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643.好的,小白
    第643章643.好的,小白

    于是,这一次,她从将军府出来的时候,利用自己当年被老郑培养出来的“甩尾”本事,把那些跟在她身边的暗卫给甩了。

    她松了口气,准备自己随便找个地方逛逛。

    自从皇帝跟老郑翻脸了之后,她就认定皇帝怎么都不会再娶自己了,所以,她就不用天天去找墨榕天谈心交流感情了,她也乐得清闲。

    老郑最近经常出城,而且明目张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出去练他的兵去了似的,如此嚣张,连她这个做女儿的看不下去,是个人都很想揍他好吗?

    尽管如此,她在城内闲着没事干,也想着出城去找她老爹。

    可刚出了城没多久,她就发觉自己又被人给盯上了。

    孟茴有些烦躁,盯着她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她咬咬牙,用一副自以为非常高冷霸气的语调,道:“几位跟了这么久,受累了,还是出来吧。”

    随着她这话音落下,几个烟衣人便出现在她面前。

    md!

    说好的暗卫呢,怎么是一群透着腐尸气味的死士!

    孟茴毕竟在军营里待了将近十年时间,军营里有专门刺探敌情的死士,所以,她对死士的感觉还是非常清晰的。

    光是凭感觉,她都能感觉出这些人绝对是死士。

    言朔这厮派暗卫盯着她就够了,还派死士来做什么?

    等等,不对,他们应该不是言朔派来的,那厮想杀她或者控制她,多的是方法,派死士来杀她……嗯,其实有些大材小用了。

    那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跟着她?

    孟茴已经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运气怎么这么背,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等到她把言朔派来的暗卫给甩了这些人就出来了。

    怎么办?她的武功还行,可眼前这些人分明就是死士啊,死士的特点,不仅仅武功好,关键还不怕死啊,可她怕死啊,真打起来,光是这毅力她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她想着要不要跪下求饶,等下次有机会再遇上他们,再找机会把场子找回来?

    孟茴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很天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孟茴!”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看到来人,孟茴感动得差点就要哭了,“小白哥哥!”

    她立即屁颠屁颠地朝那满头银丝的俊美公子跑了过去,在那一刻,她有了一种终于找回场子的感觉了,有人撑场子的感觉真好。

    她完全没有去想,身边这人的武功,到底能不能帮她把场子给撑住啊。

    墨榕天看着面前这个一脸狗腿跑到自己面前,如果有尾巴就一定会摇起来的孟茴,听着她喊自己“小白哥哥”,他的眉头就忍不住蹙了起来。

    他有一种想要掉头就走,不应该出来帮她的感觉。

    他甚至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出来帮她,她是孟长雄的女儿,郑卿封的义女,对他来说,孟茴出了事,他应该乐见其成才是,毕竟,只要孟茴出事了,对郑卿封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可他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走出来了,站到她面前,一副“这姑娘我罩着,你们别想动她的模样”。

    墨榕天想说自己后悔了,可是,后悔两个字,还是没办法说出口。

    自从得知郑卿封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带兵造反的时候,他心里是有所怀疑的,毕竟,这样一个嚣张的大将,从边疆带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赶到京城来找皇帝晦气,皇帝如果真觉得他是要造反,又怎么可能让他大张旗鼓一路畅通无阻就进了京。

    说明白一点,不就是引狼入室吗?就差给贼带路了。

    言家这三叔侄不可能这么蠢,他宁可相信这是他们设计好的阴谋,目的自然是引狼入陷阱。

    至于这狼是谁,不用猜就知道,八成就是卫韶了,卫韶在京城的那几万大军,虽说数目不大,对京城来说,也算是一个威胁。

    尤其是在不知道这支军队有多少数目的情况下,让郑卿封带十万大军来京城以备不时之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了这样一种猜测,墨榕天悄悄出了城,暗中进入了郑家军驻扎的营区细细查探了一番,却什么都没查出来。

    郑卿封除了偶尔过来练兵之外,并没有其他动作。

    他也没敢深入去查,毕竟目前这些行为,跟他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如果言家三叔侄只是想用这个计划除掉卫韶,或者逼出卫韶暗中藏在京城的那支军队又或者郑卿封真的是要造反,对他,对神机堂来说,都是坐收渔利的好机会。

    所以,他在军营外只待了片刻就回来了,回城的途中便看到孟茴被一群烟衣人给围住了。

    “这些都是你朋友?”

    墨榕天看着这些烟衣人,明知故问道。

    孟茴一点都不吝啬地给了墨榕天一个白眼,心道:你见过你的朋友穿着一身烟衣,拿着刀杀气腾腾地跟你见面吗?

    “不是。”

    她非常干脆地回答道。

    墨榕天点点头,一脸自在的模样,道:“哦,那就早点回城吧,等会儿城门要关了。”

    “好呀,好呀,正好我肚子饿了,我请你吃饭呀。”

    她立即顺杆子就爬上去了,完全将那些烟衣人给无视了。

    那群烟衣人也没料到他们如此大阵仗的出现,就这样被人给无视了啊,这也他妈太没面子了。

    于是,一群人对视了一眼,拿着刀,冲了上去,将他们二人围在了中间。

    墨榕天蹙了蹙眉,侧目看着同样蹙了蹙眉的孟茴,道:“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他们?”

    “对呀。”

    “可他们为什么老喜欢跟着你?”

    他沉下了声音,装出一副无知的样子。

    “可能……他们认识我?”

    孟茴说着,非常不争气地往墨榕天的背后缩了缩,压低声音,道:“小白哥哥,你今天要是能让我脱离危险,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只有一个要求。”

    墨榕天抿着薄唇,若有所思道。

    “你说。”

    “别再叫我小白哥哥。”

    “好的,小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