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644.你会后悔吗
    第6章6.你会后悔吗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墨榕天去纠正孟茴那猪一样的脑子,那些死士就已经冲上来了。

    孟茴还没看明白墨榕天是怎么出手的,就看到一个白点在一堆烟魔当中来回厮杀,片刻之后,她就闻到了一股令人亢奋的血腥味。

    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孟茴看着眼前那些要么脖子歪了,要么手脚分离了的尸体,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没想到小白的武功这么好啊,她有些后怕,当初逼着他跟容儿分手的时候,要是这家伙对她动了杀意,那她现在恐怕早已经被他分尸了吧?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发凉的后颈,有些庆幸地拍了拍胸口,幸好她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没有继续跟言朔那厮狼狈为奸啊。

    墨榕天已经来到她面前,浅蓝色的锦衣上,沾满了血渍,却给他那张看上去有些阴柔的脸,添了几分霸气,可他身上那种尚未褪去的森冷杀意,还是让孟茴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好险!幸好她跟小白不是敌人啊。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她抬眼对站在自己面前还杀气腾腾的墨榕天道:“小白哥哥,从今天开始,咱俩是朋友,我一定会为你两肋插刀,鞠躬尽瘁。”

    闻言,墨榕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对着的她笑了一下,那一笑,仿佛天地间都黯然失色,夺目得让孟茴看着有些晃眼。

    这厮突然笑得这么骚作甚?

    “当真?”

    墨榕天开口。

    “当然是真的。”

    孟茴瞬间忽视了刚才那一种自己仿佛被算计了的错觉,听墨榕天道:“好好记着这句话。”

    “放心吧,我都说了,咱俩是朋友,而且,我不会再让你跟容儿分开了。”

    她非常有诚意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这么一根粗大腿她不赶紧抱住,难不成等以后他想起之前她算计过他,然后回过头来让她身首异处吗?

    虽然她脑子不好使,但是这种蠢事,她是不会干的。

    况且,现在她爹跟言朔那厮正在唱对台,她当然是站在爹爹这边了。

    墨榕天听她这么说,脚步顿了一顿,侧目看向她明亮清澈的双眼,好像想到了什么,要开口说给她听,可是张了张嘴,又觉得没必要,便又将话给收了回去。

    在所有人都以为言绝最近的日子不好过的时候,言绝自己的心情却非常好,原因无他,就因为他未来媳妇儿正等着他出狱了之后娶她呢。

    言绝在牢里很不安分,具体表现在,他前几天刚听柳天心说只要他能逃过这一劫,她就嫁他,导致他这几日亢奋得不行,所以,又换上了夜行衣,熟门熟路地越狱去了。

    自从言绝那她说言渊不会放任他的事不管的时候,柳天心就暂时安心下来了。

    可是,一想起他还在天牢里受罪,她每晚都睡不着觉,基本上都得等天亮的时候,才勉勉强强有了睡意。

    房间里的窗户还是习惯性地开着,自从那一次在密闭的空间忍受着那一场大火之后,她对密闭的空间就有了一种恐惧感。

    只要单独待在没有开门的房间里,她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一场几乎毁掉她的大火,一想起来,她的眼底就满是恨意和不堪回首的回忆。

    就在她沉浸在那一场几乎要了她命的回忆中没能回神,一道烟影快速从她眼前掠过,她眼底一亮,快速上前打开门跑出去,四周却一个人都没有。

    还以为是言绝呢。

    柳天心站在门外,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这几日,她发现自己对言绝是越来越想念了。

    每到夜晚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想念的感觉就会越来越强烈,仿佛只要看她一眼,她就能心满意足。

    转身准备回屋,前脚刚跨进门槛,后脚就听到一道压低了的嗓音,带着深夜中特有的磁性和魅惑,在她前面响起,“是不是出去找我了?”

    她猛然抬起头来,见言绝嘴角扬着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随后,又发出几分低笑。

    柳天心双颊一红,回想起自己刚才迫不及待出去的模样,表情有些囧,便恼羞成怒地白了言绝一眼。

    “你怎么又来了?”

    她开口了,这段日子在陆元和的诊治下,她终于可以发出一些声音来,但是声音很低很低,加上她才刚刚恢复,还不宜说太多的话。

    尽管声音很低,但是在终于寂静的深夜之中,还是听得非常清楚。

    言绝眼底一亮,眼中的狂喜不可抑制,“你能说话了?”

    对上他眼中的狂喜,柳天心跟着一笑,“嗯,陆大夫的医术很高明,再服几帖药,就能慢慢痊愈了。”

    她说话的时候,还是有些吃力,只是,她不太想在言绝面前再用手比划,所以,还是尽量开口。

    言绝却感觉到了她的艰难,有些心疼,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嗓子刚刚恢复,你少说点话,你想说什么,你一个眼神我都能知道,不用浪费口水。”

    他一脸臭屁的模样,让柳天心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伸手捏了捏言绝的脸,道:“你怎么还是这副没正经的样子。”

    “正经是对着别人的,跟自己媳妇儿装什么正经,那不是把自己媳妇儿当外人了吗?”

    言绝说的一脸理所当然,开口闭口自己媳妇儿,那不害臊的模样,简直可以用“皮糙肉厚”来形容。

    柳天心早已经习惯了言绝这副样子,想到那段日子,她偷偷躲着看他伤心的模样,心底有了几许动容。

    她突然抓住他的手,表情认真地看着他,问道:“对着我这张脸一辈子,你都不会后悔吗?”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谁希望自己顶着一张丑陋的脸过一辈子,更何况又怎么能指望对方能无视自己这张丑陋的脸,爱着她一辈子,承受着别人的嘲笑和指指点点。

    言绝现在是真心爱着她的,可是以后呢。

    当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言绝的目光,便紧紧地定格在她的脸上,深邃灼热的眸子,直接望进了她的眼底深出,仿佛能将她的心思完全看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