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656.玄衣男子
    第656章656.玄衣男子

    这庞月秋敢欺负靖王世子,活该!

    庞月秋看着孟茴那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得胸口发闷。

    她什么时候欺负那个小贱种了,明明是那个小贱种拿雪球砸她!

    可她现在哪里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指责那位小祖宗。

    砰——

    一声微响,打破了庞月秋跟孟茴对峙着的气氛,众人见庞太师重重地放下手中的酒杯,冷眼朝郑卿封的方向看了过去。

    “郑大将军,你们郑家的教养就是这样仗势欺人吗?是欺负我庞家没人了吗?”

    庞太师的声音很重,在场没人出声,谁都知道庞太师跟郑将军积怨已久,这两位可不是他们所能掺和进去的。

    郑卿封也突然“砰”的一声,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放,声音比庞太师重多了,可杯子里尚未喝完的酒水却纹丝不动,没有一滴溅出,可见其功力之深厚。

    郑卿封的目光,朝他脸上冷冷地扫了一眼,看向孟茴,沉下脸来,“茴儿。”

    众人皆惊,这位因为女儿受了欺负就敢蛮不讲理带着十万大军进京讨伐的女儿控这会儿竟然还讲理到要教训女儿了?

    看来,他还不至于蛮不讲理到无可救药嘛。

    “爹。”

    孟茴咧嘴一笑。

    就在众人以为郑卿封开始开口训斥孟茴的时候,却听他大声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采,爹怎么不知道。”

    “……”

    好吧,他们收回刚才那句夸他的话。

    “郑卿封,你别欺人太甚!”

    庞太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交替着,这会儿他要是还不出面的话,他庞家就真的要被所有人看扁了,他以后还怎么在朝堂上面对众臣。

    一声冷哼从郑卿封的鼻尖传出,他不屑的眼神扫过庞太师愤怒的脸,“我干嘛要听你的?”

    “……”

    这话听着怎么有点撒娇的小傲娇味道。

    “你……”

    庞太师就是起不了郑卿封这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就是这种油盐不进的人,你跟他说理,他跟你耍横,你跟他耍横,还偏偏横不过他!

    庞太师不想跟郑卿封继续争吵下去,他从席间起身,跪在皇帝面前行了个大礼,“皇上,恕臣无状,臣实在没办法跟这种人待在一块,臣请告退。”

    言朔的目光,无奈地朝郑卿封那事不关己的脸上投了一眼,伸手捏了捏眉心。

    他的八字是不是跟“叔”字辈的人合,怎么每一个叔都这么让他不省心。

    “庞太师看来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

    “多谢皇上。”

    庞太师都起身走了,汪氏和庞月秋哪里还会愿意留下,当下便请求告退。

    她们今天已经够丢人了,继续留在这里也只是徒惹笑话。

    庞太师一家离去没多久,宴席也就跟着散了。

    外面的雪,已经没有停下的趋势,整个行宫的地面上,屋瓦上,都铺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天色暗得有些早,太后难得出宫,也已经累了一天了,就待在行宫里休息去了。

    因为下雪的关系,回城的行程暂时被搁置了。

    半夜的时候,行宫里所有人都睡得正香,却被一声低吼声给吵醒了,“有刺客!”

    紧跟着,行宫里负责守卫的禁军们立即赶来,直奔皇帝的寝宫。

    “来刺客了,你赶紧去皇上那边看看。”

    柳若晴跟言渊也被吵醒了,两人穿上衣服,柳若晴将熟睡的儿子抱在怀中,对言渊道。

    “皇上那边有禁军守着,不会有事,我留下保护你们。”

    “刺客肯定是冲皇上来的,我们不需要保护,你赶紧去帮皇上。”

    言渊哪里放心的下他们母子二人,想了想,便将小世子从柳若晴的怀中抱了过来,拉起柳若晴的手,往外走,“我们去外面看看。”

    这个时候,整个行宫的院子里,挤满了人,除了禁军之外,就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臣和女眷们。

    武将和禁军这时候正在跟前方一批刺客在交手。

    柳若晴看到云娇容站在雪地里,脸色十分难看,似乎是被眼前这一幕吓得不轻,她发现她的身子都在发抖。

    她快步朝云娇容走了过去,“娇容,你别怕,这里有这么多禁军保护着,还有武将们都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云娇容没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言朔住的行宫,眼中充满了恐惧和竭力被她压在心底的恐惧。

    “若晴……”

    她的手,紧紧地抓着柳若晴的手臂,“我怕……”

    “别怕,没事的,我不是在这里吗?”

