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658.柳若晴的怀疑
    第658章658.柳若晴的怀疑

    柳若晴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让沈沁忍不住皱起眉头,眼里多了几分担忧。

    听到沈沁的声音,柳若晴回过神来,眼神有些迷茫。

    “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她摇摇头,将眼中的彷徨敛去,“我只是在担心皇上的伤。”

    她的目光,绕过沈沁,看向沈沁身后脸色同样难看的云娇容,眼眸微微眯起。

    娇容她……是真的因为皇上才冲过去,而不是因为墨榕天?

    她早就怀疑云娇容可能是前朝的人,墨榕天如果是神机堂的少主,就一定跟云娇容有所关联。

    柳若晴的视线,从云娇容的脸上,收了回来,眼眸暗暗垂下,道:“我去看看皇上的情况。”

    她提步往皇帝行宫的方向过去,刚到门口,那血腥味便重得柳若晴皱起了眉。

    言朔躺在床上生死未卜,她这样远远地站着,都能清晰得看到床上,地上,他的身上全是鲜红的血液。

    柳若晴的眼眶一红,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喊了留下负责保护他们母子的齐风过来,“快去王府把陆先生叫过来。”

    “是。”

    齐风离开之后,柳若晴的目光,再度朝云娇容失魂落魄的脸上看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被扔进来几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烟衣人,随后进来了一名玄衣男子,手中的剑尖上,还滴着血。

    深邃的五官,棱角分明,这样站在那里,目光凌厉地扫过众人,配上这漆烟的夜色,身上那肃杀之气有些逼人。

    柳若晴看到他的时候,讶了一下,看着他没了反应。

    而在场还有一些官员在惊吓过后,已经忍住了这张久违了脸,好半晌,才缓过神来。

    这位……怎么回来了?

    还有一些不认识他的人,看到这肃杀的场面,以为是刺客,便吓得挤在了一块,纷纷往后退去。

    沈沁原本还在安抚着云娇容,就在刚才那动静响起的那一刹那,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去,在看到那张脸时,惊得睁大了嘴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直到那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而朝她看过来的时候,她才陡然回过神来。

    那人对她微微扬了一下唇角,随后,在沈沁愕然的眸子下,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

    这个人是谁呀。

    柳若晴也在猜测,越看越觉得这人跟言渊有些神似,不会又是哪个王爷吧?

    跟言渊差不多年纪的王爷,只有六七两个了吧?

    听说七王爷小时候就夭折了,那就是说,这位是……

    见那男子提步走到愣了好一会儿的宰相王石面前,低声问道:“皇上情况如何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股有人的磁性,在烟夜中显得神秘莫测。

    王石猛然回过神来,赶忙拱了拱手,“六王爷。”

    那些原本不知道此人身份的,在听到王石这一声称呼时,也是满脸震惊。

    六王爷?这位就是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京城,至今已经十多年了的六王爷?

    六王爷怎么突然回来了?

    “皇上情况如何?”

    他又重复问了一遍,王石震惊的情绪这会儿已经平缓下来,闻言,视线担忧地看向内殿,道:“太医还在里面,情况……”

    王石皱了一下眉,“情况不明。”

    而这个时候,言渊跟郑卿封也已经回来了,两人的表情都冷得有些难看,很显然,那两个刺客成功逃脱了。

    言渊看到站在王石面前的男人,提步朝他走去,“六哥,你舍得回来了?”

    低沉的嗓音中,带着几分不满,又有着久别重逢的亲近。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六王爷睿王言霄,十三年前,十七岁的睿王突然离开皇宫,从此遥无音讯,再也没有回过京城,没想到,十三年后,睿王竟然又回来了。

    言霄看了言渊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正好这个时候,陆元和被齐风带来了,“王爷,陆先生来了。”

    “快进去看看皇上的伤势。”

    言渊也没跟言律多做寒暄,便带着陆元和往内殿走去,言律和郑卿封随后跟上。

    此时,内殿内,言朔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太医院院正陆修这会儿已经焦头烂额,此刻,他只能通过银针封锁了皇帝四周的心脉,阻止血液流出,可是,这样的话,时间一长,心脏再没供血的话,这颗心脏也就死了。

    他身为太医院院正,如果救不了皇上的话,别说这个院正他做到头了,就是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还是问题。

    心里正急得跳脚的时候,回头便看到言渊带着陆元和过来了。

    看到陆元和,陆修愣了好一会儿,盯着他一步步走进。

    陆元和却是始终目不斜视,被言渊带到了皇帝面前,“陆先生,快给皇上看看。”

    “是,王爷。”

    有言渊在这里,陆修心里多么不情愿让陆元和碰皇帝,这会儿他也不敢提什么意见。

    况且,这个时候,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陆元和能救下皇帝固然是好事,要是救不了,加上当年陆元和牵涉到孟大将军之死,他这一次就休想活下去。

    所以,他非常配合地站在一边,看着陆元和将这件麻烦事给揽过去。

    现在,自己手上捏着的是皇帝的命,陆元和哪里敢有丝毫的分心和差池,转头对言渊道:“王爷,请按住皇上,草民现在要将这把剑拔出来,切不可让皇上乱动,另外,草民剑拔出的同时,务必要封住皇上的心脉四周的穴道。”

    “嗯,开始吧。”

    言渊点点头,言霄已经走到他们身边,“封穴道的事交给我吧,你把皇上按紧了。”

    “嗯。”

    这把剑有些长,拔剑的动作稍有不慎,就很可能会给言朔造成不可逆转的二次伤害,所以,陆元和拔剑的时候,是非常紧张的。

    再加上他身上还背着十七年年前的孟大将军的命案,所以这会儿,他得比任何人都要小心,不能出半点差错。

    深吸了一口气,他猛然一用力,将剑从言朔的胸口拔了出来,只听言朔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响起,言霄已经封住了他的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