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640.深夜求婚的某位爷
    第640章640.深夜求婚的某位爷

    一道烟影,从天牢内轻盈而出,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得很快,就连巡逻的大内禁军都未曾发觉。

    聿王府内,静悄悄的,下人们都已经睡了,只留一道皎洁的明月,挂在半空当中,月光,洒满了聿王府的每一个寂静的角落。

    片刻之后,一道烟影从聿王府后院的墙轻松而入,熟门熟路地朝主院翻墙而入,进了贴着主人房边上的那间小屋。

    房间的窗户开着,他没有推门,而是直接从窗户跃入,轻声来到床前。

    这会儿才刚刚三月份,虽然没有冬天那么冷,但是,大晚上开着窗户,半夜里,冷意还是非常明显的。

    来人的脸上蹙了蹙眉,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轻声嘀咕:“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他转身将每一扇窗户都给关了,重新又回到床边。

    柳天心本就因为言绝的事一直睡得不深,辗转反侧刚刚入睡,耳边轻柔的嘀咕声,让她猛然睁开了双眼。

    她面朝里侧着身子躺着,睁眼的瞬间,月光将窗前那人的影子毫不保留地映在帐幔之上。

    柳天心神色一凛,藏在被子里的拳头,轻轻握紧了,呼吸因为紧张而停滞。

    她盯着床幔上倒影出来的影子,看着他低低俯下身去,一点一点靠近自己,她心中越发紧张了起来。

    下一秒,她掀开被子,抬起脚就往那人踹去,可脚刚刚一伸出去,那人便敏捷地侧了个身,将她的脚腕捉住,微微一使力,将她往他面前拽去。

    这个动作莫名地熟悉,可还没容柳天心去回忆这个动作从前是在哪里见过,就被带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小天心,是我,别打了。”

    刚要反抗的动作,因为这熟悉的声音而停了下来,她欣喜地抬眼,对上了那双含笑的眼眸,温柔而深邃。

    她急着想要问什么,声音却发不出来,只能焦急地比划着:你不是被皇上关起来了吗?怎么会来这里?

    不怪柳天心紧张,他被皇帝关起来,这罪已经够大了,现在大半夜穿着夜行衣出现在她面前,这么偷偷摸摸,不用问都知道是从天牢内越狱出来的。

    她丝毫不会怀疑言绝有这个本事。

    可若是让皇帝知道他越狱了,这罪就更大了,被有心人知道,到时候参他一个畏罪潜逃,就算他什么都没干过,到时候也说不清了。

    她越想就越着急,比划的动作也越来越快了,下一秒,手被言绝用力握住,他在她面前俯下身去,视线跟她平视的同时,脸离得她很近很近,近到几乎贴着她的鼻尖。

    “我不放心你,特地出来看你的。”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在深夜里,更有一种撩拨人心弦的空灵和清澈。

    靠得如此之近,温热的气息在她鼻尖流转,柳天心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了起来,脸颊也越来越烫,好似随时都能煮熟了一般。

    她下意识地伸手抚上自己的脸颊,这才意识到自己半夜睡觉,并没有戴上面纱,她的脸上,瞬间掠过一丝惊慌,快速跟言绝拉开了一段距离,本能得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转身欲要夺门而出,门却在下一秒被人给堵住了。

    “去哪?”

    言绝神情严肃地看着她,他知道她为什么要逃走,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的脸受伤了,他说了她不介意,她却怎么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柳天心。

    他不想让她难堪,所以也不曾逼着她把面纱摘下来,接受各种人的指指点点。

    他不介意,不代表别人也不介意,那些人的眼神和说出来的话,有多诛心,他都能想到。

    可刚才,他看到她脸上那一块烧伤的地方,心中震惊又心疼,尤其是看到她因为自己毁了容被他看到而眼底出现的悲伤和恐惧时,他就心疼得不能自已。

    柳天心一直捂着脸,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想要跟他拉开距离,不想让自己丑陋的面容被他看得真真切切,即使经过刚才,他已经看得差不多了。

    言绝上前,伸手霸道地将她的手,用力拿了下来,逼着她直接面对着自己,“躲什么,我说过,我早就知道是你,就算你蒙着面纱,我也不会认不出来。”

    他的声音,清澈而严肃,说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别说你只是毁了半张脸,就算你整张脸都毁了,只要你能好好活着留在我身边,对我来说,都是上天的恩赐了。”

    柳天心看着言绝,双眼睁得大大的,她觉得这样可以让眼中的眼泪逼回去,可那泪水却越来越多,终究还是从她的眼眶中无声地落了下去。

    言绝心疼地用指腹将她的眼泪抹去,“我言绝这一辈子,只要你柳天心,不管你变得多丑都好,我都不会娶别人,哪怕我老了,死了,葬在我身边的人,也只能是你。”

    柳天心没说话,只能无声地摇头,眼泪不停地从她的眼眶中涌出。

    言绝这一番话,让她更加没有办法去面对他,尤其是用这副让人不敢直视的面容。

    如此一个光风霁月的男子,他的身边,就该配天之骄女,她怎么忍心让他一辈子被人在背后取笑,取消他娶了一个没脸见人的聿王妃。

    如果没有她,他根本不需要接受任何人的指指点点。

    言绝看着她眼底的痛苦,每一寸痛苦都揪着他的心脏。

    他上前一步,她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鸟,快速往后退一步,他干脆直接上前,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用几近请求的口吻,道:“小天心,嫁给我吧,别让我等了,好不好?”

    他感觉到柳天心的身子,在他怀中狠狠地颤抖了一下,那种恐惧,揪着他的心,闷疼闷疼的。

    他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她不相信他,不相信他会不介意她这张脸,不相信他会对着她这张脸,甘之如饴地爱她一辈子。

    他知道他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未来的事,谁敢轻易去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