    柳若晴拍了拍云娇容的手背,她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她不知道云娇容这会儿真正得在怕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云娇容眼底那如入深渊的痛苦和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皇帝的行宫内,两道一烟一黄的身影从屋内一边打斗一边冲出来。

    禁军门被另外一批烟衣人拦截在外面,根本没办法近皇帝的身。

    闻讯赶来的郑卿封也已经过去了,正要去帮皇帝的忙,另外一道身形极快的影子,拦在了郑卿封面前。

    对方的身手非常快,出拳出掌的力道又狠又准,饶是郑卿封这样一个高手,也没办法在他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晴儿,抱着珩儿,我去帮忙。”

    柳若晴接过小世子抱在手上,转头看向云娇容,她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许多。

    柳若晴觉得有些奇怪,眉头轻轻一蹙,“娇容,你到底在怕什么?”

    照理说,这里有禁军,有锐兵营,刺客也不是冲着她一个弱女子来的,她完全不需要怕成这样啊。

    当初,神机堂的人,为了抓她,追着她到处跑,她也没有怕成这样啊。

    云娇容性子虽然弱,但不是一个如此怕死的人,她怎么觉得今晚的云娇容这么怪。

    云娇容被柳若晴审视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慌,“我……我是担心皇上会出事。”

    她看着柳若晴,压下心中的恐惧,继续道:“皇上乃一国之君,是万万不能有事的。”

    柳若晴倒是没怀疑她这句话,可心里还是觉得她有些怪怪的,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没事的,言渊已经过去帮忙了,要出事也是那刺客出事。”

    柳若晴安抚了一句,转眼朝言渊那边看去,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她察觉到云娇容的身形,明显僵了一下。

    她带着怀疑的目光,往云娇容脸上看了一眼,继而重新转向那一批刺客,下一秒,脸色骤然变了。

    刚才她只顾着安抚云娇容,没认真看那个跟郑卿封交手的人,身形,武功路数,怎么这么像……师父。

    她从小跟在柳千寻身边,自然对他非常熟悉,这一眼,她就能认定他就是老头子,老头怎么会……

    柳若晴的大脑一片空白,回想起自己先前的猜测,她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地加速了起来。

    再看跟言朔交手的那人……

    墨榕天。

    即使这两人都蒙着面,可是,当怀疑的种子生根发芽的时候,那模样,即使遮着也会让她无比熟悉。

    师父跟墨榕天……真的是神机堂的人?

    柳若晴被这样的猜测给吓得浑身发抖,完全没有心思注意身边的人。

    云娇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自己身边跑到皇帝那边去了。

    “容儿,别过来!”

    只听言朔大吼了一声,柳若晴才回过神,视线朝前看去的时候,正因为云娇容而分心的言朔,胸口硬生生地挨了一剑。

    尖锐的剑锋,直接扎进了言朔的心脏处,鲜红的血,沿着他明黄色的胸前落下。

    “皇上!!”

    跟言朔交手的烟衣人也没想到云娇容会冲过来,愣了几秒后,肩膀被划了一剑。

    “言朔活不了了,快走!”

    耳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那烟衣人被另一个烟衣人用力一拽,突出重围。

    “宣太医,保护皇上!”

    言渊低吼了一声,同郑卿封一并跟在那两个烟衣人身后追了上去。

    另一方向,突出重围的几个烟衣人快速跟过去,挡在言渊二人面前,拖住他们,不让他们继续往前追。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穿玄色衣服的男子,从天而降,手中持着一把长剑,加入了打斗的行列。

    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森冷的烟夜和凛冽的北风中,显得更加锋锐逼人,一身玄色的衣服,衬得他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满肃杀之气。

    言渊跟郑卿封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他怎么出现了!

    却听他用低沉的嗓音,道:“这里交给我,你们快去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