甚少。

    靖王府——

    言渊处理好公务回房的时候,看到柳若晴若有所思地托着腮,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他笑意盈盈地走上前去,从身后将她圈紧怀中,“在想什么呢?”

    柳若晴从他怀中回过头来,抿了抿唇,道:“在想郑将军。”

    某人的脸色,顿时一沉,一股醋酸味扑面而来,“想那个老男人干什么?”

    “……”

    此人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乱吃醋?

    不过,话说回来,她那次进宫找太后的时候,见过郑将军一面,还别说,那大叔长得还真不错,放现代那也是能娶到十几岁小姑娘的。

    言渊见她思绪又不知道飘哪里去了,一看就知道她真的在想郑卿封,瞬间不淡定了。

    “有个这么好看的相公在,你还不满足?”

    他双手捏着她的双颊,将她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柳若晴顺势便提要求道:“满足不满足你还不知道,有本事再跟我生个女儿啊。”

    “……”

    果然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她以为他不想再生个女儿呢,可他不是心疼她吗?

    要是换成是他生,再生十个女儿他也是愿意的。

    “就算不生,我也能让你看到我的本事。”

    说完,他一把将柳若晴抱了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在她抗议的眼神中,三两下将她剥得干干净净。

    ……

    他起身,将已经累得虚脱的柳若晴清理干净,然后将她抱去净室泡澡,他也坐在她身边,两人闭着眼,静默不语。

    泡了一会儿,柳若晴稍稍有精神了一些,才复又想起了自己刚才正在想的事,她欺身贴到言渊身边,这一碰触,某人的兄弟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他只能三下五除二从净池中起来,给自己穿好了衣服,在柳若晴迷惑的眼神中,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下次不准这样了。”

    说完,在柳若晴更加迷惑的眼神中,走出了净室。

    柳若晴表示很无辜很无奈:她刚刚做了什么?不就是想要跟他讨论郑将军的事吗?

    柳若晴再水里又多泡了一会儿,才从水中起来,擦干了换好衣服出来,看到言渊坐在一旁看书,她走上去,将他手中的书抽走,道:“跟我说会儿话呗。”

    “好,你想说什么?”

    “郑将军真的因为孟茴一封信就回京造反啦?”

    她怎么越来越觉得不可能呢,这也太刺激太不可思议了吧。

    “为什么不可能?”

    言朔看着她眼中绽放出来的难以置信,笑着反问道。

    “觉得他没脑子想出造反这点子。”

    “……”

    成为他们夫妻夜生活的话题还无故躺枪的郑将军表示已经哭晕在厕所。

    言朔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要是郑将军觉得你这么小看他,他会生气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说。”

    于是,柳若晴上上下下认认真真地将言渊看了一遍,“就是你的反应太淡定了,正常人知道有人要夺你家的江山,肯定会焦虑不安,神情凝重才是,可你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言渊无奈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他在他亲爱的老婆心中,就是这么一个没魄力没气场的人吗?

    “你就这么小瞧你男人的?”

    他伸手,用力刮了一下柳若晴的鼻尖,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柳若晴知道自家王爷夫君生气了,赶忙讨好地哄道:“我说的是一般人,王爷您天生就不是一般人,当然是淡定的了。”

    傲娇的某王爷满意地点了点头,便听柳若晴继续道:“可你也太淡定了,对方可不是一个小门小将,人家那是手握二十万大军的边疆大员啊。”

    她换了个坐姿将自己的想法分析给言渊听。

    “你看啊,先不说郑将军的脑子好使不好使,光凭他以一己之力使得边疆十几年如此安宁,可见这人就算脑子不行,行军打仗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况且……”

    她突然间没好气地哼哼了两声,眯起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深不可测的冷笑,“一个行军打仗这么牛哄哄的人,你确定他没脑子?”

    打仗可不仅仅是靠蛮力,排兵布阵的时候,脑子的用处可大了,不会有人真的相信郑卿封会是个脑子不好使的人。

    反正她是不相信的,她觉得,郑卿封只是不喜欢动脑,能用武力解决的事,就直接武力解决,比如说揍庞太师。

    但是一定要用脑子去解决的事,他的脑子绝对不会拖他后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