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661.柳若晴的矛盾
    第661章661.柳若晴的矛盾

    “……”

    什么意思?

    沈沁心里对言霄这句话有些不满,可是,身为一个下属,她还是不敢对自己的主子明显表达出自己的不满,她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道:“阁主您都而立之年了,不还是没娶亲么?要换成成亲早的男人,孩子都要开始说亲了。”

    言霄嘴角的肌肉不动声色地抽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这丫头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知道用他的话来堵他了?

    而他作为一个三十高龄还没有娶妻的男人,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沈沁见言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心里有些发虚,便在他开口之前,猛地在他面前站了起来,“属下先去休息了,夜里凉,阁主您保重。”

    说完,快步从亭子里走了出来,因为紧张,脚底猛地一打滑,差点就摔倒了。

    她急急忙忙地站稳,也不敢有片刻停顿,甚至加快了步伐,跑远了。

    言霄坐在亭子里,看着沈沁逃跑的背影,忽地莫名轻笑了一声,随后,又敛去了笑容,缓缓收回了目光。

    另一边,言渊陪着柳若晴回到房间之后,小世子依然睡得香,可柳若晴却因为今晚的发现,没有了半点睡意。

    满脑子都是柳千寻,墨榕天,还是神机堂这三者的关系,一旦将这一切往深入去想,她整个人都害怕得心惊肉跳。

    言渊见她脸色很不对劲,心中一紧,在她身边坐下,长臂将她肩膀揽过,柔声问道:“被今晚这场面吓到了?”

    言渊的声音,让柳若晴陡然回过神来,对上言渊这双深沉的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担忧,她的心里,猛然一阵刺痛。

    眼眶隐隐地开始发热,她的鼻尖一酸,一言不发地伸手抱住言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言渊被她这副样子,惹得越发不安了起来。

    伸手抱着她的身子,轻轻抚着她的背,柔声安抚着,“没事了,以后不会再发生今晚的事情,别怕,乖了,我在这里陪着你。”

    柳若晴在他怀里没吭声,只是抱着他脖子的手,越来越紧,紧得让言渊的心也跟着揪紧了。

    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一滴温热的液体缓缓落下,他心里一揪,赶忙推开了柳若晴,见她满脸泪水地看着他,心里更加慌了。

    “怎么了,晴儿,发生什么事了?”

    他一边擦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紧张地盯着她。

    “言渊……”

    她声音哽咽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浓浓的自责和歉意。

    如果皇帝真的挺不过来的话,她以后怎么面对言渊。

    她视如父母的师父,她那般敬重的长辈,是刺杀他亲侄子的刺客,她要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如果告诉言渊,她就把师父给卖了。

    师父把她养大,教她做人,教了她这么多安身立命的本事,她怎么忍心出卖他。

    可是她要是不说,万一以后师父再对言渊出手,怎么办?

    还有皇上……

    他虽然不是她亲侄子,却在她犯了欺君之罪时,不顾群臣反对,竭力保她,他现在生死未卜,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晴儿,你告诉我啊?”

    她越是不说话,言渊的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

    半晌,她才在他怀里,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在担心皇上,不知道他能不能挺过来。”

    “真是因为这个?”

    言渊的心里还是不放心,她总觉得刺客行刺皇帝之后,她整个人都有些奇怪。

    “嗯。”

    柳若晴从他怀中抬起头来,伸手将眼泪擦去,道:“我没事,有点被今晚的场面吓到了,还有就是担心皇上他……”

    言渊静静地看着她半晌,似乎想从柳若晴的脸上看出什么异样来,可这会儿,却什么都看不到了。

    “放心吧,阿朔是天子,天子怎么会这么轻易有事,你好好睡一觉,我陪着你。”

    柳若晴听话地点点头,言渊蹲下身,帮她把鞋子脱了,又帮她将褪下的外衣放好,跟着自己也脱了鞋,合衣在她身边躺下。

    柳若晴挨着言渊躺着,言渊伸手将她搂在怀里,蹙着眉头,想着刚才她古怪的反应,柳若晴在他怀中躺了一会儿便睡着了,言渊侧过头来看向她的睡颜,她的脸色依然惨白着,眉头深锁,像是被什么事所困扰着,很不开心。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言渊看着柳若晴难过的睡颜,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比今晚这样的场面更惊险的,她都遇到过,他也从未见过她被吓成这样失魂落魄,甚至,他还在她的眼底,看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矛盾和挣扎。

    她在矛盾什么?

    言渊躺在床上想了许久,却怎么都没有将今晚的刺客跟柳千寻扯上关系。

    第二天天一亮,皇帝还没有脱离危险,整个行宫里的人,都战战兢兢,皇帝的生死,牵扯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因为封锁了围场的每一个出入口,昨晚的刺客肯定还在山中没有成功逃脱,天一亮,郑卿封,童绍便带着侍卫开始大面积搜山。

    “你们都给我搜仔细了,必须将昨晚那两个孙子给找到。”

    郑卿封带着的侍卫出去的时候,在行宫门口碰上了同样要出去的卫韶。

    卫韶看到郑卿封那心急火燎的样子,笑着上前,道:“没想到将军还能这般忠肝义胆,实在是让卫某佩服。”

    “卫王这话什么意思?”

    郑卿封眯起了双眼,眼神不善地打量着卫韶。

    见卫韶轻声一笑,“大将军这都要起兵造反了,皇上这么一去,对大将军您不是最有利的吗?”

    闻言,郑卿封也跟着笑了起来,“造反那是本将军跟皇帝小子之间的事,可容不得别的那些别有用心的孙子去打皇帝主意。”

    说到这,他挑了一挑眉,双手环胸地看着卫韶,双眸眯得更深了一些,“我怎么觉着,小皇帝受了伤,卫王爷比谁都开心。”

    卫韶也不生气,笑容依然挂在唇角,看着郑卿封道:“大将军这话说的,皇上身受重伤,这可是牵挂着多少人的心呢,卫某身为皇上的臣子,就算在笑,那也是在强颜欢笑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