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641.打死他
    第641章641.打死他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现在说太多也没有用,你至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证明也好,不要现在就给我判了死刑,好吗?”

    他拦腰抱紧她,不想她再逃避她,“我以为你真的葬生火海的时候,我整颗心就已经死了,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再会让一个女人走进我的心。”

    “若晴过来跟我说,你可能还没有死,就是撑着这样一个信念,我开始逼着自己活下去,想着或许有一天,你真的活过来了,出现在我面前,后来,你真的出现了,我又高兴又害怕,害怕那只是自己的自欺欺人,害怕你的面纱摘下来之后,我看到的并不是你。”

    “所以,你不愿意摘下面纱,我也不逼你,因为我自己都私心地不敢去面对心中的恐惧,那种从希望到绝望的感觉,真的……真的太痛苦,我知道,我根本没办法承受。”

    说到最后,言绝的眼眶也跟着红了,而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狠狠地敲在了柳天心的心上。

    “就在刚才,你从床上起身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你的那张脸,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的小天心是真的回来我身边了,所以,不要再离开我了,求你了,小天心。”

    这个时候的言绝,几乎放低了全部的尊严,真的是在求柳天心,上一次失去她的痛苦,现在回想起来都心惊肉跳,整颗心都是揪着的。

    柳天心费了好大的劲,才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

    她的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抬眼看着言绝的眼睛,即使这双眼睛里带着多大的真诚,她依然没办法打败笼罩在自己内心一年多的自卑。

    她想点头答应言绝,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一次又一次地阻止她,让她将心中那一股想要答应言绝的冲动给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她从言绝的怀中挣扎着退出了几步,没有跟言绝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用手语问道:你为什么会从天牢里出来了?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言绝知道她在转移话题,可现在,他没有急着逼她,越是这个时候,她的内心就越是脆弱,他真的害怕自己一逼着她,她就真跑了。

    于是,便顺着她的问题,回答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会茶饭不思,我不放心,就偷偷过来看看你。”

    他说话的样子,比起刚才的严肃,多了几分调笑,可柳天心却是笑不出来的。

    她拽起他的手,将他往外拉,手上不停地比划着:趁守天牢的侍卫还没有发现,你赶紧回去吧。

    言绝却是不肯走,反手握着她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她,道:“你现在不答应嫁给我也没关系,我知道你在关心我就行。”

    柳天心不想搭理他,只是给了他一个白眼,又催促着他回去。

    言绝却是依然赖着不走,开始耍赖了起来,“小天心,我有耐心,我的耐心比你想象得多得多了。”

    柳天心催促了几次,见他无动于衷,便妥协了下来,转身走到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抬眼看着他,冷静地比划了一下:你这一次若是能成功脱身,我就嫁给你。

    言绝一看,眼神顿时亮了起来,瞬间像一只萌宠一般,冲到柳天心面前,半蹲了下来,卖萌的样子,就差吐舌头了。

    “你要说话算话!”

    柳天心看着他眼底闪烁着的光亮,双眼有些刺痛。

    对着她这么一张丑陋到吓人的脸,为什么她答应要嫁给他的时候,他能比她还要高兴。

    她盯着言绝期待的眼神,半晌,点了点头。

    只要他能安然躲过这一次危机,就算让她顶着这张丑陋的脸,让所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也心甘情愿。

    言绝兴奋地几乎就要在她面前跳起来,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无疑是意料之外的大好事,早知道牢狱之灾这么有用,他早就该这么干了。

    他快速起身,在柳天心毫无防备的时候,在她右脸上快速吻了一下,脸上还洋溢着兴奋狂喜的光彩,“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柳天心没料到言绝会吻她,更没想到他会那样毫无芥蒂地吻在她那凹凸不平的丑陋的疤痕上,骤然愣了几秒,可某人已经高兴得就差在她手舞足蹈了。

    压下心头的动容,她又催促着他赶紧回天牢去,言绝这会儿心情高兴,非常听话地点了点头,“好,我这就走,等我出来。”

    临走前,他看到她眼底的担忧,又忍不住折了回来,在她面前停下脚步,低眉望着她清澈的剪瞳,心头暖暖的。

    他握住她柔软的双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道:“别担心我,有老九在,我不会有事的,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就去靖王府找若晴。”

    柳天心不想他这会儿还记挂着她的事,便赶忙点了点头,言绝这才心满意足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聿王府。

    在回到天牢之前,他又调转了一个方向,往另外一个地方去了。

    靖王府——

    靖王府东院内,夜灯还微微亮着,室内,弥漫着些许不可描述的旖旎春色。

    言渊俯身正亲吻着怀中的人儿,室内暧昧旖旎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房间。

    笃笃笃——

    窗户突然被人敲响了,言渊立即停下正进行着的动作,伸手快速扯过被子盖在了柳若晴的身上,身子本能地护住了她,凌厉的眸子,扫向窗户,“谁!”

    窗外,一道低沉的嗓音幽幽地传了进来,“老九,是我。”

    言渊的脸色,更加烟了!

    混蛋,不是在天牢吗?

    这个时候跑来这里做什么!

    他顺手拿起一件外衣套在身上,并没有开门,而是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看着窗外那一身烟衣站在夜色下,一脸不自觉地站着的某位爷,言渊的脸色,非常难看。

    欲求不满的某位王爷这会儿的心情非常郁闷,甚至有些想要杀人,身下的小兄弟还胀得难受,如果此人过来没有什么要紧事的话,他一定打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