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645.欺善怕恶的东西
    第645章645.欺善怕恶的东西

    “我言绝若是一个在乎皮相的人,又何必苦苦执着于你。”

    他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我想娶你,想跟你在一起,不是几天,也不是几年,而是一辈子,所以,这种话,你不准再说了,听到没有!我只要柳天心!丑的柳天心,漂亮的柳天心,我都要!”

    柳天心被他这话说得鼻尖一酸,眼眶也跟着热了起来,“我知道了。”

    她低低的声音,带着严重的沙哑,和因为动容而引起的哽咽。

    言绝柔柔地一笑,脸上全是满足,“你可千万不能再逃了,不然我辈子就娶不到媳妇儿了,你忍心看我天天被人嘲笑吗?”

    柳天心被他这装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给逗笑了,想起那日他跟她说,言渊嘲笑他连个踹他下床的王妃都没有时那欠收拾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忍心!”

    她眉眼弯弯,笑看着言绝,月光在此时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言绝笑看着她,两人相视而笑,在这一刻,仿佛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与对方相比,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那般渺小了。

    柳天心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看着言绝,道:“你不是被皇上关起来了吗?怎么每次都能这么顺利出来?”

    她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被关起来了。

    见言绝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干笑着扯了一下嘴角,指了指身上这身夜行衣,道:“皇上为我准备的。”

    柳天心一愣,下一秒,便从言绝的话中捕捉到了什么。

    “你跟皇上没有闹僵?”

    言绝笑而不语,那模样,显然是默认了。

    柳天心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可最近很多事都很奇怪,听闻一直戍守边疆的大将军要造反,加上皇帝又莫名其妙地把八王爷给关了起来。

    这么多事联合起来看,也许他们暗中在进行着什么大事。

    不过,既然言绝没什么事,柳天心就安心了,她并没有多问言绝其中的具体事情。

    “那你也要赶紧回去,若是让人知道你越狱了,万一被人发现了什么……”

    “嗯,我马上就回去,我就是忍不住想要来看看你,怕你逃了。”

    他笑嘻嘻地挨着柳天心,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柳天心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开口道:“我答应你不走就是不走,你赶紧回去吧,别坏了皇上的大事。”

    “好,我都听我媳妇儿的。”

    柳天心每一次听到他喊她“媳妇儿”,脸颊就会不由自主地红起来。

    不想让言绝看到她脸上的窘迫,她一把将他往外推,“快回去!”

    言绝被她推到门口,又突然收住了脚步,回头目光灼热地看着她,不期然地俯下身,在柳天心的唇上啄了一口,柳天心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得逞了。

    柳天心大囧,双眼怒瞪着言绝,还没开口,便被言绝抢先了一步,“好想马上成亲,和你。”

    “快滚!”

    柳天心双颊烧得厉害,一把将言绝从房间里推了出去,将房门给关上了。

    想到他刚才的模样和言语,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转眼间,已经到了三月,靳都城地理位置偏北,到了三月初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偏冷,虽然不想十一二月那般冷得刺骨,但偶尔也会遇上下雪天。

    可即使如此,也并没有改变朝廷三年一次的春猎进行。

    春猎的时间定在三月初十,早在半个月前,礼部那边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参加这次春猎的,除了武将之外,连文臣也去了。

    东楚国对女性的约束并不严,春猎的时候,大臣们也可带着女眷出席。

    春猎围场的四周,布满了御林军以及锐兵营的侍卫,将整个围场围得密不透风。

    “这一次谁猎得头彩,朕重重有赏。”

    皇帝一身玄色为底,金线绣龙的狩猎铠甲,威风凛凛地坐在马上,俊美的脸因为这身不同往常的打扮而显得更加有气势了一些。

    在场的一些千金女眷看着马背上威风凛凛,威震八面的少年天子,无不羞红了脸,看得春心萌动。

    谁不想嫁给这位全天下最尊贵的少年,只可惜,这位尊贵的心,却只为一名女子守着。

    想到此,她们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扫向前方不远处真跟柳若晴等人一起的云娇容。

    云娇容原本并不想来这一次的春猎,可是,自从上一次,她知道墨榕天会孤注一掷要找机会杀皇帝的时候,她还是来了。

    既然是家族的仇,她没理由让哥哥一个人来承担。

    更何况,与其那样痛苦得折磨着彼此,不如来个彻底了断。

    她此生负了言朔,下辈子若有机会,她一定为奴为婢报答他。

    云娇容嘴角带着柔和的微笑,眼神却有些悲凉地看着马背上的九五之尊,心中一阵阵地疼。

    “容儿,看到没有,那些女人一个个都见不得你过来,那眼神都恨不得把你给撕了。”

    孟茴站在云娇容身边,感受着来自远处的不善的目光,狠狠地帮云娇容瞪了回去。

    那些人不敢轻易得罪孟茴,见孟茴的目光投过来,便又紧张地收了回去。

    “欺善怕恶的东西。呸!”

    孟茴鄙视地呸了她们一句,收回了目光。

    云娇容被孟茴的声音拉回了神,随后自嘲一笑,“那你还非要把我拉过来,让我接受她们的白眼?”

    孟茴却是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道:“她们越是看你不顺眼,你当然越是要来啊,她们算老几,你过来什么都不用做,出现在她们面前,纯粹膈应她们也好。”

    “就是啊,娇容,那些满脑子只知道嫉妒别人的人,不用给她们面子。”

    柳若晴在一旁附和道,跟孟茴相处多了,她倒是越来越喜欢这女子的个性了,有话说话,该拽的时候,绝对不会谦虚,人前永远都是一副“看不惯老子的人多了,你算老几”的态度,让谁都不敢轻易招惹她。

    “娇容,你是没看清看到那些人看不惯你又干不掉你的样子有多搞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