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647.找机会收拾
    第647章647.找机会收拾

    反正她也不出风头,只要待在柳若晴身边就行。

    柳若晴知道柳天心介意她脸上的疤痕,所以,她听言绝的话,多带她出来走走散散心的同时,也是让外人都知道柳天心的存在,毕竟她以后是要嫁给言绝的,一些人就算不见,也会不可避免地见到。

    但是,她还是一刻不离地跟在柳天心身边,以免一些不长眼的给她难堪。

    柳天心扯了扯柳若晴的衣角,“我去方便一下,马上回来。”

    “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很快就回来。”

    柳天心不想一直麻烦柳若晴照顾着自己,她只是毁了容,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她觉得自己没必要把自己看得这么特殊。

    柳若晴似乎对柳天心的想法能感同身受,也就没坚持跟去。

    围场里有专门为女性准备的移动恭桶,离这里也不远,加上四周全是禁军围着,也不会有不法之徒进来,她也就没有太担心。

    “好吧,我就在附近等你。”

    “嗯。”

    柳天心方便完出来的时候,一阵风从她的右边吹过来,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脸上的面纱顺势被冷风吹落。

    她紧张了一下,赶忙蹲下身将面纱捡起,还未来得及将面纱蒙上,却听一阵惊呼声响了起来,“啊!~!好丑!”

    柳天心的手,顿了一顿,抬眼便见面前大概有四五个官家千金站在她面前,一个个用手捂着嘴巴,双眼惊恐地盯着她的脸,一脸嫌弃。

    柳天心不知道这些人是谁,还以为只是凑巧碰上。

    她不想在这里惹事,将面纱戴好,转身快步离开,却被为首的庞月秋挡住了去路。

    “天心公主,跑什么呀,绝哥哥都不嫌你丑,你害怕我们嫌弃吗?”

    庞月秋的话,太过刺耳,那满满的羞辱,让柳天心蹙起了眉。

    要是换做之前的她,这会儿早就巴掌招呼上了,可现在,她只想低调点,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是非,她现在这张脸,让更多的人看到,只是会给言绝惹来更多的闲话而已。

    她看了庞月秋一眼,继续离开。

    而她这样的态度,在庞月秋看来就是无视她,仗着有言绝撑腰所以无视她。

    说白了,她是公主又怎么样,是西擎的公主,又不是东楚的公主,她没必要怕她。

    越是想到言绝爱上这个丑八怪,庞月秋的心里就越是不平衡,对柳天心说的话,也越来越刻薄,几乎字字诛心。

    “看样子,你也是有自知之明,出门知道把脸挡住,刚才可真是把我的小姐妹们吓坏了呢。”

    庞月秋这话一出,边上的那几个人都跟着捂嘴轻笑起来,眼神中满是轻蔑之色。

    柳天心的脸色有些难看,好多次,她都告诉自己,不要在乎这张脸,只要言绝不嫌弃她就行,可是,庞月秋的话,还是刺激着她,让她整个人都气得发抖了起来。

    庞月秋看着她那双愤怒的双眼,得逞一笑,“你生什么气呀,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绝哥哥愿意娶你,那是他有情有义,不想让人觉得他只注重女子的容貌罢了,看你自己心里就没点自知之明吗?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到底怎么有脸站在绝哥哥身边,你不怕给他丢人吗?绝哥哥不叫你滚,你自己不会自觉点吗?”

    柳天心双拳紧握,指尖陷进了掌心之中,可是,庞月秋的话,她却一个字都没办法反驳。

    “这姓庞的嘴巴真臭!”

    柳若晴见柳天心一直没回来,就想过来看看,孟茴几个没事干也一起过来了,结果一过来就听到庞月秋说这句话。

    孟茴的脾气比柳若晴还要冲动一些,当下便卷起袖子想要抡拳头上去了,却被柳若晴给拦下了。

    这会儿她们若是上去给柳天心出头,只会让她更加难堪,“要收拾她们有的是机会。”

    她按住孟茴蠢蠢欲动的拳头,抬步走过去,看到柳若晴和孟茴,那几个贵女脸上嘲笑的面容立即收了起来。

    这两位可是不能轻易得罪!

    一个是皇上的婶婶,一个是大将军的女儿,这两个又是一言不合就打人的人,可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庞月秋跟孟佩佩看到柳若晴的时候,上一次被她喂了满口屎的阴影还没有散去,在她的眼刀扫过来的那一刹那,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随后,又觉得没面子,又扬了扬下巴,顶了回去。

    柳若晴慢悠悠地走到这群贵女面前,唇角温和地笑了起来,可在这几个人看来,却比魔鬼还要可怕。

    “太师千金,御史千金,礼部尚书千金,吏部尚书千金,刑部侍郎千金……”

    她将面前这些人的身份,一一报了出来,听得那几个贵女眉心直跳,“本王妃记住了。”

    她转身走到柳天心面前,带着歉意问道:“没事吧,我应该跟你一起过来。”

    “没事儿。”

    柳天心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笑容。

    “走吧,太后在找我们。”

    她刻意强调了“太后”两个字,吓得那几个贵女脸色一白,视线纷纷投向庞月秋。

    庞月秋的脸色也同样不好,虽然她心里恨不得将柳若晴撕碎,可有了上次的教训,她还真不敢跟她正面对上。

    孟茴回头看了她们一眼,突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吓得她们瞳孔一缩,身子猛然一阵哆嗦。

    回到休息场地,柳天心轻轻扯了一下柳若晴的衣角,凑到她耳边,道:“今天的事,不要告诉言绝。”

    “嗯?”

    为什么不说?这种事,就得八哥出面,才能把那些货色收拾得老实一些。

    上次她那顿屎,看来还没有喂饱她们。

    “我不想他为这种事心烦,你放心吧,以后,我会找机会收拾她们的。”

    柳若晴看着柳天心眼中的坚定,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

    她们几人来到休息棚的时候,太后正坐在那里跟几个宗室命妇在闲谈,像春猎,太后往年并没有参加,今年为了给皇帝挑选合适的宗室女和官员之女为妃,才趁着春猎之行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