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650.开门,放孟茴
    第650章650.开门,放孟茴

    庞月秋见柳若晴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自己的母亲,太后无视,国公府的那几位老夫人也不出面帮自己的母亲解围,而那些个诰命封号还没有她母亲高的,更加没胆子在这个时候出头了。

    当下,便气得指着柳若晴的鼻尖,骂道:“柳若晴,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母亲说话!”

    庞月秋在家里显然是被庞太师和汪氏给宠坏了,不去管这里是什么场合,这里坐着什么人,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嚷嚷道。

    汪氏吓坏了,赶忙上前去拽庞月秋,可庞月秋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新仇加旧恨,再加上刚才她听到说柳天心嫁给言绝,她气得头都昏了,自然是什么都顾不得了。

    汪氏急了,她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性子一向很冲动,可现在这里不是她放肆的地方。

    现在,不仅仅是太后脸色不好了,就连那几个一直不曾有任何表现的国公府老夫人都开始蹙起了眉头。

    这些来自各个宗室里辈分最高,身份最高的老夫人,可最是见不得这样目无尊卑的姑娘,以后传出去的话,秋儿还怎么嫁人啊。

    这些宗室出身的人,最讲究的就是位份,管你年纪多大多小,你位份不够就得守礼,所以哪怕她心里恨不得撕碎了柳若晴,她都只能咬牙忍着。

    可她这个女儿,从小就被他们夫妇俩给惯得性子暴躁,心思又单纯,根本就不是柳若晴那种小贱人的对手。

    汪氏越想越着急,却见柳若晴面容淡定,用手绢擦着被茶水打湿的手背,随后,缓缓抬起眸子,对上了庞月秋那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双眼。

    “我算什么东西,你难道不清楚?”

    她笑眯眯地看着庞月秋,却让庞月秋心里一阵发毛,脚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小步,跟柳若晴拉开了一段距离。

    “孟茴。”

    柳若晴轻轻唤了一声身边已经磨拳擦掌的孟茴。

    “在。”

    “掌嘴。”

    “好嘞!”

    孟茴早就想揍庞月秋了,她是想要蛮不讲理直接上去揍一顿,可柳若晴一直拉着她,不让她去,这会儿她开口了,她还犹豫什么。

    起先听到这姓庞的嘴那么贱,就想抽她几个大嘴巴了。

    庞月秋被柳若晴这话一吓,在孟茴的手才稍稍抬起之前,便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双颊。

    “孟茴,你敢打我试试!”

    她爹是大将军又怎么样,她爹还是太师呢,她一个反贼之后,有什么资格打她。

    “恭敬不如从命!”

    话音落下,只听啪的一声,孟茴一个巴掌往庞月秋的脸上甩了下来,直接将她的脑袋打歪了过去,然后,无辜地耸了耸肩,“是你叫我试试的,我这个人一向最听话了。”

    庞月秋被孟茴打懵了,足足愣了好几秒,见她尖叫了一声,想要朝孟茴的脸上撕去,手腕却被人快一步给扣住了。

    她披散着头发回头,见柳若晴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重,跟她脸上那云淡风轻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孟茴只是在执行我的命令,她一个将军千金,哪有我位份高,我让她打你,她哪里敢不听,是不是,孟茴?”

    “是,我胆子最小了。”

    孟茴脸不红气不喘地走回到柳若晴身边,这两人的阵势,分明就是“老娘就打你怎么了,有种打回来啊!”的表情,一旁的汪氏气傻了,步伐踉跄,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靖……靖王妃,你别仗着自己的身份,欺人太甚。”

    汪氏被张氏搀着,指着柳若晴那笑吟吟的脸,愤恨道。

    “庞夫人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刚才可是庞小姐先对我无礼的,一个身无封号的官家女,也敢以下犯上指着我的鼻子骂,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家王爷放在眼里?敢问庞夫人,这是谁教的?”

    柳若晴故意把这事上升到藐视靖王这个高度上来,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靖王是什么人,那可是代表皇家,代表宗室的,藐视靖王,不就是等于藐视整个言家?

    别说他们不敢藐视,就算真的藐视,也不敢表现出来啊。

    “我听闻庞太师一向家教甚严,庞小姐刚才的言行,定然不是庞太师教出来的吧?”

    “你……你……”

    汪氏有一种要晕过去的冲动,却被柳若晴给截住了,“庞夫人,先回答完我这个问题再晕。”

    这下,汪氏就算想晕,她也不能晕了。

    “我家……我家老爷一向都是治家严明。”

    她简直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吞,她若是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柳若晴的指控,她怎么能给自家老爷招惹这样一盆脏水。

    听完她的回答,柳若晴满意地一笑,“我就知道肯定不是庞太师,庞太师一向受人敬重,这种没教养的行为,怎么会是庞太师教出来的。”

    她加重了“没教养”三个字,又意味深长地说了最后那半句话,汪氏怎么听不出来柳若晴这是指桑骂槐说她呢。

    “庞夫人,庞小姐这样目无尊卑的行为,在我这里也就罢了,我不过是给她个巴掌让她长点记性,不然,以后出去的话,有的是人教她怎么做人。”

    说完,她松开了庞月秋挣扎的手,庞月秋一时间没做好准备,一个惯性,往后倒在的上,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狼狈。

    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即将发狂的野兽,双目猩红,只要稍有不慎,就能将被她给撕得四分五裂。

    “秋儿!”

    汪氏冲到庞月秋面前,将她扶起,心疼得要命,可她却没办法斥责柳若晴。

    刚才这么多双眼睛在这里看着,别说只是一巴掌,就是一顿打,她女儿也得受。

    她走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太后面前,跪下请罪,“秋儿无状,请太后恕罪。”

    见这对母女这会儿已经够难看了,太后也没再追究,毕竟这春猎是好事,太后也不想为了这点小事惹得人不开心。

    便开口道:“庞夫人平身吧,庞小姐年纪轻,性子冲动哀家可以理解,以后切不可再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