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652.各怀心思
    第652章652.各怀心思

    她自己可以仗势欺人,可不能把自己儿子教育成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

    柳若晴将小世子从孟茴怀中抱过来,走到庞月秋面前,庞月秋心里早已经恨透了柳若晴,这会儿又被她儿子给砸了这么大一个雪球,她甚至怀疑这就是柳若晴教出来的。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敢再挑衅柳若晴了,见她走近,便防备地往后退了几步。

    柳若晴无视了庞月秋那敌意满满的眼神,对小世子道:“珩儿,跟庞小姐说对不起。”

    小世子虽然年纪不大,可还是非常懂得看脸色的,一看面前这位姐姐的脸色就好凶,好怕怕,而且,他刚才做错了事,娘亲说做错了事就要道歉。

    于是,他非常听话又配合地跟庞月秋道歉,“姐姐,对不起。”

    庞月秋看跟柳若晴有关的任何人都不顺眼,哪怕小世子这个时候才刚满两周,她也已经把这个小不点恨上了。

    当下,冷哼了一声,“臣女哪里敢让小世子您道歉,臣女怕折寿呢。”

    庞月秋是真怕,谁不知道这位是靖王夫妇的宝贝疙瘩,别说只是被雪球砸了,就是被凳子砸了,她也不敢对这位言家的小祖宗怎么样。

    只是,这话从庞月秋的口中说出来,听着怎么就这么刺耳。

    孟茴在心里呸了一声,这庞月秋可真有能耐,跟一个两岁的小孩子还能这样计较,说话夹枪带棒的,真不怕被人笑话。

    “庞月秋,你可真有出息,跟个两岁的小孩子计较。”

    孟茴忍不住鄙视道。

    “关你什么事,我的事要你管!”

    庞月秋不敢顶撞柳若晴,可孟茴她还是敢的,大不了就是打一架,她未必会输给孟茴。

    孟茴还想骂过去,被柳若晴给阻止了,“算了,本来就是珩儿不对,庞小姐要计较也是应该的。”

    庞月秋被柳若晴这话蓦地噎了一下,怎么觉得自己被柳若晴这贱人给拐弯抹角讽刺了。

    她狠狠地盯着柳若晴,看着她抱着小世子走远,鼻尖发出了重重的冷哼。

    “月姐姐,你就别生气了,咱们胳膊拧不过大腿,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收拾她。”

    孟佩佩从自己的母亲口中得知柳若晴跟孟茴不仅羞辱了庞夫人,连带着她的母亲给给羞辱了,自然不会像其他几个不敢惹是生非的贵女一样明哲保身了。

    庞月秋这会儿心里虽然气氛,倒也确实不敢在这个时候惹事,刚才去梳洗的时候,母亲就告诉她,太后当时对她已经很不满了。

    可她当时在盛怒之下,已然忘记了太后和几位国公夫人在场,只想着教训柳若晴一顿,可后来经母亲一提醒,回想起来才觉得可怕。

    这会儿,她得想个办法让太后改变对她的印象才行。

    “我知道了,我现在不想跟她起正面冲突,至于那个孟茴……”

    庞月秋冷笑了一声,眼中的鄙夷十分明显,“等皇上解决了郑卿封,我看她还能嚣张到哪里去。”

    一个敢当着太后的面提造反的蠢货,果然只有郑卿封那种猪脑子才养的出来同样猪脑子的孟茴。

    “月姐姐说得对,我们就等着看好了,那几个愚蠢的竟然还敢跟反贼之女交好,真是没脑子。”

    “走吧,要开席了。”

    庞月秋没跟孟佩佩继续刚才的话题,指着远处宽敞豪华的西山行宫,提步走去。

    这个西山行宫,是当年太上天皇立朝之时,专门为出来狩猎而建的,专门用来给皇帝休息用的。

    行宫虽然比不上皇宫那么豪华,却也非常宽敞,容纳这些大臣和女眷们并不困难。

    猎宴,是每一届的春猎之行必备的,皇帝与大臣们同乐,并分享当日的狩猎成果,同时,还会嘉奖表现最好的参与者。

    此刻,太后跟皇帝坐在最上首的位子,其他众臣则是按官职高低依次入座。

    这一次的猎宴,是男女分开而坐的,女方这边,坐上首的是几位国公府的老夫人,而柳若晴等人则是坐在她们下首的位子。

    窗外飘着白雪,行宫内烧着地龙,让人觉得无比惬意。

    “今日这雪,看来还得下上一阵子,今日,皇上跟哀家就同众位爱卿好好在这行宫中好好畅谈一番,如何?”

    太后端着酒杯,出声玩笑道。

    众臣闻言,皆举起酒杯,恭敬地饮下,“此乃臣等无上之荣幸。”

    女方这边,汪氏和庞月秋母女俩因为先前惹了太后不高兴的事,这会儿满脑子都是想着该怎么讨好太后。

    庞夫人汪氏比庞月秋想得更加多一些,从臣子们坐着的顺序来看,就知道自己夫君的地位,比起那几位内阁,明显低了许多。

    除了靖王身份尊贵之外,其他的几位内阁大臣身份都一样,凭什么她家老爷就排内阁最尾。

    若说王相是皇上的舅舅,所以坐在靖王下首也就罢了,郑卿封一个反贼,凭什么位子坐得这么前?

    汪氏越想心里就越是不爽,觉得除非自己女儿当上了皇后,老爷成了国仗,那几个小贱人才不敢这么嚣张。

    等秋儿成了皇后,收拾柳若晴那几个小贱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她知道自己女儿心里喜欢八王爷,可八王爷这里根本就没戏了,不如想办法讨好太后,只要太后高兴了,选中皇后的几率也就有了五成。

    这样想着,汪氏便开始在太后面前刷起了好感,在众人相互攀谈之际,汪氏开口道:“今年这雪,比起去年还要厚一些,俗话说,瑞雪兆丰年,这冬雪也就预示着今年我们东楚又是一个丰收之年,皇上内政修明,爱恤民命,励精图治,事必躬亲,将我大东楚治理得如此国富民强,实乃我们大东楚百姓之福呢。”

    好听的话,谁不爱听,明知道汪氏是在拍马屁,而且,这马屁拍得前言不搭后语,可也没人去取笑她什么,毕竟那是夸皇上的,一个个当然得点头附和。

    太后虽然是一国之母,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母亲,听到有人夸自己的儿子,自是欢喜,尤其是那一句‘瑞雪兆丰年’,更是将今日这雪解读得十分合太后心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