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657.皇帝伤重
    第657章657.皇帝伤重

    二人点了点头,将这群烟衣人丢给了玄衣男子,重新追了上去。

    而行宫那边,这会儿已经大乱了。

    太后亲眼看到言朔被一剑直接扎进了心口,深受刺激之下,直接晕了过去。

    太医们一边抢救皇帝,还要一边去照看太后,乱得厉害。

    这个时候,更人心惶惶的是,皇帝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关,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皇上如果殡天了,朝中就要大乱了。

    到时候,藩王,周边各国,还不趁机惹事吗?

    再加上眼前还有个带着十万大军的郑卿封……

    说到郑卿封,这些大臣也觉得他奇怪,他今晚的表现,可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要跟皇帝对着干的反贼,哪有反贼还会帮皇帝拼了命地抓刺客。

    这样想的人,自然不止一个,其中还包括由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出手过的卫王。

    郑卿封今天的表现,有些出人意料啊。

    他抚着下巴上的胡子,若有所思地眯起了双眼。

    不过,现在最大的事情可是言朔那小子,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过今晚。

    神机堂的人,可真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皇帝行宫内,大臣们已经吓得浑身在抖,刺客那一剑,直接对准皇上的心脏刺进去,这会儿,剑还留在体内,扎着心脏,这会儿强行拔出来的话,皇上必死无疑了。

    可这剑也不能一直插在皇上的心脏上啊。

    这个时候,有些太医院的老太医,都开始怀念起十八年前的那个神话,太医院的院正陆元和。

    陆元和!

    这一次负责抢救皇帝的太医院院正陆修,猛然想起了这个人,现在或许只有陆元和能救皇上了。

    可是,陆元和的出现,也就意味着很多往事,就要浮上水面了。

    陆修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日他在靖王府见到陆元和的那一刹那,就被吓得不轻,一直提心吊胆了好几个月,却什么动静都没有,他才勉强安心下来。

    现在,他切不可去招惹陆元和这个大麻烦。

    “皇儿!皇儿!”

    苏醒过来的太后,被人搀扶着进入了皇帝的行宫,整个屋子内,弥漫着重重的血腥味,太后的眼前,又是一阵晕眩。

    “太后,您先别着急,皇上洪福齐天,一定会没事的。”

    太后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安慰,只能在那里来回踱步。

    太医们见太后在这里,更是战战兢兢,压力更加大了。

    “太后,您在这里,会给太医压力,不如奴婢先陪您回去休息吧,皇上有什么情况,会有人来告诉您的。”

    太后不愿意离开,可是看到那些人战战兢兢的样子,太后也怕耽误了皇帝的救治,治好忍下眼底酸涩,点头从皇帝的行宫里走了出去。

    殿外,所有人都站在那里,等着皇帝情况,云娇容被孟茴搀扶着,眼神涣散,一言不发。

    太后看到云娇容,回想起皇帝受伤时的情景,怒气涌上心头,上前一个巴掌,甩在了云娇容的脸上。

    云娇容被太后这一巴掌打得回了神,太后这一巴掌十分用力,很快,云娇容的左脸便肿了起来。

    孟茴这会儿陪在云娇容身边,太后这么一巴掌打过来,她都有些傻掉了。

    印象中的太后,一直非常慈祥,所以,云娇容挨了太后这一巴掌,连她都被打得愣住了。

    “你就是个扫把星,我儿子怎么就看上你了!你给哀家滚!”

    太后虽然不喜欢云娇容,可这也是第一次说出这样刻薄的话来,可见她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任何一个做母亲的,看到自己的儿子因为另外一个女人而连累得生死未卜,反应自然过激。

    云娇容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直直地在太后面前跪了下来,被白雪覆盖的地面,冰冷顺着裤子上那厚厚的布料,渗进去。

    “臣女知罪,这次的事,臣女一定以死谢罪,请太后恕罪。”

    孟茴一听,有些着急了,可是,她心里清楚,现在太后真在气头上,越是帮云娇容说话,太后越是饶不了她,便赶忙道:“太后,容儿她知罪了,您先保重身子,回殿内休息吧。”

    她将视线转向冬雪,“冬雪姑姑,扶太后回去休息。”

    她给冬雪使了个眼色,冬雪会意,便对太后劝慰道:“太后,奴婢扶您回去休息吧,不然等皇上醒来,您又受累了,不是让皇上徒增担心么?”

    提到皇帝,太后脸上的戾气才缓了一些,惨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戚之色,被冬雪扶了回去。

    太后离开之后,孟茴才回头安抚云娇容道:“容儿,这次的事,你也是无心的,太后现在在气头上,你先别着急,等皇上醒来再说。”

    云娇容没有说话,眼神里一片灰暗,那仅有的那点亮光,也再也找不见了。

    她还不是无心的,她自己心里清楚,皇帝是她间接害死的,她绝对不会独活。

    她既然下定决心走那一步,就没想过活下去。

    可一想起皇帝因为顾着她而被哥哥刺中心脏的那一剑,她便心如刀绞,每一次会想起来,心脏都要被狠狠地凌迟一遍。

    柳若晴这会儿没心思在云娇容身上,她满脑子都是柳千寻跟神机堂的关系。

    师父真的是神机堂的人,他一个来自先进的二十一世纪,来了东楚不过一年的时间,为什么会跟神机堂扯在一块。

    为什么……

    师父瞒了她什么,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柳若晴的眼底,同样充满了痛苦和彷徨,她从小相依为命的老人,竟然背着她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而她,在这样的一个秘密当中,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柳若晴不敢想下去,她完全不敢面对,自己可以用性命去信任的人,竟然给了她这样一个致命的打击。

    而言渊如果知道师父是神机堂的人,他又会怎么想,又会不会去怀疑,她也是神机堂的人?

    “若晴?若晴?”

    耳边,传来沈沁低低的声音,沈沁连唤了她好几声都见她没什么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