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639.八王爷被打入大牢
    第639章639.八王爷被打入大牢

    “不用你们,本王自己会走。”

    说完,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昭明殿上,群臣皆默,谁都没有替言绝求情。

    王爷这会儿的态度,就算考场舞弊案跟他没关系,他大殿之上公然对皇帝不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众臣心里都这么想,毕竟谁都没有那个荣幸亲眼见过他们叔侄私下相处的样子。

    卫韶也站在武将之中,心中乐开了,发现最近连老天都帮着自己,真是心里想什么,老天就帮着他什么,简直太顺利了。

    郑卿封站在他的斜对面,看着他脸上毫不掩饰的光彩,冷冷一笑,双手拢进袖子里,慢悠悠地从昭明殿走了出去。

    脸上颇有一副“老夫早已经超脱世俗之外”的淡定,好似这昭明殿上发生的一切,跟他毫无关系,他只不过是一个闲来无事来大殿上看戏顺便给皇帝添堵的乱臣贼子而已。

    聿王府内,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王爷竟然会被皇上下令关起来,更确切地说,谁都没想到,皇上会跟王爷吵起来。

    这可怎么办才好,赵管家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急得直跳脚了。

    王爷被关起来了,这聿王府就少了主心骨了,这下怎么办?

    虽然他也是见过世面的老管家了,可也从来没遇见过自家王爷被皇上给关起来啊,以后会怎么处置还不清楚呢。

    “对,对,找靖王爷问问。”

    赵管家想起了言渊,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准备往靖王府过去,正好遇上了从靖王府过来给柳天心看嗓子的陆元和。

    陆元和在聿王府连续待了一个月,在结束了一个的银针刺穴之后,刚几天前才回了靖王府。

    今日过来,一是给柳天心复查,二嘛,自然是王爷过来让他给赵管家带个话。

    “靖王说了,这件事,八王爷脱不了关系,赵总管去找靖王爷也没用,只要将聿王府管好就行,别的事,等皇上气消了再说。”

    管家瞬间蔫了,连靖王爷都放弃他们家王爷了,那如果王爷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这辈子就完了?

    就算皇上把王爷给放出来了,可王爷今生怕是再难得到皇上信任了。

    陆元和去给柳天心检查声带的时候,就觉得柳天心有些不太配合。

    费了好大的劲,他才检查的好,“声带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脱落,今天开始,你要开始服药,这药对你的肠胃有一定的刺激,你可千万要忍住,必须一滴不剩喝完。”

    陆元和叮嘱了两句,见柳天心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便放下心来准备离开,却被柳天心给拉住了衣袖。

    他见柳天心神色焦急地比划了几下,见她问的问题,陆元和也有些为难得皱起了眉头,“有关八王爷的事,我是真的不清楚,王爷回府也没跟任何人说起这事儿,只是,八王爷这事儿涉及到春闱考题泄露,一时间还真难办。”

    陆元和见柳天心的眼神里露出了几分紧张和焦急,心生不忍,便又出声安抚道:“这事儿你若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是得问问靖王妃,王爷应该会跟她说起这个,你放心吧,靖王爷现在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八王爷一向跟靖王爷交好,定然不会看着他出事的,况且,八王爷是皇上的亲叔叔,皇上再生气也不会杀了他。”

    别说陆元和现在只是一介草民,就算他是当年的太医院院正,这朝中之事,也不是他这样的身份能参与的。

    陆元和从聿王府离开之后,柳天心整个人还是坐立不安的,自从靳都城传出八王爷售卖春闱试题开始,她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天,言绝就被皇帝打入大牢了。

    她现在很想马上冲到靖王府去问一问柳若晴有关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可是,以她现在这身份,她别说见柳若晴,就算见了,她又以什么样的身份从她口中问出具体的情况来?

    除非她摘下面纱,告诉柳若晴她是柳天心,可这不就意味着她也是间接地跟言绝承认了吗?

    柳天心蹙着眉头,急得来回踱步,跟着,她又将脚步停了下来,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心道:要不,直接告诉柳若晴,我就是柳天心吧。

    现在让她在王府里干等着着急,说了自己是柳天心又能怎么样?

    大不了就是等言绝放出来的时候,嫌弃她一把罢了,反正她不是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里准备了吗?

    与其现在自欺欺人地沉溺在言绝为她编织的情网之中无法逃脱,不如早点让他看清楚自己这张丑陋的脸,也好过浪费彼此的感情。

    这样想着,柳天心心里突然间觉得轻松了许多,也顺便将心中的难过给不动声色地压了回去。

    “等明天去靖王府问问言绝的情况吧。”

    她坐在房间里,伸手摸了摸自己丑陋的面容,自嘲地发出了一声轻笑。

    大内天牢内,言绝被关在牢房最里头的那间单人牢房中。

    虽说八王爷犯了事,可八王爷毕竟是八王爷,身份摆在那里,就算现在惹了皇上生气了,可不是还有太后和靖王爷吗?

    这两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再者,这次春闱试题泄露之事,本就疑点重重,连他们这些做侍卫都能想清楚,皇上又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皇上也许是被御史们闹得心烦,才追问八王爷这件事,结果两人就吵上了。

    到时候皇上想明白了,过了气头,不还是会把八王爷放出来吗?

    所以,他们这些做侍卫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捧高踩低这种事,千万不能做,尤其不能对王爷做。

    因此,言绝被关在里头,基本上没有侍卫去招惹他,这样一尊大佛也不是他们招惹得起的。

    再加上皇帝亲口下令任何人不准去探视八王爷,所以,言绝现在关的这个房间,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夜,一点点地加深了,深夜的大内天牢,安静得只有侍卫们昏昏欲的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